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公安系統惡報案例

——龍江風骨(18)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接上文

大陸很多警察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驅使下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遭到天理的報應。這些警察其實也是中共的受害者。寫出這些惡報案例,不是為了幸災樂禍,而是慈悲勸誡還在作惡的人懸崖勒馬,不要重蹈覆轍。

(3)公安系統部份遭惡報案例

▼臧華,男,三十七歲,原哈爾濱市動力區進鄉派出所副所長。二零零二年春,他花五萬元錢買官,從大慶路派出所的普通警察升任為進鄉派出所的副所長。任職期間,為繼續升官發財,他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死心塌地為江氏流氓集團賣命。僅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前後,被他非法抓捕和逼迫的有家不能回的法輪功學員就有近十名。法輪功學員勸他:給自己留條後路,別跟江澤民跑,善惡有報。他卻說:你別跟我說這個,我不信。幾天之後,他突然發燒,好藥用遍也無濟於事,肺燒沒了半個,九月二十八日死在哈爾濱市第五醫院。

▼張金斌,男,當年五十五歲,曾任哈爾濱市南崗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二零零二年轉任哈爾濱市南崗區看守所所長。張歡,女,當年四十五歲,曾任南崗區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長。張金斌、張歡在任政保科正副科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敲詐、勒索了法輪功學員大量錢物,並利用公務出差的機會,到外地遊山玩水,揮霍了十幾萬元。二零零三年,二人因敲詐勒索他人錢物被哈爾濱市公安局關押。

▼田恆,哈爾濱市香坊區公安分局下屬單位通天派出所片警田恆,因受江氏流氓集團的指使,從二零零零年以來一直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搜書、搜查、抓捕,非常賣力。二零零三年夏天,田恆在執行公務時開槍,將一名酒醉男子誤殺,現正在接受審查。

▼劉刊,哈爾濱市南崗分局惡警劉刊曾狡辯說:某某人勞教了二十多個了,我這是沒有辦法,才勞教了幾個。他自己聲稱已使幾人放棄了對「真善忍」的信仰。惡警劉刊現在患糖尿病無法上班,回家休養,而且要求他人對外保密,防止被法輪功學員知道他遭惡報。另外,哈爾濱市南崗分局發生了一惡性槍殺案:某警察向正在向其訓話的上司連開四槍,又向自己腦部開了一槍後當場死亡。局裏人心惶惶。

▼孫峰,哈爾濱市道外區公安分局東原派出所惡警孫峰,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過程中邪惡至極,現已遭惡報。他在騎摩托車時,鎖骨被摔斷。東原派出所警察都說:孫峰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我們現在也想學法輪大法了。

▼衡巨超,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哈爾濱軸承廠公安處長衡巨超緊跟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瘋狂搜刮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將追求「真善忍」煉功群眾送勞教所、看守所進行非法迫害。二零零四年衡巨超指揮綁架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現在,衡巨超已遭惡報,得了腦血栓,三年前就離職在家。剛剛四十八、九歲的人就告老還鄉了。

▼霍金成,男,四十歲,哈市阿城區原711山城派出所(現解體)警察。他積極配合「610」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騷擾、謾罵。二零零三年,霍金成在大慶打工時,掉進大罐裏死亡。

▼陸朋,男,五十多歲,原哈建成機械廠711分廠公安處處長。陸朋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劫持上訪的四名法輪功學員,共勒索八千元現金。二零零四年,陸朋遭惡報,患肝癌死亡。

▼二零零四年,哈市呼蘭區看守所所長趙連貴及看守所警察王玉豐、李大明遭惡報入獄;主管看守所的呼蘭區公安分局副書記王公朝被判緩刑。其中趙連貴在服刑期間母親、妻子相繼去世。

▼田平,男,四十九歲,大慶紅崗區創業派出所所長。該人對待法輪功學員兇狠毒辣,手段惡劣,除進行打罵、上刑外,還採取巨額罰款勒索物資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一次審問法輪功學員時,他曾經惡狠狠的說:「你出門就得被車軋死。」沒想到幾個月後,田平自己卻撞車暴死。

▼孫恆力,男,原大慶市龍鳳區廠西自強派出所所長。任職期間他惡毒攻擊大法,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在他的直接指揮和參與下,綁架了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每位法輪功學員還被勒索一萬元。二零零一年四月末,孫恆利開車外出,在路上車莫名其妙的翻了兩圈,結果孫恆利耳朵掉了一隻,胳膊骨折,身體也多處受傷,那輛本田車也報廢了。

▼孟慶玉,男,當年三十五歲,呼蘭區公安分局警察。他在和平派出所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分狠毒。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他去哈三電廠搜查法輪功學員家,回來後在呼蘭一中附近被汽車撞成重傷,造成胳膊骨折、耳膜穿孔、思維混亂。

▼趙新佳,男,原呼蘭區新華派出所警察,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他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並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作惡多端。二零零三年六月,他因瀆職罪(致他人死亡)被捕並遭刑事起訴。

▼王傑,男,原木蘭縣第二看守所副所長、所謂的全國十佳青年。他陰險狡詐,表面上接近法輪功學員,表示關心,背地裏卻嚴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二零零二年夏,王傑突然死於心臟病。

▼王影,男,四十六歲,原哈爾濱阿城區松峰山鎮派出所所長,現任阿城分局黨委副書記。邪惡迫害發生後,王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在其任松峰山派出所所長期間,曾參與迫害了十名到松峰山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六月,王影患肝癌,三個月後換肝,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死亡。

▼雙城市希勤鄉派出所所長閻俊、外勤劉永澤、警察於大全,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大肆綁架本鄉的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勒索錢財。二零零一年,他們三人都遭報應,因工作失職直接被哈爾濱市公安七處抓捕,後被判刑。

▼吳健華,男,雙城市聯星鄉派出所所長。他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先患癌症死亡,之後妻子患癌症死亡,兒子吳威被人用刀捅死,短短時間內全家死光。

▼韓雲傑,男,五十二歲,依蘭縣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他積極追隨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本地區法輪功學員,抓捕,抄家,勒索錢財,酷刑逼供,並親手毒打致死法輪功學員張敏。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韓雲傑突發腦出血而死。死時痛苦不堪,面部及身體其它部位變黑,死相極其嚇人。

▼劉丹陽,男,五十一歲,依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受中共邪黨的欺騙宣傳,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十分仇恨,多次主動參與迫害,致使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刑拘、勞教、判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劉丹陽患肝癌死亡。

▼王三強,男,五十六歲,哈爾濱市道裏區太平鎮派出所所長,曾任道裏區榆樹鎮派出所所長。在任期間,他把法輪功學員吳慶祥綁架到長林子勞教所長期迫害,致使吳慶祥被勞教所虐殺。二零零八年春天,王三強得肺癌,後轉肝癌,治療無效死亡。

▼常江海,男,哈爾濱市呼蘭區政保科科長。他多次毆打法輪功學員,曾連續毆打法輪功學員任鵬武3個小時。他利用各種卑鄙手段勒索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數萬元錢,被其綁架送往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有數十名。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左右,常江海在與人打麻將時突發腦梗塞死亡。

▼跟隨前密山市市長、市委書記王吉利助紂為虐的參與者一併遭報的還有:

馮曉東,男,五十多歲,二零零五年三月,從黑龍江省雞西市調入密山市任公安局長期間,執法犯法欺壓百姓、貪污腐敗迫害好人。從二零一一年起,馮曉東夥同政法委,六一零等惡徒在密山非法私設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迫害法輪功學員總計六十五人次左右。目前,馮曉東已被雙規。

劉芹,原密山市公安局副政委,參與迫害法輪功。其對雞西市主管政法委的副書記曹國輝行賄的事敗露,遭惡報被原地免職。

劉成民,五十五歲,原密山市公安局長,參與迫害法輪功。行賄雞西市委副書記曹國輝的事敗露,被削職為民。

孟慶啟,原密山國保大隊長,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報,妻子孫慧清突發闌尾炎住院手術,其女發生車禍;孟慶啟本人患腰椎盤突出,二零零四年去雞西途中,與另車相撞車報廢,孟腰椎骨挫傷,肋骨斷二根,腎和肺瘀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降為普通警察。

劉力,密山管局國保大隊長,追隨江氏血債派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已得直腸癌。

方文成,男,密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多次參與綁架跟蹤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得甲亢晚期,六月死亡,四十歲左右。

蘇宏偉,男,五十三歲,原密山公安局治安大隊長,曾在看守所,國保大隊任職,多次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七月,腎癌晚期,去北京住院,聽完醫生的診斷,當天死亡。

▼畢曉春,原虎林市公安局副局長,得喉癌。

畢曉春主管迫害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被他非法勞教、拘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四十多人次,其中有兩人因勞教其間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回來後死亡。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畢曉春遭惡報得喉癌。

▼宋金河,原佳木斯公安局局長,被免職。

宋金河在職期間,瘋狂迫害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多次進行大搜捕,一時間邪惡猖獗肆虐。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佳木斯人大會議免去了宋金河公安局局長的職務,使這個靠鎮壓法輪功向上爬的惡棍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張廣勤,原建三江農墾分局黨委書記,被判十年半徒刑。

張是鎮壓法輪功的主要指揮者。發動全農墾分局黨、政、群組織,指揮公、檢、法、司、國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三十多人次。其由於貪污受賄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鄧華,男,五十五歲,一九九九年任塔河縣建設派出所所長,之後擔任塔河縣公安局副局長,是塔河縣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斷的給他講真相,但他拒不接受。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鄧華自己開車出車禍,造成鎖骨粉碎性骨折、肋骨骨折、腰椎骨折等多處骨折。

▼朱以斌,男,三十多歲,呼瑪縣韓家園看守所警察,後調到韓家園新興派出所當警察。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朱以斌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是上級指令的他也積極參與。二零零四年六月25日晚21點半,朱以斌和新興派出所的另一名警察韓松男在韓家園工業區護林街上巡邏,被人用槍擊中。朱以斌的手和肚子被擊中,鮮血淋漓。一個多小時後,在轉送十八站林業局醫院的途中,朱以斌因急性失血死亡。

▼孫立國,男,四十九歲,大興安嶺地區塔河建設派出所片警。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孫立國一直參與對所管轄區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每逢中共所謂的「敏感日」,他就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的身心造成很大的傷害。不久,他媳婦也離他而去,接著他的爸爸患癌症死了,一個月後他媽媽也診斷出得了膀胱癌。孫立國本人患了嚴重的肛瘘,疼痛難忍。

▼加格達奇公安局政保科劉科長,男,當年五十多歲,主管迫害法輪功,任職期間參與了所有對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後得癌症死亡。

▼杜志和,男,加格達奇衛東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發生後,杜志和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一次,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龔本花去孫鳳奇、王鳳蓮夫婦家串門,剛坐十分鐘,杜志和及其他惡警非法闖了進來,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同時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孫鳳奇和王鳳蓮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四十天,被勒索兩萬元錢才被釋放。龔本花被非法勞教三年。不久,杜志和就患肺癌死亡。

▼高群,男,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林業局公安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高群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零年,高群夥同加格達奇公安局,加格達奇鐵路公安局等部門的惡警去大興安嶺駐北京辦事處,把去北京上訪的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他還在林業公安局會議上謾罵大法師父,罵大法。不久,高群官職被連降兩次,一擼到底。

▼二零零二年,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公安局衛東派出所惡警曲宗斌,緊隨江羅犯罪集團,執法犯法,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曲宗斌遭到惡報,得了胃癌。

▼杜國軍,男,原肇州縣托古鄉派出所所長。他經常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抄家、拘留、體罰等。有一次他在去安樂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途中出車禍,和他同車的蔡某連皮都沒破,而杜國軍卻摔壞了,昏了過去。不久,他被撤職。

▼劉丕仁,男,原肇州縣朝陽溝鎮公安分局局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他緊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劉丕仁後因魚肉鄉里而被告發,同時牽扯出以前的人命案,被關進監獄,成了「死囚」。

▼李大明,男,大慶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長。他緊隨惡黨,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達二十餘人,對法輪功學員刑訊逼供、勞教、判刑。在其遭到惡報的前三天,還帶領一夥惡警匪徒,綁架法輪功學員金廟慶、宋麗夫婦,並非法抄家。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三天後,在其去明水縣途中,他乘坐的轎車撞到一輛靈車上,他當場死亡。

▼石長發,男,三十二歲,大慶市讓胡路區乘風莊派出所警長。他積極抓捕法輪功學員並抄家。有法輪功學員曾善意的向他講真相,告訴他邪黨電視所播出的內容都是造謠和誣陷,希望他改惡遷善,並告訴他作惡會遭惡報。石長發明確表示不相信「善惡有報」。二零零三年十二月1日晚,石長發駕車夜查後送同事回家,返回途中經過銀浪火車站道口時與橫向行駛的一列火車相撞,石長發所駕車輛被撞出五十餘米遠,當場死亡。

▼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局長孫玉生,一直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修煉群體。他在大慶任公安局長期間,大慶惡警最少虐殺了五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孫玉生因此惡報不斷,二零零四年元旦,孫玉生在辦公室突然癱瘓,痛得他生不如死。經查,他患上了強直性脊柱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孫玉生到齊齊哈爾市公安局任局長,他不但不反悔自己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惡,反而為了幹出點成績往上爬,更加瘋狂的對法輪功修煉群眾進行迫害。僅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五年三月,齊市就有兩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為此孫玉生屢遭惡報,多次坐上輪椅,而且常常被病痛折磨的眩暈、虛脫,連覺都不能入眠,生不如死。

▼東寧縣綏陽林業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郜德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參與迫害,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關押、勞教、判刑,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家屬造成了極大痛苦。二零零一年四月,郜德榮到省參加迫害法輪功學員表彰大會,途中出車禍,把腿撞斷,遭報。

▼樺南縣公安局副局長盧光,積極追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勒索錢財。二零零六年,盧光被檢查出肝癌,一直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到北京治療花了三十多萬元還沒有治癒。

▼富裕縣原公安局副局長李紅革,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已遭惡報,因患腦溢血於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間猝死。

▼安達市市公安局副局長王軍,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主管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拘留、勞教、判刑、勒索錢財等。二零零七年三月,王軍因和當地黑勢力一案有關,被抓捕。

▼李軍,男,五十七歲,原樺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發生後,李軍就極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被他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百餘人次,勒索錢財超十萬人民幣,幾十人被非法勞教。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在兩千多人次以上。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李軍在晨煉時暴死街頭。

▼陳洪輝自接任樺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以來,一直賣力迫害法輪功,組織他人燒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的法像。在他主管迫害法輪功兩年來,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抓捕,其中有五人被非法判刑,兩人被非法勞教,其中殘疾人李成被非法判五年重刑。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陳洪輝一直執迷不悟。就在他遭惡報的前幾天,還有法輪功學員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勸他退出中共邪黨,他揚言說:「這麼多年出車也沒撞死,都說報應,報應我個試試,我就跟共產黨走到底了」。結果沒出七天,即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陳洪輝因私事乘車從樺南縣土龍山鎮返回樺南鎮,途中車撞到大樹上,陳洪輝顱骨粉碎,當場死亡。

▼樺南縣國保大隊惡警陳玉軍,十年來一直追隨中共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晚十點左右,陳玉軍與妻子等親友酒後返家途中,遇到三名男子,偶然發生衝突,妻子臉被打傷,陳玉軍被捅了三刀。這本是上天對他的懲罰和警示,但他不思悔改,繼續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勾當,結果他患上多種頑固病和雙側股骨頭壞死,在痛苦中償還自己種下的惡果。

▼江景林,男,原伊春市金山屯區法制科科長。此人誹謗大法,辱罵大法師父,於二零零三年十月得腦溢血死亡。

▼祖述政,男,伊春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一直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自由,不允許串門,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現已遭報,於二零零一年暴死在辦公室內。

▼鐵力市衛國派出所所長王陽光,緊隨邪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五月,他指使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劉翔、李秀榮,並非法勞教。就在劉、李二人被非法勞教的第二天,王陽光去金麗都大酒店嫖娼,對酒店保安人員大打出手,住進了醫院。二零零五年,王陽光又一次打傷人,被告上法庭,後被判刑並開除公職。

▼伊春市金山屯區林業公安分局政保科長張興國,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在他的直接參與下,秦月明、陸誠林、朱成新、王立文、鄭紅君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無限期拘留。此外張興國還勒索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錢財,僅法輪功學員汪豔平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張興國就去汪豔平的單位強行支取汪豔平兩個月工資近千元。善惡有報是天理。張興國後因貪污、受賄,被判有期徒刑,並被單位開除。

▼王繼業,五常市公安局原國保大隊隊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發生後,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一,王繼業突發腦梗塞住院治療,遭到惡報。

▼戰志剛,五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此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主要以誘騙為主,表面偽善,暗地勾結下屬派出所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然後把罪責推向下屬。並以幫助家屬要人為名,大量勒索錢財。十多年來,經他親手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難以計數。其惡行殃及家人。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時,他的妻子韓亞清因心臟病突發身亡,時年四十多歲,撇下一個正讀高中二年級的兒子戰品先。

▼孫學本,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所長。孫學本經常對法輪功學員非打即罵,指使惡警和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毒打、罰蹲、罰站,給多名法輪功學員戴三十至五十斤大腳鐐,強制法輪功學員坐老虎凳幾小時至幾十小時。孫學本的惡行終遭惡報,不僅本人出車禍,肋骨被摔斷,且殃及家人:兒子自傷動脈,岳母被摩托車顛到地上摔傷,女兒離婚,妹妹重傷。

▼侯偉英,五常市原東升派出所所長,後調入前進派出所。侯偉英多年來賣命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六十多歲的魏老太太被他從家中綁架,連踢帶打;十四歲的小孩被他吊在暖氣管子上毒打,慘叫聲傳出室外。凡是被他抓去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必須交錢才肯放人,否則就送洗腦班或看守所。經他手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下十幾位。侯偉英已遭惡報,出現肝昏迷、肝壞死,花掉八萬多元仍不能治癒。

▼梁春旭,五常市原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他積極參與綁架該鎮多名法輪功學員,從中勒索錢財。該人後調入向陽鄉派出所,因收受某經濟犯二十萬元贓款於二零零八年三月被拘押,並被抄家。

▼鄭健,五常市原安家鎮派出所所長,幾年來他一直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工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夥同市公安局、「610」等邪惡組織,多次抓捕法輪功學員,敲詐勒索錢財,逼迫寫「三書」,不寫就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或洗腦班長期迫害。鄭健已遭惡報,因違法亂紀而被捕入獄。

▼宋曉軒,五常市衝河鎮派出所警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帶人抄走大法書籍、資料,還有電視、錄放機等物品,勒索錢財三千餘元。二零零九年五月,宋曉軒患胃癌死亡。

▼裴國江,男,三十九歲,原五大連池市公安局副局長。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思悔改。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晚,他與三個警察開小車外出,途中肇事,車毀人亡。裴頭部被撞變形,腦蓋揭開,當場死亡。

▼胡文順,男,同江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多次指使下屬收集編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材料,並參與多起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胡文順搭乘財政局小車外出操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途中肇事,左臂骨折,腰部受重傷,住院數十日。

▼牡丹江市興隆看守所原所長聶某,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三年突然暴死。

▼原伊春市金山屯區公安局幹事張新,男,四十二歲,此人仇視大法,在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在二零零二年秋天,張新身患食道癌、肺癌,四十多天不吃不喝,死的很慘。

▼伊春市湯旺河區河南派出所警察崔崇峰,男,四十多歲。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積極參與,起早貪黑,用蹲坑、盯梢、電話騷擾、抄家、抓捕、監視等種種卑劣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經崔崇峰手就非法勞教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其中陳桂芹被迫害致死。多行不義必自斃,崔崇峰於二零零四年就已遭報,得了股骨頭壞死,連孩子上學的錢都被拿去買藥了。

▼伊春市伊春區公安局政委胡亞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誣陷大法的電視、報紙,逼學員「轉化」、揭批。伊春區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的兩次被非法抄家,有的被非法判刑八年,都與胡亞蘭有關。二零零零年過年的時候,胡亞蘭走路把胳膊摔斷,後又做了腦瘤手術,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又得了糖尿病,痛苦不堪。

▼伊春市翠巒區翠巒公安局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江顏凌,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曾多次懸賞、監控、抓捕法輪功學員,甚至株連九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二零零三年江顏凌就得了糖尿病,不能正常工作、生活。

▼賓縣第一看守所所長於立亞,積極配合江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指使獄警體罰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並在經濟上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於立亞遭報死於癌症手術中。

▼賓縣賓州鎮文化派出所所長王久會,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指使警察經常騷擾法輪功學員,逼迫個別法輪功學員罵大法、罵大法師父,不罵就勞教。在他的指使下,轄區內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有的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七年九月,王久會因受賄瀆職被捕。

▼賓縣交通派出所副所長李忠民,由於受邪黨宣傳的毒害,參與迫害法輪功,毆打修煉法輪功的家人。二零零四年春,李忠民外出,返回途中遭遇車禍,當場斃命。

▼周津生,男,大興安嶺韓家園派出所所長。一九九九年九月,韓家園法輪功學員王敏進京證實法,被非法劫回,在看守所被周津生打嘴巴子,後來被逼坐在地上,周津生用皮鞋踢,把王敏肋骨踢斷好幾根,導致王敏一週左右不能進食,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韓家園法輪功學員楊成平、申玉芹從北京被綁架回來後,周津生用一種特製的鞭子打她們,讓她們二人半趴在桌子上,在身上放塊木板,在木板上用杯子裝滿水,水一旦流出就體罰她們。當時被打的法輪功學員向周津生講法輪功真相,他根本就不聽。一年後,周津生駕車從橋上墜落,當場死亡,腦漿流出,死狀極慘。同車還有一人,卻只是受了點輕傷。

▼董豔軍,男,先後擔任加格達奇區公安局看守所指導員和所長。董豔軍品質惡劣,他周圍的人都討厭他。明慧網報導的被迫害致死的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盧玉平、李海燕生前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期間遭受酷刑殘害,董豔軍負有很大責任。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在加格達奇居民樓內發生引燃室內液化氣爆炸事件中,董豔軍被爆炸的強大氣浪從雲梯上擊倒在地,因顱腦損傷身亡。

▼徐海河,男,大興安嶺韓家園看守所副所長。在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看守所期間,他發現法輪功學員手中有大法書,就強行將大法書搶去,並將大法書燒毀。平時,徐海河還利用少給食物等手段體罰法輪功學員,並將法輪功學員的錢物裝入看守所所長張金常和他自己的口袋。二零零四年,徐海河遭惡報身亡,死時三十多歲。徐海河妻子曾利用徐的權力,迫使法輪功學員為他家洗衣服、種地等,在徐海河遭惡報前一年,他妻子喝藥自殺身亡。

▼張金常,男,大興安嶺韓家園原看守所所長。平時他利用手中的權力,強迫法輪功學員為他家種菜地,逼迫法輪功學員們在早晨三點多鐘起來給他家裝木耳段,5點多鐘用車拉、用桶抬大糞湯為他家或看守所澆菜地,夏天正中午逼迫法輪功學員們去地裏拔草,故意暴曬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張金常遭惡報,被撤職,

▼李文啟,男,佳木斯市東風公安分局惡警。他仇視大法,不聽家人勸告,把天書《轉法輪》撕毀並扔進垃圾箱。結果一週後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撫遠縣「610辦公室」指使縣公安局、派出所、鎮政府、街道居民委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之後運到郊外燒毀。惡警楊大寶點火將三、四百本大法書籍和錄音帶付之一炬,當時電視台還錄了新聞。不久楊大寶患上腦血栓,在佳木斯醫院治療一個多月,後落下後遺症嘴歪腿瘸,不能上班。

▼袁海龍,男,佳木斯市看守所惡警。他充當邪惡打手,看見法輪功學員煉功就大打出手。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袁海龍看見一名法輪功學員在號裏看大法書,就像瘋了一樣對其拳腳相加、連踢帶打,致使該法輪功學員遍體鱗傷,臉都變了型,眼睛被打壞,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不久,齊齊哈爾市發生一起經濟大案,袁為得回扣給犯案人員通風報信,被人舉報。七月份袁海龍被收監,關押在樺川縣看守所。

▼崔榮利,男,原佳木斯市向陽分局政保科科長。他為人偽善,緊隨江羅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親自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判多名法輪功學員勞教,後被調至向陽區西林派出所當所長。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午,永紅區發生一起持槍綁架案,永紅區不屬於他的轄區,但上級卻讓他去處理。結果崔榮利被綁匪用刀子捅了數刀,當場死亡。

▼丁大成,男,三十三歲,佳木斯市向陽公安分局刑警中隊長。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蹲坑抓捕,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丁大成在處理佳木斯特大綁架案中被殺。

▼溫啟華,男,當年五十四歲,佳木斯東風區公安分局內保科長、紀檢委書記。長期以來溫啟華緊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六月,他親自駕車帶女人到樺南釣魚,路上撞到大客車上。客車上的人無事,他本人卻被撞成重傷,昏迷不醒。同去的女人也被撞碎骨盆,傷勢嚴重。

▼王建秋,男,當年四十五歲,原佳木斯市東建國路派出所包片警察。他是非不辨,充當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和綁架的罪惡活動。二零零五年調入市公安局工作後,他突發喉癌,去哈爾濱做了手術,但術後傷口長時間不癒合,難以進食。

▼刁雲龍,男,五十四歲,佳木斯市東風區建國鄉派出所所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多次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燒毀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法像,並以罰款名義先後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達一萬三千多元。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日,刁雲龍死於肝癌,遭到惡報。

▼常玉龍,男,佳木斯市永紅公安分局原局長。在任期間常玉龍積極配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給各個派出所下達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指標。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常玉龍因徇私枉法被黑龍江省檢察院刑事拘留。

▼張雲龍,男,三十一歲,佳木斯市公安局反×教支隊惡警。張雲龍雖然年紀不大(當時28歲,已婚),幾年來他積極而且瘋狂參與策劃、組織、實施對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心狠手辣,十分殘忍。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法輪功學員李少志被佳木斯市公安局惡警綁架,他們把李少志帶到外審地點「犬營」。張雲龍先將李少志打得遍體鱗傷後,然後丟到狗窩讓狗撕咬他,在場圍觀的警察嚇得目瞪口呆。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張雲龍在佳木斯市禧龍賓館強姦了一名十三歲的未成年女孩,被受害女孩的家長告發並立案,二月二十七日張雲龍被新立派出所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刑事拘留。

▼李大魏,男,一九六三年六月出生,原佳木斯市公安局前進公安分局順和派出所所長。李大魏自從被調到順和派出所任所長後,大肆搜刮民財,一度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之徒。他緊跟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部署,在他的轄區騷擾、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甚至到該派出所的轄區外傲其鎮綁架四名法輪功學員。正當他為自己的業績而欣慰之時,二零零七年七月,李大魏將他的情婦殺害,並碎屍。在鐵一般的人證物證面前,李大魏對他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年多後,李大魏被秘密槍斃。

▼粟祥國,男,當年五十一歲,佳木斯鐵路公安分處一科警察。邪惡迫害發生後,粟祥國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粟祥國夥同其他惡徒配合佳木斯市公安局國保惡警陳永德、陳萬友等劫持、綁架了馬學俊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致使馬學俊遭酷刑迫害致殘,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勞教並遭酷刑迫害,造下彌天罪業。粟祥國惡行已遭惡報,身患肝癌,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巨大痛苦。

▼何強,原佳木斯勞教所三大隊(女隊)隊長。他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殘酷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採用幾十種酷刑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其惡行曾四次被登載在「法網恢恢惡人榜」上。法輪功學員無數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揚言不怕。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左右,何強二十多歲的獨生女在北京大學戲劇學院剛畢業,即出車禍身亡。何強為此一度痛苦得生不如死。

▼王海超,男,四十六歲,原佳木斯監獄指導員。他在生前任職期間,曾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王東旭曾遭受過王海超的毒打迫害;包永勝、陳繼中等八名法輪功學員還曾被王海超整整三天吊銬在監獄衛生間內……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王海超遭報死於淋巴癌。

▼孫吉彪,原賓縣公安局局長,患怪病死亡。孫吉彪,男,原賓縣公安局局長。二零零二年,孫吉彪用數十萬鉅款買到公安局長這個職位後,便開始變本加厲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間,他親自指揮並率領惡警在賓縣城鄉大肆抓捕近三十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十多名學員被非法勞教。事過不久,孫吉彪就患上一種莫名其妙的怪病,雖經省內外多家著名醫院診治,但病情非但沒有好轉,反倒越來越重,最後竟然數月昏迷不醒,於二零零三年八月九日死去。

▼胡振球,哈市阿城區公安分局局長,患淋巴癌。

胡振球任職期間,阿城區不斷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慘案發生,至少有二十八人被綁架,三十五人被非法關押,二十三人被非法抄家,十七人被非法判刑。胡振球現已患上淋巴癌,倒在了床上。

▼劉偉,原名劉明啟,男,原通河縣通河鎮第二派出所指導員。他多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逼迫法輪功學員照相備案。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七,他在西江灣過江回家時,被淹死。

▼徐長富,湯原縣原公安局局長,惡行禍及兒子。

徐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學員被抄家,有的被罰款,有的被勞教甚至判刑。他的惡行禍及了後代,他唯一的兒子在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身亡。他兒子開的是寶馬車,寶馬車的前後氣囊都沒能保住他的命,而車上其他人卻沒生命危險。他看到兒子車禍死亡時慘狀,當時就昏死了過去。中國有句古話,祖上積德,祖上也能損德,兒子的死能說不是他損德造成的嗎?

▼韓廣慶,男,寶清縣原政保科科長。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打罵法輪功學員,在一次車禍中胳膊骨折。但他不記取教訓,繼續作惡,於二零零二年元月暴病身亡。

▼閆傳亮,男,寶清縣五九七農場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皇曆臘月二十八,他在押送法輪功學員返回途中,在火車上對法輪功學員惡言惡語,誹謗大法。二零零零年九月,閆傳亮在一次執行任務時被打死。

▼康凱,男,寶清縣東城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多次去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強行抄走大法書籍及音像資料,非法監視法輪功學員,並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因此立所謂的「二等功」,得到高額獎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康凱騎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他的妻子被撞死,他本人腿被撞折。

▼張春青,原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兼第二看守所所長,主管拘留所、看守所,患暴病死亡。張在職十餘年間,不遺餘力的參與、指揮、部署全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其喪失人性地命令獄警和「牢頭獄霸」對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的千餘名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老少一律實施「嚴管」,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受到警察、刑事犯及其本人的毒打、戴「支棍」、「手捧子」、銬地環、「上大掛」、灌鹽水、數天不許睡覺等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張振福、鄧香雲、徐志成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鶴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多行不義必自斃,張春青剛剛離職即暴病身亡。

▼李興文,原任鶴崗市公安局局長,患癌症死亡。李任職期間,鶴崗市發生多起綁架、騷擾、跟蹤、利用手機偷聽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和家庭造成極大傷害。他的惡行釀下苦酒,當局長沒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

▼王雷,男,四十七歲,鶴崗市南山公安分局富力派出所所長。他追隨江羅流氓集團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抄家,毆打,幹盡了惡事。二零零一年八月四日,他把做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劉鳳芹抓走,並勞教三年,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王雷突發腦溢血死亡。

▼梁家東,男,五十一歲,原齊齊哈爾鐵路警察分處加格達奇乘警隊大隊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梁家東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查堵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被梁家東迫害的大興安嶺地區法輪功學員有兩百多人(外地法輪功學員被梁家東迫害的無法統計)。每個法輪功學員被他強行罰款一千至五千元不等。除少量上交外,大部份佔為己有。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梁家東患癌症身亡。

▼吳建華,哈爾濱市雙城區東風派出所副所長,暴病身亡並殃及家人。吳在擔任雙城區聯星鄉派出所所長時就瘋狂非法拘捕許多法輪功學員,並用煙頭燙法輪功學員的腳,勒索法輪功學員萬餘元。調到雙城市東風派出所後更是變本加厲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大搜捕時,吳親自帶領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綁架修煉人然而事隔幾月後,吳建華突然暴病死亡。同時殃及了家人,其妻子也重病在身,每天都在備受熬煎。

▼劉慶林,四十歲,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車禍慘死。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團瘋狂鎮壓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建三江更是鐵路、公路設卡,劉慶林追隨中共惡黨,威逼著來往的每一位乘客罵大法,罵法輪功創始人,否則就不讓上車,態度粗野蠻橫。一個身穿警裝的執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擾亂著治安,踐踏著公民的合法權益。二零零二年劉慶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車,當場死亡。

▼韓健,原牡丹江市公安局長,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其個人全部財產。韓在職期間,牡丹江市至少有11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致死,這些法輪功學員分別慘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數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勞教,被非法拘留、綁架、洗腦、監控的至少有兩千多人。韓健最終遭惡報,二零零四年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其個人全部財產。

▼黃路林,原伊春市鐵力公安局副局長,車禍斃命,並殃及家人。黃多次利用手中的權力,欺騙、綁架法輪功學員,在他的直接參與下,先後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教養、判刑。二零零一年,法輪功學員崔軍被非法判刑五年,就是他親自帶一群惡警非法闖進家中,綁架、劫持到公安局,又轉至哈爾濱香坊區拘留所關押,後又秘密轉送到泰來監獄。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全家四口人用公車上哈爾濱,途中在綏化市與車相撞,黃路林當場斃命,死相很慘,時年五十二歲,其妻子和父母也受到嚴重撞傷。

▼蔣清波,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長,作惡多端遭報死亡。雙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長蔣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衊法輪功創始人,惡毒謾罵法輪功,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戴三件(幾十斤重的腳鐐、用鋼筋和鐵螺絲特製的比正常重的手銬、連接腳鐐和手銬用的鐵圓環),折磨法輪功學員。如:被打死的周志昌就被他戴過「三件」。二零零二年九月蔣清波突然像得了重感冒一樣住院,結果確診為癌症,不幾天就死了。

▼佟會群,不怕遭報的公安局長遭報死亡。佟會群,男,五十七歲,曾任原雙城公安局副局長,國保大隊隊長。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佟會群覺追隨江氏集團,不遺餘力的瘋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是雙城迫害法輪功學員三個元凶之一。雙城法輪功學員劉傑、顧秀嫻、肖亞麗三人被綁架後再看守所一週內均被迫害致死,董連太在勞教所兩個多月被迫害致死,那振賢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賈雙有、姜秀珍夫婦被勞教,十幾歲的獨生女一人在家,驚嚇引起疾病含冤離世。佟會群當著很多人的面說「我就不怕遭惡報」。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遭惡報肺癌死亡。

▼金婉智,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長,腦瘤死亡。金婉智,女,五十歲,原雙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長,金婉智原是雙城市看守所教導員,因她在看守所任職期間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邪黨認為她「有功」,提升其為雙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後改任為雙城市看守所所長。在看守所法輪功學員給她講作惡遭報的道理,她不信,說:咋沒報應我呢?我不是活得好好的。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死於腦瘤,結束了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人生。

▼馮曉東,男,五十多歲,原密山市公安局局長。在二零零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馮曉東在密山任局長期間,追隨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自他上任以來,部署密山一些不法人員在密山地區非法監視、跟蹤、綁架法輪功學員。但他在密山公安局當局長期間挪用公安局建樓工程款三百萬元等事實被人舉報,於二零一三年上半年被雙規。

▼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長魏宗學家破人亡。魏宗學率先迫害法輪功,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家破人亡。

▼張雲慶,男,富錦市公安局局長,原同江市公安局局長。他在任期內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導致同江市兩名以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六月,張雲慶因涉嫌收取黑社會三十萬元黑金,被佳木斯市武警關押審查,富錦市公安局有多名警察同時被抓。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