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佛恩浩蕩中延續、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六歲,丈夫七十七歲,原本都是多病等死之人,幸運的修煉大法,才使生命出現奇蹟,我們的健在成為知情人的佳話,也是大法神奇的鐵證。

走過邪惡打壓至極的十五個春秋,我懷著無限感恩之情記述我們修煉路上的事蹟點滴,見證大法的美好、師父的浩蕩佛恩。願普天之下善良人能得見大法的光輝。

一、癌症等死之時幸遇大法

我今生吃了很多的苦:四歲要飯,五歲做童養媳,七歲過著流浪生活。在這艱苦的環境中病魔纏身,年輕時幾次差點癱瘓。因新陳代謝失調體型變異,汗毛孔不通,全身關節痛,神經衰弱,經常發燒,類風濕、骨質增生、高血壓、心臟病,老了又患上直腸癌,因常年服藥,身體胖的像個變形金剛。

丈夫年輕時上過軍校,在一個大軍隊的幾十萬軍人中立功是最多的,先後當過各級幹部。一生中在別人遇到危險的時救過十多次人,過度的勞累使他患上心臟病、腦血管病、腰椎、腎炎、胃潰瘍等八種嚴重疾病,後期發展成鼻癌、肝癌。

我們夫妻二人都是多病纏身,五十多歲就得絕症,都是提前病退。醫院治不好,各種偏方也不管用,為了治病就跑遍山南海北,拜廟求神,不但沒治好病,還招來了動物附體,加重了病情,我們的身體更不像樣了,有氣無力,只好在極度痛苦中等死。

命不該絕,就在我們等死的危難之際,有一個算命的先生說法輪功師父是佛轉世的,這引起了我們的關注。

一個星期後,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在浴池的門口,看見一個廣告:「辦法輪功義務學習班。」我們參加了學習班,九堂課下來,感到無比幸運,我們有了師父,找到了真正的神、真正的佛、真正的主,知道了有病受難的根本原因:自己生生世世造的業力所致。找到了人生真諦,那就是「返本歸真。」

從此我們離開了醫院,放棄了各種治療,真心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奇蹟出現了,師父為我們淨化了身體,把我們的病業拿掉了,這些判我們死刑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師父把我們從瀕臨死亡的邊緣上救了回來,同時把附體也給拿掉了。我們身體健康了,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行動自如,心情特別舒暢,用盡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們對師父的感恩之情!

為了讓更多人受益,我們就到處弘法,走幾十里路也不累。 我們堅持集體學法、煉功,按照大法的法理指導自己修心向善,心性不斷昇華,整天沐浴在佛法修煉的快樂中。

二、師父呵護我們走過艱難歲月

法輪大法的高德法理和祛病健身的奇特功效吸引了上億修煉者,修煉人數還在不斷劇增。邪惡的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勢,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群體的打壓,當時烏雲密布,經過歷次政治運動的我們本能的意識到一場勝過文革的浩劫將要席捲中華大地。我和老伴都是大法受益人,我們要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證實大法,我們兩次進京上訪,為大法和師父討公道。

從此惡警經常來家干擾,監控我們的行動,麻煩不斷,三次綁架、三次非法抄家、兩次罰款、四次非法拘留,在公安局院裏站著暴曬,不讓吃喝。二零零零年,單位領導要我們上電視罵大法師父、我們說:「師父是我們的大恩人,江魔頭就是拿我們的腦袋,也不能做出那種傷天害理的事。」

為了躲避公安局的非法勞教,我們作出了離家出走的緊急決定,日夜兼程去了一座遠離兒孫兩千多公里的邊關城市,與家裏失去一切聯繫,靠撿垃圾生活。在這種艱苦環境,我們錘煉自己,恒心修煉,心中依然充滿光明與希望,因為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師父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終於走過了那段艱難歲月,幾年後回到家中,匯入了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

後來聽說在我們流離失所期間,惡黨派專人在五個省市搜查抓捕我們,還下了通緝令,共花了四十餘萬元。丈夫因屢立軍功,多次救人,曾受過毛魔頭的接見,可謂邪黨功臣,只因修煉就成了邪黨專政的對像。

三、善念善行感動世人

師父在法中告誡弟子:「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

有一次一個農村打工的人騎著摩托車,從我老伴開的麵包車右側超車,他的車把掛碰了麵包車的車門,他摔倒在地上,摔傷後住了七天院,花了一萬二千元醫療費。沒有牌照,沒有駕駛證,違規超車,全部責任在他,交警還要對他進行處罰。

我們看這個人家境貧寒,就替他支付了全部醫療費,還送給他八千元,讓他補養身體。交警感動的說:「我沒碰到過這麼好的人。」在我們強烈請求下,交警免除了對這個人的處罰。

連續幾年過大年時,我們都帶上禮品到他家拜年, 他的鄰居感動的說我們人真好,和我們成為好朋友,周圍的鄰居和這家人都明白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全都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得救了。

四、被車撞倒軋上安然無恙

二零一一年四月的一天我在集市,有一台千斤重的三馬子貨車,迎面而來,把我撞倒壓在車底下。司機從車底下把我拽出來說:「快上車,上醫院。」司機嚇得腿直哆嗦,說話聲音都變了。我說:「你別害怕,我沒事,不用去醫院。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你放心。」我告訴他真相,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天要滅中共,退出來保平安,回家轉告親朋好友鄰居,告訴他們退出邪黨組織。司機同意回去一定做到,他問我要多少錢,我說一分不要,看我身上有泥土,要買衣服都被我謝絕!有人說:「去醫院看看吧!說不定有內傷。」我說:「不會的,師父保護我呢!」這時圍觀的人議論紛紛,有人說:「我親眼看見,車從她身上軋過去,甚麼事都沒有,煉法輪功的人真神了,還一分錢不要。這樣的好人上哪兒去找,司機是遇到好人了。」

有人問我多大歲數了,那年我七十三歲。有人嚇得伸舌頭:「我的媽呀!這歲數了,碰一下都不行,這連撞帶軋的肯定沒有命了,筋斷骨折了,骨頭都酥了。她卻好好的,命真大!學法輪大法的太神奇了!」

我看見圍觀的人多了,借此機會正好講真相,讓他們見證大法的神奇!他們都感嘆不已,有的舉起大拇指喊:「法輪大法好!」

五、廣傳真相救度眾生 世人覺醒

沒有法輪大法,我們早已化作了一把骨灰。是偉大的師父讓我們得以重生。我們要把大法的美好傳給更多的世人,講真相、救眾生,成了我們生命中的頭等大事。

不管颳風下雨、嚴寒酷暑,我們救人不間斷,而且沒有選擇,不僅救身邊的,為講真相我們不計旅途費用,去過江蘇、安徽、浙江、河南、河北、山東、遼寧、天津、北京等地。無論坐火車、汽車、坐船、逛廟、乘飛機,走到哪裏,真相就講到哪裏。到目前為止,我們夫妻勸退了三萬餘人,其中有公安局的一把手,有邪黨處級幹部、專家教授、黨委書記、醫生、教師、警察等等。

我們主要是面對面講真相,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物,嘗盡了其間的酸甜苦辣,欣慰的是多數人善根還在,而且世人在覺醒。僅舉兩例:

(一)上海的旅遊車上,我們給導遊講真相,他是大學生,接受到真相後,就退出邪黨,在車上他揭露邪黨的假大空:說雷鋒不求名利,日記上扶老太太過馬路也記上;說雷鋒捐款二百多元,當兩年兵,總共一百四十四元津貼費;說雷鋒艱苦樸素,在五十年代他就戴手錶、穿皮鞋、呢子褲、皮上衣。這就是共產黨樹立的榜樣。

(二)一位「六一零」主任的岳父多次聽我們講真相後,痛斥自己的女婿:「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迫害他們不怕斷子絕孫!」

跟隨師父修煉十八年,經歷了十四年的血雨腥風的打壓,我們不但沒有倒下,反而歷煉成熟,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鑄就了我們剛毅不屈的性格,十八年沒吃過一次藥,節省了幾十萬元的醫藥費,形像上比同齡人年輕十幾歲,我們的生命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才得以延續、昇華!

我們一定走好最後的路,在大法中勇猛精進。弟子叩謝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淺說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