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農村送神韻光盤的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在送神韻光盤這段時間裏,我體會到,當我用心去做的時候,世人會感受的到,因為我覺得世人越來越和善了。當我用心去做的時候,師父會給我智慧,讓我從容應對不同的人。

還有我把每一張光盤都視若珍寶,我對每一張光盤都不由自主的帶著一種虔誠的心態,因為每一張光盤都凝聚著師父和同修的心血,承載著眾生得救的希望。

對於農村人,他們文化水平不高,所以我也不說甚麼高深的大道理,我就用平常的語言,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打開他們的心結,消除他們的疑慮。我們面對的世人,形形色色,我都平等待人,沒有分別,笑容真誠,不獻媚,不刻意討好,看著對方的眼睛,自然大方,不讓對方覺得我在推銷,在硬塞給他。我會用心的向世人介紹光盤,讓世人對光盤先有一個了解,使他們把光盤拿回去後能積極去看,讓世人真正得救。

那麼怎麼向世人介紹光盤呢?我的想法是:啟迪人的善念。我不會跟世人說甚麼你看了光盤就會發財走運之類的話,我的想法就是啟迪人的善念。我借鑑了《明慧週刊》上同修和身邊同修的說法,這樣介紹:我們免費贈送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光盤,這是我們中國的藝術家世界巡迴演出的一台文藝節目,弘揚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內容有歌曲、舞蹈、和神話故事。就是讓人回歸傳統,人心歸正。為了增加世人的興趣,還會說:舞蹈都是古典舞,就像仙女在舞動一樣。神話故事有唐僧取經滅蟾妖,哪吒鬧海抽龍筋,還有得道高僧戲弄秦檜的故事。開始的時候我以為這樣介紹就很全面了,後來發現只是這樣說還是不行。

一次我遇見四個中年男人,我還沒介紹完光盤,其中一個人就問了我:「這是不是法輪功啊?」我微笑回答:「是。」他非常疑惑的問:「你們送這個幹甚麼呀?我們看這個管甚麼用啊?」我回答:「我們要相信天上有神佛,相信善惡有報,人活著要講仁、義、禮、智、信,可是現在你一上學就告訴你人是猴子變的,不讓你相信這些,所以人把這些都遺忘了……」這個人若有所思,接著我的話說:「也沒忘。」我說:「是沒忘,都在心裏封存著呢,我們就是用這種方式開啟人的記憶。」這時另一個人也聽明白了,他走到我跟前,激動的說:「啊,就是讓人順著這個再回去。」我深深點頭說:「是。」

通過這件事,我想到:這樣講才到位啊,這樣救人的效果才會更好啊,只跟世人講晚會好看還不夠,還要讓他們明白為甚麼要看晚會,用他們的話講,看神韻晚會是管甚麼用的。於是我豐富了一下內容這樣講:「我們中國有五千年傳統文化,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的故事流傳至今,人是神佛創造的。古人都講敬天敬地,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相信善惡有報。可是現在的人上學就告訴你是猴子變的,不相信有神佛,不相信善惡有報,甚麼壞事都敢幹,這樣下去人不就危險了嗎?你們看現在天災不斷,人禍連連。所以人不能再往前走了,要往回走,要回歸,人有了正念,善念才能平安。」我每次這樣一講,世人都非常接受。

對於年輕人,我側重這樣講:「中國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我們的傳統文化世界聞名,我們的藝術家在世界弘揚我們的傳統文化,場場爆滿,一票難求。今年神韻藝術團去台灣了,連演數十多場,這才是真正的藝術,純善純美,看了讓人身心受益。」

有一次我遇見一個老人,介紹完光盤後我說:「大爺,像您這個年紀的人都知道,過去的人多好啊。」老人嘆息著說:「那還用說。」我說:「你看現在有很多人,不相信有神佛,不相信善惡有報,就以為自己是猴子變的,甚麼壞事都敢幹,這樣下去人不就危險了嗎?我們就是用這種文藝形式,讓大家明白這個道理,人有了正念、善念才能平安啊。」老人笑著不住點頭。

我跟世人講人要往回走,舉了張果老倒騎驢的例子,這個例子我只用了一次,可這一次讓一個老人心悅誠服,據其他村民說,這個老人很有學識,對歷史很有研究,當時在場的有七、八個村民,我向他們發放光盤,他們都接受了,其中有個人樂呵呵的說:「這是法輪功。」我跟他們詳細講人要回歸傳統,人心向善的道理,那個老人一直默不作聲,當我說到:「知道張果老為甚麼要倒騎驢嗎?」時,那個老人突然連連點頭:「對對對……」還衝著那些人很權威的一擺手:「她們說的是正確的。」

我們往往不知道哪一句話能打動人心,破除他們的障礙,但當我們用心去做的時候,師父會給我們智慧。如果沒有師父我真是甚麼也做不成。

跟世人講免費贈送,我這樣說過:「真正好的東西是無價的。」咱們都看過《西遊記》,觀音菩薩化身老和尚,帶著袈裟和錫杖來東土尋找取經人,他是這樣說的:「能識此寶者,分文不取,不識此寶者,重金不賣。」身邊同修還這樣介紹:「這台晚會開篇就是神佛下世,結尾是大災難來了,神佛是怎樣救人的。」

有世人問為甚麼叫「神韻」呢?身邊同修回答:「中國被稱為神州大地,中國的傳統文化是神佛傳給人的,所以叫做神傳文化,那我們的晚會就叫做神韻晚會。」

我們送神韻光盤,並沒提及法輪功,如果常人問了就告訴他,一次一個人舉著光盤問我:「這是宣傳法輪功的?」我回答:「這不是宣傳法輪功的,是法輪功(弟子)在弘揚傳統文化。」這個人一邊點頭一邊說:「好好……」

我也遇到了一些不願接受光盤的人,他們雖然沒有提及法輪功,但從他們的神態看,他們知道這是法輪功(弟子)的東西,心裏有排斥,那麼我也不跟他們講法輪功,就跟他們講這是傳統文化,我們為甚麼要弘揚傳統文化,最後他們都坦然接受了。這些人裏其中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他看了一眼我手裏的光盤,一個勁質問我:你是哪的?你家是哪的?我沒回答他,就是微笑著跟他講這是傳統文化,以及我們為甚麼要弘揚傳統文化,最後這個人笑了,說:「你給我一份吧,我上鄰居家看看。」

我想:這些人接受了,因為講的多而影響送神韻光盤的數量,我們兩個人一組,我這一組半天時間才能送出一光盤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們對大法的態度有了些許的轉變?我並沒有正面講大法真相,可世人卻接受了光盤,那麼這是不是師父又給了眾生一個得救的機會?

我和同修一起去農村送神韻光盤,我主張要跟人儘量多講,打開他們的心結,消除他們的疑慮,破除他們觀看神韻的障礙,使他們能夠珍惜光盤,真正用心的去看,這樣得救的機會更大。而且我們並沒有比其他組送的少,有時甚至更多。

這是我往農村面對面送神韻光盤的一點心得,在同修的鼓勵下,我把它整理出來,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