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各地法院、檢察院人員遭惡報案例

——龍江風骨(19)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接上文

(4)法院、檢察院系統遭惡報案例

▼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院長「雙開」、檢察長跳樓自殺。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院長徐衍東,二零零四年被免職「雙開」;黑龍江省檢察院檢察長徐發,二零零四年被免職「雙開」,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跳樓自殺。在他們任職期間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因判刑致死人數為二十八人。

▼判重刑害好人的哈爾濱副庭長雙癌暴亡。原全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於二零零二年九月死於癌症。據說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撲克時,突然感到肚子疼,醫院檢查說是肝癌,後又轉為骨癌,四十多歲的他遭了三個月的罪之後死亡。

▼哈爾濱市動力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吳剛,勒索、謊騙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二零零五年,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綁架到動力看守所,當時家屬找到動力區檢察院要求放人,吳剛提出拿兩萬元錢可以減判為一年勞教,可是錢交給他後,甚麼事也沒給辦,錢也不給了。二零零七年大年初六,他突然心臟病發作,還沒來得及送醫院就死了。

▼孫寶良,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副院長,專門負責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經他冤判的法輪功學員有30多人,其中非法勞教十多人,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達十七年。孫寶良於二零零三年五月遭惡報,被檢查患有食道癌。

▼鶴崗市中級法院迫害法輪功者惡報不斷:

肖德龍,原鶴崗市中級法院院長。其任職期間,多次在各種會議上詆毀法輪功,煽動仇恨,部署迫害工作,致使全市法院系統非法冤判多名法輪功學員。不久,他惡報臨頭,移植肝臟花掉幾十萬,現在每天靠藥物維持餘生。

陶立君,鶴崗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代理審判員。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樓窗台擦玻璃時,從窗台墜下身亡。陶立君生前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並多次說過仇恨、侮辱法輪大法的話。

滕憲才,原鶴崗市中級法院院長。任職期間,多次在各種會議上詆毀法輪功,部署迫害工作。二零零八年十月,因經濟案件被判十年以上重刑。

▼原執行庭庭長迫害好人禍及兒子。哈爾濱市雙城區法院原執行庭庭長那豔俠,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間她重判法輪功學員如:閆淑芬判十四年、閆淑華判十三年、王麗判十二年、徐有芹判十五年、黃彥珍判七年、郭鳳蘭判七年,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受折磨,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關押在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等魔窟裏進行迫害。那豔俠自己身體不好不說,他的獨生子王宇在打仗鬥毆中包賠損失給傷者治病的錢達三十多萬元。由於王宇仗勢欺人太甚,二零零四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然後再用竹籤將一個一個手指按原位置穿在手掌上。那豔俠的惡行最終禍及親人遭了惡報。

▼鶴崗市法官接連惡報死亡:

邵波,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法院法官,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他積極追隨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參與非法開庭及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在參與製造一樁樁冤案後,邵波連遭惡報:先是一隻腎壞死,摘除;接著,另一隻腎也患重病,多方醫治無效,腹腔感染,每天醫藥費幾千元,於二零零八年死亡,死時只有四十四歲。

李士峰,原黑龍江省鶴崗市東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二零零四年因腦出血死亡。

劉蘭祝,原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於二零零四年到海南遊玩時突發心肌梗塞死亡。

▼中級法院院長邢國威被雙規。邢國威,原雞西市中級法院院長,對雞西市法輪功學員的冤判都來自於邢國威之手,而且所判刑期之長(超過十年以上)在省內中等城市中是很少見的。邢國威在任職期間,至少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並參與法輪功學員趙春遺體三個器官被盜案,指使兩名中級法院的法醫參與盜竊器官,然後說法醫是雞冠區法院的。至今三器官不知去向。二零零二年邢國威被雙規。

▼大慶公檢法的邪惡之徒被逮捕:由於牽扯一樁奸幼案,大慶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劉德仁、大慶市檢察院副院長林海軍、大慶市公安局龍南分局局長於志波、大慶市薩區法院的兩個副院長(其中一個到林甸縣法院任院長的第一天即被逮捕),還有大慶市薩區法院的承辦人,大慶市薩區檢察院一人,於二零零六年年末與今年年初分別被逮捕,另外大慶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彭紹舜由於其它案件也被逮捕。這些人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多年來,他們為了往上爬,撈取政治資本,善惡不辨,好壞不分,喪失理智的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眾,給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造成了巨大的損失,犯下了天地難容的滔天罪行,其結果只能是自毀前程。

(5)監獄管理局系統遭惡報案例

▼楊文學,男,原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他積極追隨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罪大惡極。二零零六年六月,楊文學因受賄和挪用公款被黑龍江省檢察院拘捕。

▼徐廣成,男,40多歲,原哈爾濱市第三監獄監獄長。他與監獄看守隊大隊長仲衛農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他命令獄警每人必須「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否則撤職。於是他們使盡了一切邪惡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迫害,哈爾濱工業大學講師三十多歲的王大源被活活打死,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打傷致殘。事情敗露後,他們把知情的法輪功學員全都轉移到大慶監獄。後來徐廣成、仲衛農均遭惡報,同時被雙規。徐廣成因貪污一百多萬元被判無期徒刑,關在呼蘭監獄服刑。仲衛農因貪污,在審查期間逃跑一年,後被判刑,投入呼蘭監獄。

▼於成龍,男,哈爾濱市司法局勞教處處長。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於成龍積極參與,許多法輪功學員就是經他批准被非法勞教的。二零零六年八月,他與姘頭在醫大二院附近鬼混,酒後駕駛悍馬牌越野車,把一個行人撞死。事後,他造假讓別人頂替他承擔罪行。於成龍被刑事拘留半個月。出來後,為了逃避法律制裁,他花四十萬重金給被害者家屬,又用重金賄賂司法部門。

▼牡丹江監獄第十四監區監區長劉明華,經常殘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不然就用電警棍毆打、電擊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六月,劉明華因給刑事犯提供逃跑環境,致使該犯逃竄,在社會繼續作案,又被抓獲。劉明華被免去監區長等一切職務,扒掉警服被攆回家。

▼王燕濤,男,佳木斯監獄中隊長。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早晨,王燕濤指使多名犯人群毆正在獄中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戴啟鴻。八月十八日,戴啟鴻因傷請假,他不給假。戴啟鴻不出工,被王燕濤指使多人連拖帶打,致使戴啟鴻口腔內外傷重不能吃東西,臥床不起。九月十五日晚,王燕濤被人請去吃飯後駕車被撞傷,當場肋骨斷裂四根,頭部受傷縫四針,遭到惡報。

▼肖林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科長,現在他得了怪病,手拿起筆就不停的哆嗦。監獄獄長劉志強直接指使下,成立了兩個攻堅大隊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並鼓勵犯人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在他要升官之前,一刑事犯用剪刀將另一刑事犯殺害,因此劉志強必須負一定的責任,這樣他的仕途就此停止。

▼馮雪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十監區警察,趙海波是服刑的犯人。她倆搶法輪功學員經文,毒打法輪功學員裏玉書、曹迎春等人。趙海波已遭惡報、得乳腺癌死亡。馮雪骨瘦如柴,三天兩頭的打點滴,用刑事犯的話說:「馮雪現在就跟個鬼似的,蒙張紙都哭得過了。」

▼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監控室的王廣君以不同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已遭惡報,患骨癌而死。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院長宋紹會,男,四十一歲,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得惡報,因貪污已被「雙規」。獄警吳寶雲打罵法輪功學員,且用襪子沾尿往法輪功學員嘴裏塞,常誹謗法輪功,二零零四年過年期間將右胳膊摔斷。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獄警賈翠妍,充當邪惡的馬前卒,誹謗法輪功,現已得腎結石,打不起精神。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一些邪惡之徒,曾經把大法師父的像放在地下,逼探監家屬踐踏,這些人均遭報應,例如:李虎患血液病、劉濤患糖尿病、張波乳腺手術、郭秀麗子宮手術兩次等等。

(6)其它惡報案例

▼趙春秋,《大慶晚報》環球報導版主持人,慘遭他殺。在趙春秋在其主編的版面上,刊登詆毀大法的文章,並為江澤民邪惡流氓大唱讚歌,連篇累牘連載為江氏樹碑立傳臭名昭著的《江澤民傳》,誤導民眾,毒害世人,影響極壞。為此法輪功學員多次向他講真相,給他郵寄真相資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視大法,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時分,趙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與女友通電話之時,被兩名外地來大慶打工人員劫持。兩名歹徒要搶趙手中手機又要搶錢,趙與之廝打起來,被連捅了十七刀,趙倒在血泊之中氣絕身亡,年僅二十七歲。破案後歹徒交待,他們出來作案時,先碰上兩名男子沒敢下手,後又遇一女士也未出手,接下來就碰到趙春秋。趙的死相極慘,醜陋恐怖。

▼呂文祥,男,四十四歲,哈爾濱造船廠原保衛科長(船廠派出所所長)。二零零零年以來,呂文祥夥同廠黨委書記王剿追隨惡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先後多次綁架、拘留法輪功學員,導致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向他講真相,勸其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法輪功學員會遭惡報。他就是不聽,結果兩次遭惡報。先是因監守自盜案受牽連,被免去科長職務,他仍不悟,進而患胰腺癌,現正住院化療,在極端痛苦中煎熬。

▼袁炳軍,大慶石油管理局電泵公司離退休中心書記,開車與火車相撞當場死亡。袁炳軍多次編造批判法輪功的稿子向上級彙報、在單位組織念,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揭批罵人等等,還扣押每人五千元錢。他還指使法輪功學員家屬毆打學員,挑撥親人之間的關係。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袁又到法輪功學員家強迫學員寫保證,否則不但不退還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錢,還要停發工資,而且不允許學員另找其它工作,斷絕學員的生活來源。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袁開車到大慶銀浪,過火車道時,汽車自動熄火,車上共兩個人,下來推車,但推不動,這時火車過來了,他們便閃了到旁邊。火車刮到了汽車,使汽車翻了180度,但只刮傷一點;但汽車把袁炳軍捲起來後,又摔在火車上,然後彈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爛了,袁炳軍當場死亡。

▼依蘭縣達連河鎮盧國成三兄弟及家人惡報連連:

盧國成,家族中排行老六,原為中煤龍化礦業公司610主任。礦業公司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他的迫害,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拘留、有的被罰款,有的被開除等等。法輪功學員向盧國成講真相,他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終遭惡報,妻子得了癌症。

盧國友,家族中排行老五,原是依蘭縣紅星鄉中學教師。對大法惡意誹謗,對盧國成迫害法輪功大加讚賞,向人炫耀盧國成如何抓捕法輪功學員。結果騎摩托車與一吉普車相撞,當場斃命,死相甚慘。

盧國志,家族中排行老三,法輪功學員在家交流心得體會被其妻惡意舉報,告訴盧國成,盧國成又報告給依蘭縣公安局,致使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其中孫培臣被迫害致死。盧妻還到依蘭縣公安局索要舉報獎金,結果當年盧國志下地槍打黑瞎子、野豬,卻把一百姓打死。盧國志被逮捕,盧國成為此找人花了很多錢。

▼寶清縣高級中學校長王密也曾修煉法輪功,其高血壓、血稠、心臟病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王密在壓力下不煉了,還強迫所有修煉法輪功的老師寫「保證」,放棄修煉。學校書記劉卓在這場迫害中積極參與,不僅強迫老師放棄修煉,而且還要求全體學生寫「保證」,與法輪功劃清界限,大會批,小會講,大有「文革」之勢。王密於二零零四年在北京心臟病突發,死亡;學校書記劉卓得直腸癌,在哈爾濱手術後,一直在化療。

▼王平,原黑龍江湯原縣紀檢委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禍及家人。王平在職期間,參與開除第二中學教師李亞芝的公職,同時對其他法輪功學員也不同程度的參與了迫害。他的惡行禍及了家人,在一次事故中,他和家人連人帶車一起掉入河中,致使其妻子和兒媳婦兩人同時死亡。

▼丁元清,七星農場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員,本人車禍撞死,兒子自殺身亡。丁經常監視、盯梢法輪功學員配合公安綁架法輪功學員,參與污衊、攻擊法輪功的活動。二零零五年過年前,丁元清在七星農場機關大門前被車撞死,死狀慘不忍睹。其唯一兒子也在後來自殺身亡。

▼徐忠才,四十五歲,賓縣審計局局長,掉進溝裏摔死。徐任職期間,在多種場合攻擊、破壞法輪大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在從呼蘭回賓縣途中在虎園附近下車方便時,掉在三米多深的路邊溝裏,當場不省人事。經全力搶救無效,暴死在醫院。

▼老林頭,哈爾濱市雙城區躍進鄉董家窩棚村民,自遭惡報並殃及家人。老林頭被大隊雇佣監視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樂群鄉法輪功學員在此散發材料,被老林頭打黑報告給躍進鄉,躍進鄉又與樂群鄉勾結後,被樂群鄉指使友好村村長關興義和張二將其法輪功學員送到鄉政府,剛到屋關興義立即腰痛的厲害,站不起來,在地上蹲了兩個小時。問法輪功學員是怎麼回事?法輪功學員與其講真相後,當公社書記在問法輪功學員材料來源時,關興義有些後悔的幫助法輪功學員講情,無濟於事。此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勞教三年,扔下十七歲的女兒和十五歲的兒子無人照顧。之後老林頭頻頻遭報,老伴癌症死後,三十多歲的兒子被仇殺,兒媳改嫁,老林頭也因心腦血管疾病致全身癱瘓。

▼固江生,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昂昂溪三間房辦事處人員,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放火毀書,非法抄家,非法抓捕、威逼、恐嚇法輪功學員,強制學員放棄修煉等。固江生的惡行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兒子被殺死,他本人騎摩托車撞到大樹上摔成植物人。

▼孫村長,哈爾濱市雙城區雙城鎮一法輪功學員因進京說明大法真相,被鎮「610」不法人員關進洗腦班一個多月,勒索現金一千元,因家裏貧困暫時沒錢,打了欠條才放回。之後村上不法人員多次到該學員家騷擾,要走了那一千元錢。當時一姓孫的村長問他還煉不煉,他說煉!孫村長惡狠狠地說:讓你煉,我讓你傾家蕩產。孫即是村長,又是當地的收奶員。他拒收該學員的牛奶,給其全家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和經濟損失。之後,這個叫囂讓學員傾家蕩產的孫村長,因剋扣奶戶被告發,被逮捕,交了四十萬元罰金才被放回,真的是傾家蕩產了。

▼楊春林,五十五歲,死時醫院照相,找不著五臟。二零零零年初,他一直監視法輪功學員,七月二十七日,因他舉報,法輪功學員被抓走十人。冬月二十三,楊春林頭伸進雞架查看雞時,頓覺得五臟六腑被人揪去,昏死在地上,他媳婦將他弄回去,說完話已奄奄一息。其女兒在縣醫院工作,當晚送到縣醫院,照相,心臟模糊,都是血跡,看不著五臟,送往佳木斯市醫院的途中死亡。在此之前,楊身體非常健康。

▼趙慶國,哈爾濱市雙城區希勤鄉裕升村村民,七竅流血而死。趙採取盯梢、舉報等卑鄙手段,經常出去撕抹大法標語。對掛在高壓線上搆不著的條幅,他把玉米稈點著之後,去燒掛在高處的大法條幅。法輪功學員看他受江氏毒害這麼深,曾多次善意勸告他。他卻執迷不悟地說:我誰也不聽,甚麼也不信,我就聽江澤民的。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裏人都在熟睡,他從被窩裏猛然坐起,然後七竅流血而死。

▼夏榮江,哈爾濱市雙城區鑽機廠退休工人,暴病而死。夏榮江每每見到大法傳單便撕,口中還念念有詞說:「我就撕了,看能不能遭報。」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天,夏當著眾鄰居的面一邊撕大法傳單,一邊惡言謗法,並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囂不怕遭報應。夏罵聲未絕之時就覺得身有不適,回家後感覺越來越重了,第二天家人忙送去省城大醫院檢查,醫囑其家人說:「這人不行了,快抬回家準備後事吧!」其家人無奈只好帶他回家,他卻等不及回到家就死在半路上。

▼鄧振宇,家住昌盛街。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經常跟蹤鄰居家的法輪功學員,特別看到了張貼的講真相標語就撕起沒完。一天早晨,他一邊撕電線桿上的標語一邊罵,還一邊往沙子堆裏踩。一位法輪功學員前去勸阻,他說啥也不聽,繼續撕罵。此後,原本很健康的他,身體就虛弱起來,臉色變得黑黃,得了腦血栓,再也看不見他出來了。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死亡。

▼陳永佔、冉令才,哈爾濱市雙城區雙城鎮城管幹部陳永佔和冉令才二人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秋林公司辦洗腦班,二零零二年過年期間,陳永佔隻身一人去大慶泡小姐,正在尋歡作樂之際,突發心臟病而死。冉令才在洗腦班慣用辱罵、毒打、吊、捆綁、「開飛機」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冉令才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得了喉癌,食水不能進,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尚菊蘭是哈爾濱市軸承廠退休職工,家住建北小區1棟1門301室。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每天衣兜裏都揣著一把裁紙刀,見到有大法真相內容的不乾膠,就用刀子刮掉。尚菊蘭於二零零三年七月突患癌症,於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死亡。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長林子勞教所在惡警的唆使下,勞教人員何偉、王榮、楊蕾等人在二分鐘內,將何慶輝打成植物人。現已證實何偉於二零零五年出車禍遭惡報而死;王榮於二零零五年四、五月間在獄中突發腦出血而死;楊蕾二零零五年出獄後又因犯罪判重刑。

▼勞教人員齊昆雷,自二零零三年初服刑以來始終主動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將法輪功學員周培宏迫害致雙臂殘廢。一次,齊昆雷狠毒強迫老年弱殘法輪功學員扛重活,突然感覺自己渾身發冷,問法輪功學員怎麼回事,法輪功學員表示齊要遭報應的。二零零六年新年前,突發肺結核病,回家後在新年的歡樂氣氛中命喪黃泉。

▼哈爾濱市南崗區一街道主任,夥同派出所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她把法輪功學員都找到派出所去,照相、按手印,法輪功學員跟其講真相,她說:「沒辦法,我這是工作。」還繼續幫助惡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她已遭惡報,工作被解除,工資沒有還不算,還得了很重的肺病及心臟病等綜合症。

▼哈爾濱有一人瘋狂反對兒子、兒媳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多次舉報法輪功學員。兒媳勸公公不要再做惡,公公又去派出所舉報兒媳。兒媳被非法勞教三年。這人有一天去買菜,在路上突然摔倒,暴斃。

▼哈爾濱市南崗區的劉國玉,多年來嚴密監視法輪功學員以及與其往來的人。法輪功學員多次跟他及他家人講真相不但不聽,還將他家門上貼的真相材料都扔到法輪功學員家門口。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突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家人將他送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腦梗塞(腦堵)。打點滴通這堵那、通那堵這,越治越重。出院後,渾身一天動彈不了,不能說話,吃喝得人餵、大小便失禁、拉尿不知。後來還招上附體,一會瞪著兩隻眼睛怪叫,一會一折騰,二零零五年末死去。劉國玉的大女婿馬某某也不相信大法。一年夏天他跟蹤法輪功學員時被發現,法輪功學員跟他講善惡有報的道理,他不信,照樣我行我素。沒過多久,馬某某在走路時突然右腳骨折,上醫院打石膏,拄了兩個月的拐杖。

▼哈爾濱工業大學學生公寓工作的莊某某,告訴服務員:見到大法真相就撕,我就不信有報應。沒過三個月,她得了一種怪病,心跳的厲害、說不出話、全身無力,最後因不能工作,單位讓她離職。一直到現在,哪個醫院都確診不出是甚麼病。

▼許守亭哈爾濱第一機器製造廠職工,曾經煉過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不但不煉了,還誹謗法輪功。他已經得了喉癌,做了手術。

▼那某是哈爾濱市動力區熱電廠家屬區14號樓理髮師,曾與人合謀打電話舉報一位正在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導致法輪功學員被抓,動力區公安分局給她與合謀者各五百元錢。但事後不久,那某的丈夫酒後行兇傷人被拘捕,受害者索賠六萬元,那某只好賣掉自家的住房湊錢。她家的一對十四歲的雙胞胎兒子,無故都不上學了。那個合謀者的丈夫在事後得了腦血栓,在省醫院多次住院。人們議論說:看這五百元塊錢得的,家裏都跟著遭殃,跟中共跑沒好事兒,缺德的錢不好花。

▼章天正,男,四十二歲,佳木斯火車站內勤所長。他緊跟邪黨抓捕法輪功學員,在候車室對法輪功學員搜身、截堵。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章天正心血管大面積破裂出血。送到哈爾濱花了五十多萬元,也沒治好,於五月下旬死亡。

▼王明,男,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成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他積極為相關的迫害機構提供情報,多次找轄區內法輪功學員「談話」,並挾持法輪功學員去公安局接受審訊。多年來,雖有法輪功學員以各種方式讓其了解大法真相,但他始終沒有真正認同、彌補自己的過錯,結果做了中共邪黨的犧牲品,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因患淋巴癌不治身亡。

▼李鳳斌,男,五十五歲,原佳木斯木材廠失業職工,後成為環路社區僱用的所謂協勤警察。此人十分仇視大法,參與監視法輪功學員,表現的非常賣力。法輪功學員多次告訴他大法真相,他卻惡語相向,對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勸善之舉非常抵觸。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一法輪功學員在佳木斯環路社區張貼真相不乾膠,被李鳳斌發現後,舉報到佳木斯橋南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因事無法分身的情況下,李再三打電話,催促橋南派出所警察趕緊來將法輪功學員抓走。二零零六年九月,李鳳斌遭惡報得肝癌。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李鳳斌在極度痛苦中離開人世。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佳木斯大學保衛處科長李季和副科長宋健勇、李加全及司機一行四人去羅北遊玩,晚上酒後駕車往回返,途中與一四輪車相撞,李加全當場死亡,宋健勇被送到醫院幾小時後死亡,李季被撞斷三根肋骨,司機的腿被撞斷。宋健勇、李季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充當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對多名法輪功學員跟蹤、監視、綁架、抄家、提審、關押、勞教、判刑,經法輪功學員多次勸告仍不思悔改,反而說法輪功學員執迷不悟。佳木斯大學保衛處還有一位叫劉永濤的,是佳木斯大學二學區巡邏員,每天早晚都要挨門搜、揭、撕大法真相資料。此人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下旬突發腦溢血死亡。

▼王亞琴,女,原佳木斯製藥廠退休工人。她在迫害前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但在勞教所及市「610」的迫害下,承受不住壓力,背叛了大法,並且恩將仇報,一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此人最終捲入一起人命案中,已被判刑,成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犧牲品。其夫李玉香,原佳市煤礦機械廠工人,自妻子被勞教後,不僅不向邪惡勢力抗爭、解救親人,反而仇視大法,結果自己卻因胰腺出了問題,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下旬病亡。

▼哈爾濱的王宇三十八歲、妻子潘淑豔三十四歲,原來出於祛病健身的目的學煉法輪功受益匪淺。法輪功被迫害後,先是夫妻被洗腦,而後又配合邪惡動搖別人。若聽到逆耳之言,就去舉報,造成了已被釋放的法輪功學員再次入獄。正當他們在邪惡面前充當「紅人」之時,王宇卻患胸膜炎住進了縣醫院。王妻潘淑豔尿毒症晚期,王宇鬼使神差地做出為妻子獻腎的決定。報導說「這種夫妻腎移植手術在國內從未做過」,況且,單從丈夫體內取出腎臟手術費要比買一個腎多花很多錢。二月二十一日夫妻腎移植手術,兩天後妻子卻對丈夫移植在體內的腎產生了排斥反應,再次手術將丈夫移植的腎摘取出。半個月後又買了一個腎,第二次腎移植手術。兩個月後又出現了排斥反應現象,移植腎又被摘取出來。後轉到遼寧省醫院,發現潘淑豔腎臟長出動脈瘤,後在體內爆裂,再次做了腹腔手術。目前,此夫妻二人為了治病已經花去了二十二萬元,賣掉了「化妝品城」,賣掉了中型廂式貨車,並欠下了債務。潘淑豔仍然離不開醫院,需要繼續治療

▼梁建華,女,五十四歲左右,哈爾濱市人。多種疾病纏身,已近等死的狀態。就在她絕望的時刻,經人介紹她開始學煉法輪功,身體神奇般得到康復。二零零二年九月,梁建華被當地公安部門強行送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勞教,但她很快走向邪悟。誹謗給予她第二生命的師父和大法,不但聽不進同修的勸誡,反而在邪悟的道路上越滑越遠。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十二大隊惡警頭子策劃再次誹謗大法,梁建華寫了發言稿,她剛剛念了幾行字,突然伸著舌頭、口吐白沫,不能言語,當場暴斃。

第五章 結語──神佛還在等著你

我們用文字與部份圖片記錄下這個特殊時代裏人們所經歷的:佛法洪傳,身心受益、中共打壓蒙難中原、哭泣的黑龍江、流血的黑土地,還有暴政屠戮的冷血赤劫和聖徒助師救贖的艱辛。如今,六十個「三個月」過去了,中共魔頭狂妄叫囂的「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早已成泡影。

這場迫害,至今造成了黑龍江省至少有七百六十六例法輪功修煉者冤死。億萬忠實於宇宙真理的大法聖徒,仍不倦的播撒善良正義的種子。

而迫害法輪功的黑龍江省的參與者,至少有九百九十五人遭到不同方式的惡報,其中死亡案例為三百八十八人,殃及家人死亡九十一人,造成了這些迫害者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法輪功學員對於行惡的人沒有怨恨,只想著餘下的人不要步已亡人的後塵,早一天醒悟你的人生,早一天選擇你的歸宿,這就是我們的初衷。十五年來,法輪功學員拋下個人的安危,冒著生命危險,用自己的良知善念在呼喚著同胞們的覺醒,海外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如一日的打著越洋電話,出自一個共同的願望,就是希望在人類大淘汰來了的時候,多一個生命倖存,多一個家庭幸福。

以「真善忍」為標準的法輪佛法,是在末法時期救度世人的天梯,史上的各種著名預言、先知、智者們在世間的講法、說道,都與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開傳、救度世人、一九九九年法徒遭魔難的事實相吻合,昭示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的偉大意義:人類及所有眾生的命運發生了根本的轉機。

在這末法時期,被謊言矇騙的世人,信神的底線已歸至最低點,神佛救贖生命的正邪大戰,很多人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然而神佛的慈悲是無量的,對於任何一種生命給足了機會的,被救度者都有機會明白真相,不信真相的生命將給自己帶來無法想像的損失。

讓我們共同重溫一下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一個口號:「不要死於無知,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平安,你有權知道真相!」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