二十五個日夜的恐怖折磨

——山東文登法輪功學員劉紅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按:山東文登法輪功學員劉紅於二零一五年一月被非法抓捕,以下是她本人敘述文登國保610、公檢法人員對她的迫害經過:

被非法抓捕並拘留

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我與田麗莎出去發資料,被不明真相之人舉報,遭非法抓捕,那時已晚上十點左右,四名特警將我與田麗莎送到國保610,我們被非法審訊並被強行採血。半夜一、兩點鐘,警察將我們送到文登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絕食要求立即釋放我回家。

田麗莎沒有絕食,就因為我們拒絕穿囚服,警察也不讓她吃飯。到第五天,田麗莎被送至看守所。我在拘留所呆到第六天,他們將我強行拉到文登市立醫院灌食,灌完食接著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就將我直接投到看守所。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在看守所的迫害

剛進看守所,因我一直大聲講真相,他們將我扔到一個空屋的地上,大約半小時後投入禁閉室,禁閉室內有地環和一個尿桶,門一關裏面漆黑一片,因為剛灌完食,我又六天沒吃飯,他們大概怕我身體受不了(給他們工作帶來影響),約兩小時左右就將我投入監室,這時田麗莎已被轉到異地關押。我拒絕穿囚服,繼續絕食要求釋放我回家,因為信仰無罪,我沒有犯罪。

在看守所他們想盡各種辦法逼我吃飯。有一次,他們以不給當時我所在的監室熱水,因為按照常規每天要送三大桶熱水給每個監室,而那天大清早就在喇叭裏招呼不許給七號監室熱水,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讓全監室的人都仇視我,將我孤立,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以達到逼我吃飯的目的,可是全監室的人沒有一個指責我的,反而很厭惡看守所的這種做法。看守所的所長劉忠堯一看怒不可遏,大概是覺得自己失去了威信,他讓那些隊長們將我拖到他的辦公室衝我大吼:「我還有老婆、孩子,你想讓我丟掉工作,讓我的家人沒有飯吃嗎?」又拍桌子又威脅我吃飯,我對他說:「我不是罪犯,吃不吃飯是我的權利和自由,你把我放了,不要再迫害好人才是真正的對你老婆孩子好,否則善惡有報是天理,你所做的將來也會連累到她們……」

大約三、四天後,看守所與國保610的人共同將我送到文登市立醫院強行插管灌食,後又隔大約二、三天,又叫來市立醫院護士,當著全監室人的面在監室給我灌食,場面令人不寒而慄,我痛苦的呻吟聲迴盪在監獄內,給我插管的護士卻在慶幸她的技術高,不費事就將管插了進去,我聽她們徵求看守所的林志華法醫說:「把管留在她肚子裏吧。」林志華說:「管不能留。」並神秘的對護士說:「等到辦公室我再告訴你們為甚麼(管不留在肚子裏),那兩護士自言自語:「插了拔,拔了插,讓她遭罪是不是?……」

有一次,看守所一位隊長兇狠的說:「你要絕食能出去行,要是出不去你他x的可別連累我們……」中共體制下這些參與迫害人員對人生命的漠視,已達到喪心病狂、麻木不仁的程度,而他們還覺得自己挺好,覺察不到這種變異,或許在觀看這些善良人遭受痛苦的過程中,還能從中獲得一種變態的快感,中共統治的社會正在將人變成鬼。

在文登市立醫院的非法迫害

在看守所經歷兩次灌食之後,我已出現低血糖,並出現昏迷。大約十天後,他們將我送到文登市立醫院住院了。

在醫院我腳上戴著腳鐐,外屋每天是兩名武警與兩名女警察「看護」,每天到晚上再換另一班人,聽他們說是出動了全公安局的女警。我所在病房的窗戶在我去了之後現貼上玻璃紙,怕外面人看到。

看護我的這些警察,我給他們部份人講真相,也有明白大法弟子是善良的,然而當他們在執行中共命令時,就完全成為邪黨迫害好人的傀儡了,還以為自己是在完成工作,並沒有看到自己參與迫害的可怕後果。有一位610 的女警察(以前迫害過我)一見我面就說:「劉紅啊,我們兩個真是無冤無仇啊!」是啊!中共假、惡、鬥的本性人為的將我們這些近日無仇往日無怨的人劃分成階級敵人,過去搞貧農與富農,文革時一家人就好幾派……,替中共賣命的人最後也免不了被中共清算的下場,歷史的事實卻不能讓這些替中共賣命的人清醒,死心塌地的跟邪黨走向地獄,真的令人痛心。

在文登市立醫院警察們表現出很關心我的身體,以不同方式勸我吃飯。那天我聽到一名武警問一起看管我的610人員:「是不是她如果吃飯,早就把他放了?」610人員喃喃的說:「看情況,看情況……。」有的警察會直截了當的說:「你以為我們真的在照顧你嗎?我們只是看著你。」

每天從早到晚不停的打吊瓶,我被打的臉浮腫,到最後血管都癟了,沒法插針了,給我抽血、灌腸,最後血都抽不出來了……。連他們自己都在說:「能從嘴裏吃,非得從管裏打,就像弄小孩玩意一樣。」我一正常健康的社會良民,按照「真善忍」做人,卻被當罪犯無辜遭受迫害,在這些人眼裏只覺「好玩」,沒有一絲道德良知的愧疚。

經歷二十五個白天黑夜的恐怖折磨,我已極度虛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最後他們決定放我回家。回家那天,他們幫我洗了頭、洗了澡、洗了腳,大概覺得不洗洗就這麼出去會給他們賺來罵名,無論背後幹了甚麼,到了人前還是要保持一副「救世主」的面容的。

在釋放我時,文登國保610人員吳希國還特別提醒:「回去別再胡說八道了,這些人(指公檢法人員)對你怎麼樣,你是看見的。」把人逼上死路,然後突然給你一點生的希望(釋放)讓你對他感恩戴德,這就是流氓的邏輯,好人都讓他們裝了。他們表現的確實很關心我,但是讓我身體健康的目的卻是能夠繼續非法關押我。

按:在劉紅被非法關押二十五天期間,610人員曾對她兩次非法提審;對她非法延期一次;以及對她非法宣判逮捕,現在又在非法的對她所謂「取保候審」。這些本應為民主持公道的公檢法人員自己卻在執法犯法,成了中共肆意迫害好人的工具。

像劉紅這樣一位善良的婦女,只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為了給世人講清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十多年來經歷了來自中共的無情迫害,這只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中共江澤民集團罪惡累累,「善惡有報」的天理註定這個邪黨要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那些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人員又該何去何從?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付出生命的代價講述真相為了甚麼,只為眾生不要對佛法犯罪,擁有美好的未來, 這大善的行為你們感受到了嗎?!善惡不辨的後果將自負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