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不乾膠 放下私心和怕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已經記不清是二零零幾年的冬天了,北風夾著雨夾雪呼嘯了一天,路面就像鏡子一樣非常滑。那時還在中國大陸的我是每天下班後,都會繞著不同的路回家,包裏總是裝著一捆一捆的真相不乾膠,要貼出去的。那天也不例外,我拿出第一個不乾膠,結果沒粘上,因為在電線桿的表面上結了一層冰,貼不上去。我想了一下,是不是不讓我貼呀,在提醒我甚麼嗎?可是我又想救人是不分天氣的。既然電線桿這面有冰,我就貼在背面。我一路走一路貼在部隊大院的圍牆上。有一張不乾膠剛貼完,手還沒有收回來,在牆的拐角處出現一個人影,正好看到了。我沒當回事,繼續貼,他走過去看了一下貼的是「法輪大法好」。這時,我已拐過了牆角。他追上我,讓我跟他去部隊走一趟,原來他是蹲坑的。我問他幹甚麼去?他說:你在貼甚麼?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嗎?

我想既然發生了,就不是偶然的,是直接講真相的機會。我就開始大聲的講真相:那些邪的、假的到處貼,真的、正的為甚麼不讓貼,而且你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因為講真相被活活打死。我在冰天雪地裏,路這麼不好走,為啥不早點回家,還在貼這些真相(資料)?不就是為了你們早日了解真相,不被共產黨的宣傳矇蔽嗎?

這時在路上正好駛過來一輛三輪車,因為那條路很背靜,很少有車,我趕緊招手打車。那輛車停下來了,我想上車,那個蹲坑的士兵說,我在執行命令,你敢帶她走?車主就不敢拉我了,但也不走,我就給他們二人一起講真相。那個士兵說,你把包裏的東西都交出來,就不帶你走了,我說就牆上那幾張,但牆上那幾張也不准撕下來,那是大法弟子血汗錢做出來的。他又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我叫你的有緣人。這時他說,我其實也不止為這一件事蹲坑的。剛說完,就跑過去一個黑影,好像是正在要做壞事的人,聽到他這麼一說被嚇跑了。當兵的放下我,趕緊追了過去。我上到三輪車上,車主開車拉著我一路狂奔,跑了一段路,他說你趕快換車吧,他不敢再拉我了。我就換了一輛車,原路打車回家。因為還是要路過那條路的,我一看並排有六個當兵的,正打著手電筒在到處找我。我回到家裏給師父敬香、磕頭,感謝師父演化一個黑影救了我。我的孩子看到法像上的師父笑了。

自從事情發生後,我就不敢穿那件衣服出門,怕他們認出來。因為部隊離我家很近。而且我心裏很害怕,怕看到當兵的,就不敢貼了。我想這不行,救人不能因為有怕心就不救了。我就強迫自己每天還是出去貼,可越是強為,越讓人看到,有時一個晚上能遇上三個人看到我在貼,只不過他們都不是蹲坑的。我心裏很矛盾,不敢貼又想貼,每年冬天因為貼不乾膠手上凍出許多的口子鑽心的疼,那段日子身心疲憊,過的很苦。我在心裏問師父:這種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兒呀?真的受夠了,迫害甚麼時候結束呀?快點圓滿吧!

師父告訴我們要「以法為師」,我就反覆通讀師尊的講法,想在法上提高上來,找到放下執著的答案。師父講:「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1]這句法打入我的腦海,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私心。師父還在被惡毒的攻擊,大法弟子還在被殘酷的迫害,我怎麼能只想著自己啥時圓滿,快些解脫,離開人間,不想再吃苦了呢?

師父在九七年二月發表的經文《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中講:「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

我是九七年四月份得法的,當時看到這篇經文,感覺自己能達到這個境界嗎?真是不可思議的遙遠。可是我如今從新再讀這篇經文時,我真的發自內心想做到這樣的無私無我,不把個人的安危放在心上,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的修煉者。這時我感覺自己頂天立地的強大,那些蹲坑的警察、軍人等再也不是我害怕的對像,而是我要救度的眾生。

我深刻的意識到「私」是生命偏離法的最根本原因。因為「私」想求早日圓滿,因為「私」而不顧及眾生之危,因為「私」只想獲得不想付出。是大法的無量智慧利用了這種殘酷的形勢成就了大法弟子,返回到金剛不動的無私本性。我感到生命溶於法中的無比幸福。就是這次刻骨銘心的經歷,讓我把生命交給了大法,信師信法堅修到底。使我在以後的兩次馬三家勞教中不懼生死走了過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