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農村女子。

二零零九年,女兒上高三,需要陪讀,我和丈夫到學校附近租了房子陪讀。搬過來一個月,我發現自己懷孕了。真是沒想到,我都四十二歲了,女兒又要考大學;而且這是第二胎,按照中共政策的說法是「超生」……但是修煉人是不能殺生的,也不能墮胎,這孩子是來接緣的。於是把這話跟丈夫說,他也捨不得孩子,說:那咱就留下吧!

惡訊

轉眼五個多月了,當地社區通知到縣醫院開出生證,否則生產時醫院不留。於是丈夫陪我到縣醫院做產前各種檢查。當做完B超,醫生嚴肅的說:這胎兒有問題,趕快到撫順最權威的婦幼保健站去檢查。丈夫帶我立刻去了,查了兩遍,結果出來了:胎兒腎臟積水,肛門閉鎖。當時我和丈夫就傻了,怎麼會是這樣,是不是誤診?於是又跑了幾家大醫院和兩家私人診所,結果都一樣。

最後,到瀋陽醫大看專家門診。醫生說:這孩子毛病太多,還是別要了,醫院也無能為力,因為是胎帶來的。我問專家,我要生下這孩子,會怎樣?專家說:「第一,你得給他換腎;第二,孩子沒肛門,得給他做人造肛門;第三,即使這些都做完了,他還智障,也許中間就夭折了。這樣的孩子你要有意義嗎?你實在不相信,再去做個羊水穿刺,查查染色體,看看智障機率有多少。」於是他開了一個做羊水穿刺的檢查單給我。這時,我和丈夫如五雷轟頂,都懵了,不知該怎麼辦。

我們傻傻的坐在醫院的候診室裏,一句話也沒有,心裏亂極了,不知啥滋味。這時我忽然想起一個故事,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大法弟子領著她智障的兒子到機場迎接師父,出門前在兒子腦門上點了個紅點。師父走下飛機,孩子送上鮮花,看著師父,孩子傻傻的笑,師父慈愛的撫摸著孩子的頭,那一瞬間,孩子的腦門上的紅點變白了,別的學員也看見了,還給拍了照片。從那以後,小孩的智障好了,變成了一個聰明的孩子。想到這,我的心一下子亮了,知道該咋做了:我要留下這孩子,師父一定能管。於是我站起身拉著丈夫說:走,回家。

回家以後,丈夫開出租,我學法、煉功、講真相,發資料,給大孩子做飯,啥也沒耽誤。轉眼到了預產期。這期間怕胎兒憋著,就老到附近的兩家私人門診做B超。那家面善的醫生就說:「這孩子毛病這麼重,怎麼還敢留?不知你咋想的?我都替你愁。大姨都三十年的經驗了,不會驗錯的,你實在要留,等生了給我報個喜吧。」我說:「我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出來一定沒事的。」大姨說:「傻丫頭,但願吧。」

最後我又去那家面惡的醫生門診檢查,那醫生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大吼:「你傻呀,甚麼孩子都敢留,早沒發現嗎,全都是病變,你家有一百萬也治不了,趁現在沒生出來,趕快到醫大做掉算啦。」丈夫生氣地說:「咱以後不查了,回家!」

福兒

一個星期後,我在市院剖腹生下了兒子,八斤一兩,哇哇大叫,一看就知道健康聰明。二十四小時後胎便正常,好不喜人。人逢喜事精神爽,丈夫和婆婆一下都年輕了十歲。同修王姐和李姐到醫院來幫忙,她們說:大法太超常了,真是天賜洪福啊。就給我兒子起個小名叫福兒。

兒子滿月了,我帶著手機拍的照片給面善的醫生報喜。醫生大姨看著我兒子的照片,不相信地問:真的一點毛病沒有?我說:「真的沒有,我一沒用藥,二沒扎針,就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兒子就好了。大姨,你是我兒子的見證人,請你也記住這九字吉言。」醫生大姨原地直轉圈:「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一年後,我帶著兒子週歲照片再去醫生那,給她講真相,這次大姨接受了,平和地笑了,做了三退。

為了不耽誤女兒學習,兒子滿月第二天夜裏,丈夫開車把我和兒子、婆婆送回農村老家,丈夫在那陪女兒考學。

我家住林場家屬樓。從那天夜裏回來就沒下過樓。一連三個月。直到有一天,場長把丈夫叫去問話:有人說你家老晾尿片,有小孩了,誰的孩子?丈夫直說:我的孩子。場長大怒:我場歷來就沒有超生的,你闖禍了,上面追究下來,你讓我這場長咋當?後來,鄉里,林業局決定罰我家十萬元,否則開除公職。

當時我生孩子住院就花了五千多元,還得餵奶粉,老大又面臨考大學,開學學費就一萬多,哪有那麼多錢呀。丈夫說:沒錢,大不了工作不要了,打工也能把孩子養大。

最後,還是師父幫我們度過難關,化來十萬元。我家承包十年塔林,頭五年已兌出五萬元,後五年還早去了呢。可巧有個有錢人看中了後五年,要用十萬元兌下來。我們知道都是師父苦心安排。拿這十萬元交了罰款,丈夫的工作保住了,兒子的戶口也上了。兒子又多了一個小名:小十萬。我家陰雲散去,皆大歡喜。

師父給福兒淨化身體

兒子快四個月時,白白胖胖,人見人愛。忽然有一天發燒,也不排尿了,小肚脹的溜鼓,這可嚇著我了。硬挺了兩天,沒好轉,急得我直哭。當天晚上,孩子姑爺開車帶著我們到市院。一檢查,說孩子內臟都燒大了,趕緊住院治療。接著給孩子扎試敏針,連扎三種,所有藥物都過敏,兒子不能用藥,醫院不留。

回到家,我心裏有底了,知道師父在保護孩子,不讓用藥,是藥三分毒嘛。我求師父:明天是我女兒的開學宴和兒子的百日,可謂雙喜臨門。那麼多親戚朋友都來看孩子,快讓孩子好吧!晚上,我給兒子洗個熱水澡,燒也退了,尿也排出來了。

第二天,兒子小臉粉撲撲的給大夥看。我的幾個朋友從很遠的地方趕來,專門要看孩子。她們說:你膽子也太大了,換一百個媽都做掉了。我笑著說:那今天看我留下這孩子是不是留對了。於是我給她們講大法的神奇。當然,她們做了三退。

九月份,丈夫送女兒上大學去了,我在家帶兒子。這天,發現兒子的尿裏都是渣子,像暖壺底子,排尿時頭一股出來的是粘稠的膿,呈黃綠色,有腥臭味。這是怎麼回事?不知道,也沒怕。排了三個月,尿清亮了,也不臭了。緊接著,小卵腫的老大,丈夫有點著急,說要不去看看。我堅定地說:「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有啥好怕的,沒事,這孩子有師父管。」丈夫見我不怕,也不說啥了。四個月過去了,小卵不腫了。接著,大腿根周圍起滿了密密麻麻的小濕疹,兒子小手總去撓,把皮都撓出血了。這樣又過了三個月,好了。

每當我站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腦子裏就會打入師父的話:「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這樣,我才能在兒子淨化身體的一年裏,不急不躁,穩穩的走過來。

我兒子身體裏的毒素被師父一點一點的排出來了,變成一個非常健康的孩子。我講真相基本都講兒子的事,大家都愛聽,都說是現代神話故事。我集上講,各個村講,而且每講必三退,這幾年勸退了好多人了。

現在兒子五歲了,上幼兒園了,有個頭疼腦熱的自己就念「法輪大法好」。他還說:別的小朋友有病打針好疼,吃藥好苦,我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我說:「兒子,都是師父救了你,大法救了你,不然哪有你呀!」孩子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救度。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