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神韻光盤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

關著的門開了

自從大陸有神韻光盤開始,我就一直在向民眾發放。但是面對面發的很辛苦,有時為了多發幾個光盤,在市場買了好多東西。有一次買的東西太多了拿不動,我想不能總這樣啊,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要把光盤傳到買貨人手裏,這樣面就廣了,救的人就多了,也不用買那麼多東西了。

但實踐中不像我想的那麼順利,有時一連十幾個人都不要。我告訴自己:不氣餒,否定舊勢力安排,誰都別想動了我要傳播神韻的心。我是主佛的弟子,救眾生是我的使命,我是遵照師父安排做的,是最正的。請師父加持。

這樣堅持下來,越做越好,局面打開了,有時世人都搶著來拿光盤,手伸到我包裏自己拿。有一次,我把光盤遞到一位中年男士面前,告訴他這是神韻,世界第一秀。他接過去看一看,恭恭敬敬的給我鞠了一個躬,連聲說謝謝!我忙說:謝謝師父。

還一次,西瓜攤前一位年輕人正在買瓜,我送給他一個神韻光盤,他看後眼裏放出興奮的光,連聲說謝謝。當時我也想買瓜,就問有沒有小點的,那小伙子說:大姐,你買吧,我給你付錢。說著就把錢遞過去了。我當然不能讓他付錢。可我知道,這是他由衷感激的自然流露。

師父說:「你們在哪方面走對了、走正了,關著的門就得開,路就會擴寬。」[1]傳播神韻這扇門真的推開了。

否定舊勢力安排

每天傳神韻,每天都有故事。這其中自然有不順利的時候,但每次我都在師父的呵護下,解體了舊勢力的干擾。

有一天,我發完正念躺了一會,做了一個夢,我被特警圍住了,驚醒過來。去不去傳神韻了呢?是點化還是干擾?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我想,我做的事最正的事,舊勢力不配干擾我。於是我騎上車,一路發放神韻光盤。在一家小鋪門口坐了五、六個人,我給他們介紹神韻,每人給一張。其中一人問:做這件事情的人,費了這麼多心血,花了這麼多錢,他是為甚麼?我說:你回家多看幾遍神韻,把神韻看明白了,了解了其中內涵,你就明白為甚麼了。我推車剛要走,對面來一特警,那五、六個人正每人拿一個光盤在議論呢。我沒動心,騎車走了。

一天早市上,看到一騎摩托車的六十多歲的男子,我迎上去說:送你一個珍貴的禮物。他虎著臉一把拽住了我的車筐,手伸到我兜子裏,裏面只剩一個光盤。他說:你還敢傳這個?我說:這是最好最正的。同時心裏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他說:我要不看你是個女的,我就抓你。我說:怎麼會呢。然後笑著走開了。

一次在馬路上遇到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我給他光盤,他說不看,還說些不好聽的,我沒理他繼續送神韻光盤,他一直跟著我,到了市場邊人多的地方,突然拽住我的車筐大聲說:你敢傳這個,拿共產黨的錢,跟共產黨作對。我跟他講真相,他不聽,騎車想走可他拽著車筐不放。於是我嚴厲的說:請你把手放開,不然會把你弄倒的。他無奈放開了手,看著我騎車走了。

我是租房住的,鄰居我都不認識,可他們都認識我,我每天在三個市場早市傳神韻光盤,怕他們認識我,出了怕心。去幼兒園接外孫女怕家長認出我。這樣在去做的路上,負面念頭會往出湧。一次,突然從腦子深層迸出一句法:「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3]那力度一下子把負面念頭全炸沒了。是啊,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就是在人這層也是合法的,怕甚麼呢?不想讓他們認出來,他們就認不出來!

開全運會期間,大街上到處都是戴紅袖標的,我就連續跟五、六個同修說紅袖標的事。好傢伙,接下來,我無論走到哪都看見有紅袖標。我靜下心來,想起了師父說的「相由心生」[1]的道理。發現他們都是打掃衛生的,平時他們都在,只是多個袖標而已。再出去就很少見到紅袖標了。

師父說:「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1]

正邪較量中,邪惡一次次敗下。我驚奇的發現,自己跟以前不一樣了,不容易動心了。我悟到:只要我們走的正,師父就在身邊呵護,正神、護法神都在,都是師父在做。

知道了救人的是師父,歡喜心,顯示心在我這就不存在了。沒有眾生到我包裏搶要神韻光盤時的歡喜,只有眾生能聽到創世主呼喚的欣慰。有同修問我這幾個月你發多少了?我說沒記過。每次和同修一起學兩、三講法,再去做就特別順利,世人基本都能接受。

世人在覺醒

正法走到今天,邪惡因素越來越少,眾生越來越清醒。為了使眾生更加重視,我買來精品袋,男士給素色的,女士給豔色的。有人說:還給袋呢。我說:他太珍貴了,是世界頂級演出,回家好好看,多看幾遍,再傳給親朋好友。對方連聲答應。

有一次在市場上,有一位大姨從後面追來,大聲喊:「等一會,給我一個,怎麼叫你也不吱聲,怎麼不給我?」我說:對不起,給你給你。老人家高興的拿著走了。原來她是賣花的。再遇到時,她說:「我願意看,可好呢。」

有一天,一個騎摩托車的小伙子問我:是不是法輪功的,是法輪功的我才看。還有一家燒烤開業,一群人,我過去瞅準一人遞過去,介紹神韻,大家都來拿。有人說是法輪功,一小伙子說:「我媽腦血栓,拿家給媽看。」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眾生的明智,更加增強了我傳神韻的信心。每天我都給拿到光盤的眾生發正念:清除阻礙眾生被救度的一切邪惡,眾生回家就看。被大法所救度後,把神韻光盤傳給親朋好友,讓天上那些大穹的主、王都返回去,救度他們世界的眾生。

得法修煉十五年,歷經了多少魔難,是師尊把弟子從苦海中撈出,洗淨。弟子能走到今天,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感到無比的幸運。深知是師尊選擇了弟子,弟子決不負師命。廣傳神韻做好三件事,讓更多的眾生得救。回報慈悲師尊的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