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善的力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自《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發表後,我更加看清了邪黨的邪惡本性,面對被邪黨謊言宣傳欺騙的世人,更使我認識到講真相救人的重要和緊迫。

我曾被綁架六次,四次送勞教所,二次送洗腦班,面對迫害我的警察,開始時帶著仇恨心、爭鬥心向他們講真相,語言不善,說出的話即使理直氣壯,也只是人的理,沒有法的力量,改變不了人,打動不了人心,往往還使迫害加重。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修心,我再面對迫害我的警察時,我的心變得善了,我明白警察作惡是在無知的害他們自己,我真是從心底生出憐憫之心。這樣,我再向他們講真相時,雖然表面上還是那些話,但因背後有法的力量,真的能改變人,有個警察說:聽了你講的,我也要好好看看《法輪功》這本書了。另一警察曾綁架過我兩次,他聽了真相後,邪勁沒了,最後他說:以後我再看到你發資料,我不抓你了。

警察聽真相

二零零一年秋季裏的一天,我給來我單位辦事的外來人員講真相,被人惡告。警察把我從單位綁架到派出所。我想,既然來了,那我就在這兒講真相吧,讓你這個警察明白點是非。

我對警察說:我修煉前身體不好,每年都得住院報銷幾千元的醫藥費。修煉法輪功後,我沒報銷過一分錢,每年給國家節省幾千元;修煉前,我與其他同事一樣,經常從單位往家裏拿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因為單位規模大、效益好,誰都往家拿,領導也默許。

自從我讀了《轉法輪》這本書後,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我再也不做佔便宜的事了,你說這樣的人好不好?警察說,好。我又問:好,為甚麼還抓我們?警察無語。我讓警察在詢問筆錄紙寫上: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必須立即停止迫害。後來,我看到筆錄上如實寫了這些話。

有一次,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一天晚上,值班警察來到我們監舍,對我說:你給我講講法輪功,好嗎?他說有一個令他很敬重的領導,是市公安局的一個處長,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抓,勸也不聽,還是不放棄法輪功。他覺得無法理解,所以他帶著疑問來向我了解真相。

我針對他的疑問,給他詳細講述了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以及人生的意義。告訴他國內國外各個階層都有修煉法輪功的人。就國內來講,連國務院、外交部、公安部等處都有許多人在煉法輪功,特別是高級知識份子中煉的人更多。當一個人真正認識了人生的目的和意義時,有了自己的信仰時,那麼,任何力量都無法改變他對真理的追求。現實生活中的榮華富貴,只不過是過眼煙雲,生帶不來,死帶不去,因此它無法阻擋修煉人返本歸真的腳步……警察聽後說:聽了你講的,我有點理解你們的行為了,謝謝你。

「驅鬼」的故事

二零一零年七月的一天,社區書記打電話給我說:明天市裏有幾個人要去看你,和你談談。我說,有甚麼好談的,都談了十年了。社書記說:我們也說了不算,你還是準備準備吧。我說行,我在家等他們。放下電話我就想:這次談話我一定以講真相為主線。

第二天九點鐘,街道政法委書記、市洗腦班的兩個人,還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來到我家。大家剛一坐定,我就很客氣地說:歡迎各位來到我家,我們法輪功學員有許多話想向各級領導講,但誰都不接待我們。今天各位領導來,我想把我的心裏話講出來,請你們能逐級向上反映。

我看他們都靜靜地聽著,我又說:你們與法輪功學員接觸好多年了,對法輪功已經有所了解。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這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大錯特錯了,是幹了一件最大的蠢事。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也為了我們每個人的未來,希望你們能幫助阻止這場民族浩劫。

這時,政法委書記說:這個事就別說了,因為這事是中央定了性的,我們說了也不算。市洗腦班的一個人接著說:今天來看你,主要是覺得你這個人挺好,我們都很關心你,也關心你的身體,希望你不要太癡迷,有病還是要到醫院去看,要相信科學,如果經濟上有困難可以跟我們說,我們可以給你一些幫助。我說:既然話說到這了,那我就給你們講講我的故事吧。

我今年五十八歲,兩歲時就患氣管炎病,每次媽媽帶我去醫院看病時,我都是懷著恭敬的心面對大夫,把大夫看成是自己的救星,因此我從小就非常相信科學,認為科學能治好我的病。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科學並不能治好我的病,每當犯病時只是去醫院扎扎針緩解緩解難過的滋味。醫生也對我父母說氣管炎這病治不了,現代醫學對這個病沒有甚麼辦法。

我七歲那年,媽媽帶我回農村老家,找了一位有名的道士給我治病,道士對我媽媽說:你這孩子的病沒法治,因為他前世殺死了一個女人,這個女鬼附在這個孩子身上,你要想讓孩子病好,只有把他送到廟裏去。媽媽哪裏捨得讓我出家到廟裏,就問道士:「還有沒有別的辦法?」道士說:「這樣吧,我給孩子編個鎖,讓他掛在胸前,就能驅走這個女鬼。」這個辦法媽媽當然很同意了。於是這位道士就用舊銅錢編了一個鎖,我戴上了這個鎖,病真的就好了。

我十歲那年,一次,父親帶我去洗澡,遇見一位同事,他看到這個鎖就問我父親:這個鎖是怎麼回事?父親向他講了鎖的來歷。這位同事對父親說:咱們都是黨員,怎麼能信這個。就這樣,父親就把我戴的鎖給拿下來,扯壞了。從此我的病又犯了,而且越來越重,到我四十歲時,醫院診斷我的病已經不能治了,只有等死了,也就是說科學已承認對我這個病無能為力了。

故事講完了,我就對他們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知道了這病是前生前世做了壞事得的報應。你們讓我去醫院看病,打一針,能把女鬼驅走嗎?吃藥能把以前做的壞事吃沒嗎?我煉法輪功十五、六年了,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被醫院判死刑的我,現在能健康的活著,這本身不就是奇蹟嗎?不就證明法輪大法是比現代科學更科學的真理嗎?

他們聽了沒有人說話,我又講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最後這些人說:你覺得好,覺得受益,那你就好好煉吧,我們也希望你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