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我們要「笑口常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常言道:「相逢一笑泯恩仇」。一個笑臉就有這麼大的力量,能夠消除彼此的恩恩怨怨,拉近彼此的距離。現在的服務行業中都在講,微笑服務,我認為大法弟子在面對眾生講真相時更應該「笑口常開」。

沒有好的心情,臉上是不會掛著笑容的。就拿我來說吧,我是做小生意的,每天早晨三點半左右起床,煉完五套功法,然後就開始幹活。做好準備工作後,抽出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出去講真相,有的時候回來晚點,就忙的渾身是汗,中午還得沿街串戶的賣貨。趕上天氣不好時更是苦不堪言。

記憶最深的一次趕上下大雨,匆匆忙忙往家趕,到家渾身已經濕透了。剛一進院,院內的一棵大樹被風刮倒了,正好橫在院子中央,場面很淒涼,凍得我渾身發冷,從心裏往外透著苦。和同修在一起學法時同修還說:「沒甚麼可抱怨的,你的路就應該這樣走。」當時我心裏很不舒服,當初怎麼和師父發的誓約呢?怎麼一點福份都沒有呢!同修說:「你老說自己沒福份,你都得了法了,還要甚麼福份啊,多學法吧!」

師尊講過:「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大法弟子,天上有無數生命、無量無計的生命羨慕你們。我今天對任何一個高層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說你來當大法弟子,一秒鐘都用不了,只要我話一落他立刻就跳下來,簡直樂壞了──明白的誰都知道,那不止是能自救,而且能救了他世界中的無量眾生,這是未來宇宙最了不起的事情。」[1]

師尊的法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再看看那些身陷囹圄的同修,我這點小事實在微不足道。

心情好起來,臉上也掛著笑容,周圍的環境也變了。有個老太太逢人就自豪的說:「我不買她東西,也給我換零錢,還不騙人,給的還是新錢(其實是真相幣)。」還有個老太太說她付給我錢了,我卻沒給她貨(實際已經給了)。我趕緊笑著說:「大娘,千萬別著急,差多少我給你拿。」老太太樂呵呵的拿著東西走了。我當時想,可不能跟她計較,因為一點小利再把老太太急出病來。那以後老太太見我就打招呼。我讓她們念「法輪大法好」,身體會越來越健康。

碰見我的人,無論男女老少,總是學我的吆喝聲跟我打招呼。有個人跟我開玩笑說:「老遠就看見你身上放著佛光。」我挺開心的,也不覺得自己苦了。

因為我一天的時間很緊,出門講真相就求師尊加持,讓我多救眾生,多送給我有緣人,最多一次四十分鐘勸退了十七人。遇到難退的我就耐心的給他們講。

有一次,在一小區門口遇到一個開三輪車的在門口等人,我推著自行車走過去笑呵呵的和他搭話:「大叔,在這等活呢?」他挺友好的回答我:「沒活呀!」「別著急,一會兒就有人坐車了。大叔,你經常在外面跑車,有人送過書給你嗎?」「啊?法輪功的,有人給過。我讓他們一天給我一百元錢我就退黨。」他態度開始不友好了,「大叔,他們也是為你好呀,沒聽人家說過嗎,生命才是最大的財富。有了平安,才有幸福。」「光平安沒錢也沒用啊。」「大叔,你這樣想,假如沒有好的身體,能掙來錢嗎?你要平平安安的,孩子們就有福份了,不用替你擔心了,你還能幫他們增加收入,這多好啊。」「這話在理。」我趕緊趁熱打鐵:「我們煉法輪功的這些人,就是告訴人們怎麼躲過災難,天滅中共的時候,別跟著倒霉,大難來了好能保住性命。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挺高興的告訴我說姓魏。「那就叫魏吉祥吧。」他連連點頭:「好,就為了吉祥。」一個生命能得救,我心裏真的為他們感到高興。

還有一次在公園裏遇見一位退休老幹部,跟他講真相,他似乎看破紅塵了:「我活了這麼大歲數了,年輕時也曾輝煌過,一切都過去了。人早晚都免不了一死,平安不平安的也沒甚麼用了。」提到共產黨,他說慢慢就變好了。我笑著對他說:「改朝換代是歷史的必然,我們正處在這個時期。共產黨做的壞事太多了,天要滅它,不是我們煉法輪功的要推翻它,我們是告訴世人怎樣躲災難,保平安。」「我這麼大歲數不怕死了。」我又笑著對他說:「大叔,你幹了一輩子工作了,退休了該享天倫之樂了,多活幾年多好啊!你退出邪黨的組織,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就會一天比一天健康,你就不想試一試?」「好,好,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幫我退了吧。」「大叔,一看你就不是一般人,叫『非凡』行嗎?」「行,行,太好了。」

後來我又遇到這位老人幾次,他精神好多了,像老朋友一樣打招呼:「好久不見了,注意安全啊,有新書嗎?」每聽到這樣關心的話,我心裏真的感到格外的溫暖。

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面對眾生我們不但要笑容可掬,更應該有慈悲心在。我們在外表上讓人感到賞心悅目,言談舉止更是讓人感到氣度不凡。當然,只要在法中不斷充實自己,才能把大法弟子的這些美好展示給世人,才能救更多的世人得救。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