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公安局院子裏清除誣蔑條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九點鐘,我們小組開始學法,大約九點半左右,有一位同修來了,進門他就說,剛才開車路過市委大樓,看到門口有誣蔑大法的邪惡條幅,很大的條幅。我說:「先學法。」

學完一講法之後,我對那位同修說:「麻煩你開車帶我看看,其它地方還有沒有。」轉了一圈,還真發現了八個地方掛出了這樣的邪惡條幅。我記錄下來這些條幅所在的位置後,馬上召集各片同修開緊急會議,商量怎樣在最快時間內,清除毒害眾生的邪惡條幅。

我說:「現在咱們區發現了八處誣蔑大法、毒害眾生的邪惡條幅,分布在市委大樓、公安局、檢察院、法院、農發行、電信局、地稅局、政府對面廣場和路邊幾處,基本都是在大門口。只有公安局一處的大橫幅在院子的裏面,有些難度,但是也得清理,今晚就行動。現在開始自己選擇去哪個地方清理,兩人一組。第一個最難清理的是公安局,誰去?」沒有聲音。我說:「這個我去。」我問另一位女同修Y敢不敢與我一起去,她毫不猶豫的說「敢!」「好,那就咱倆一組。」

接下來就是法院,我說:「這個誰去?」兩位年長的同修笑著說:「這個我倆去。」接下來,同修們都積極主動的選擇了自己要去清理的目標。對同修們的支持和配合我非常感動。

我們決定晚上八點發完正念統一行動。讓我難忘的是那兩位年長的同修在大家統一行動時,決定先幫助我倆發正念,然後再去清理他們的目標,他們覺得去公安局院子裏清理條幅較危險。他們就找一個拐角處,一直注視著我們要清理的那個邪惡條幅發正念,可是他們發現眨眼間條幅就不見了,卻一直沒有見到我們的身影。

我們是從側前方一排矮樹牆中間的一個小路進去的。這個邪惡條幅就在辦公室窗子的正前方,大約距離十米多遠處的一排柵欄上,柵欄大約有一米高。要想剪掉它有點像虎口拔牙,因為它就在辦公室的窗前,很容易被各個辦公室的人發現。當時公安局院子裏停了不少轎車和警車,很多辦公室的燈都亮著。也清楚的看到裏面的人在走動,看到他們在說話。我當時甚麼也沒有想,就是清除它,直奔目標,不到半分鐘就把它剪下來了。

從進去剪掉條幅裝在袋子裏再走出來,沒有超過一分鐘。當我們見到那兩位老年同修時,他們很吃驚,怎麼這麼快呀!我心裏想,是師父加持,當然是神速了。我們和兩位老年同修一起去清理了法院門前的條幅。

接下來,我和Y同修又察看一圈,除了電信局的那個邪惡條幅掛的較高夠不到,其餘的差不多都被同修們清理乾淨了。只有地稅局的,剪掉了一側,那一側還掛在上面,(後來知道是同修在剪掉一半時,發現有人過來,同修就走開了),我們把它徹底清理了。

以後二十幾天內,各個大局、大公司又陸陸續續掛出來許多邪惡條幅。邪黨黨校、廣電局、水利局、農行、職業高中、海關大樓、等等地方,也包括我們以前清理過的地方,又重新掛了出來,我們就不斷的清理。

因為太多,我們請求過市裏協調同修援助,同修們也來幫助我們清理掉一處很難進去的海關大樓上的邪惡條幅。在這裏再次謝謝同修的援助。

職業高中一處的邪惡條幅是掛在一個獨立的小門衛室的窗戶上邊,位置較低,但是伸手還是夠不到,再說它就在窗戶上邊,只要走近窗戶就很容易被裏面的人看見或聽見,有同修建議用孩子玩的射水槍,可以遠程噴墨,這個辦法針對這個邪惡條幅最實用了。我和同修找到一家小商店,買來一個射水槍,我們選在晚上八點左右,帶上一位小同修,帶上一瓶墨水,將墨水灌到射水槍的儲水盒裏,小同修像玩遊戲一樣在十米之外就輕鬆的將墨水噴到了邪惡條幅上了。第二天邪惡條幅就不見了。

一天,有同修打電話告訴我,說大公園大門頂上也出現了邪惡條幅,他說還看到有個梯子可以上去。晚上八點左右,我和Y同修一邊貼真相粘貼一邊往大公園走,很遠就看到了那個條幅。大公園大門上的邪惡條幅是大大的、長長的橫幅,高高的橫掛在正門的最上邊,大門足以有兩層樓那麼高,我倆先察看一下周圍環境,大門的左邊是門衛室,門衛室的門正開著,一個看門的門衛正在洗一件白色襯衣。門衛室旁邊立著一個梯子,好像專門給我們準備的,我請Y同修在公園旁裏邊的小樹林裏幫我發正念,因為小樹林比較隱蔽一些,比較安全一點。我就從門衛旁邊的梯子上爬了上去,當我爬到上邊時發現這只是門衛室的房頂,房頂上又立著一個梯子,這個才是可以上到大門頂上的梯子,喔,原來他們就是這麼爬上去掛的邪惡條幅,好,讓我也這麼上去再把它剪下來,路是現成的不用另想辦法,師父給鋪好了。我當時有點高興,馬上告訴自己千萬別起甚麼心。

我順著梯子快速的爬到了大門頂上,往下看一眼,有幾個人剛剛從大門裏出來向轎車走去,因為這個大門太高了,所以看下邊的人和車都顯得比較小,我從包裏拿出剪子快速剪下條幅,這個條幅很長,大約能有十米左右,然後快速順梯子往下走,當我下到梯子下邊的那個房頂時,才看到Y同修正在幫我扶著梯子。我說你怎麼上來啦?告訴你在樹林裏嘛!這多危險哪!如果被抓,一個都剩不下。她說我一個人在上面,她不放心,想和我在一起。我的眼淚在往下流。我沒有說話,此時任何語言都顯得蒼白,我為有這樣的同修而感動。她說,咱們只有一把剪子,如果再有一把,我一定和你一起上去的,我知道她一定會的。

我們整體統一行動兩次,同修們都積極配合,主動清除邪惡,大部份邪惡條幅都清理掉了。但是陸陸續續還會出現,就陸陸續續清除。

到廣電局、司法局都是白天去清理的,是和另一位同修大姐去的。中午,我正在家裏發正念,準備發完正念就去剪那兩處的條幅,也許我一個人去力量太單薄,師父就安排同修大姐來了,我和大姐說了我的想法,我問大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大姐說晚上去比較好一些,我認為大姐說的是對的。但是,我還是想儘快清除它,我說,我一會兒也不想讓那個條幅在那誣蔑大法毒害眾生。我說,我現在就去清理,大姐說,好!我和你一起去。大姐騎自行車帶著我,我倆先去了廣電局。

廣電局的條幅是豎著從大樓頂上順牆垂下來的,用細繩子和釘子固定在兩窗中間的牆上,底邊與窗口平齊。其中一個辦公室的窗子是打開的,看得見裏邊的人拿著水杯在喝水,說話也能聽的到。大姐背對窗戶,面對我,擋住窗口,我快速剪斷邪惡條幅,一股風吹來,將剛剛剪斷的條幅高高吹起,因為另一端還在樓頂,所以就在空中亂舞。

我們迅速離開,前往司法局,司法局樓前懸掛很多條幅,其中有一個是誣蔑大法的邪惡條幅,我們就清理這個,別的亂七八糟的甚麼思想、甚麼目標的,愛掛甚麼,與大法弟子沒關係。但是誣蔑大法毒害眾生不行,維護大法,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我們上到二樓,條幅剛好懸在走廊的窗前,窗戶是開著的,我剛要剪,條幅一下被風吹起,大姐一把抓住條幅,將條幅剪斷,因為沒有剪掉條幅上的字,怕他們再用,我倆又上到四樓從中間剪斷了條幅,只剩下半個條幅懸在空中飄,非常搞笑。後來我們再去廣電局和司法局察看時,發現被剪斷的條幅的其餘部份都摘掉了。

最後一個是電信局那裏的邪惡條幅,我們進去兩次都沒有成功清除。因為太高,最後是被雷電炸掉的。當時邪惡在另外空間好像布置了旗陣,表現在這邊就是主街兩側的辦公大樓前邊都懸掛著橫橫豎豎的各種條幅、旗幡,包括邪惡條幅。

因為家鄉有事,我必須回家一週,走時,我對那位Y同修說,我走後你一定要繼續想辦法,把電信局的最後一個條幅清理掉。我說,我真的希望我回來時不再看到它。她說,她儘量想辦法。回來後,一位阿姨告訴我,我走以後,她天天去近距離對那個條幅發正念,一邊打語音電話,一邊發正念。就在我回來的前一天晚上,阿姨去那裏發正念,看到那個邪惡條幅還在那裏,當天晚上,她聽到巨大的雷聲「喀嚓!喀嚓!」的一頓炸雷,早上她再去看時,那個邪惡條幅已經不見了。

我是早上到家的,阿姨上午到我家時,告訴我已經沒有了,整個主街光光的,甚麼條幅都沒了,包括他們自己甚麼亂七八糟的甚麼思想,甚麼目標的橫橫豎豎的各種條幅、旗幡全都沒了。我回來後,真的再沒見到它。

一個月內,我們陸陸續續清理了三十五個誣蔑大法、毒害眾生的邪惡條幅。堅定的維護了大法。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