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孟子•盡心》裏有這樣的話:「莫非命也,順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危牆之下。」(大意是說:沒有一樣不是命運所決定的,順從天命那就是正常的,因此,懂得天命的人不會站在危牆的下面而白白送死。)

有這樣的人嗎?把自己置於死地?我們可以舉幾個例子:

夏桀暴虐無道奢侈腐化「築傾宮,飾瑤台,作瓊室,立玉門。」(《竹書紀年》)還不知羞恥地誇耀自己是太陽,(中共吹自己「偉大光榮正確」吹捧毛澤東不僅是太陽還是個「紅太陽」,「人民的大救星」。其實請大家看看現實讀讀《九評共產黨》就知道它們都是些甚麼貨色了。)夏朝的民眾知道了桀的這個比喻之後就唱道:「時日易喪,予偕女皆亡。」(你這個太陽甚麼時候滅亡,我甘願與你同歸於盡。)夏桀的太史令終古便哭著勸諫他:這樣會亡國的。桀辱罵終古多管閒事。終古算是看清楚了一點:桀是聽不進去好話的,夏朝就要完了。怎麼辦?趕快走人,這還呆著等甚麼?於是終古就投奔了商湯。

也曾有人把伊尹引見給夏桀。伊尹就以堯、舜的仁政來勸說桀,桀根本就聽不進去。明智的伊尹一看這個架勢,也只好離去投奔了商湯,立即被重用建功立業而名垂史冊。相反夏桀有一個大臣叫關龍逄,他要當夏桀的忠臣,於是好幾次勸諫終被夏桀殺害了。

伊尹、終古審時度勢做出了明智的選擇,所以存,關龍逄做出了置於危牆之下的選擇,所以亡。

微子啟是商紂王的異母兄長,他一看紂王已經是理智全失沒救了,就逃離而去。周滅商之後微子啟被封到商丘,還允許他以天子的禮節祭祀商的祖先。這就是「順受其正」,對自己對家庭對祖先都有莫大的益處,豈不善哉。

說到這裏我們不能不說說比干、聞仲這樣的人。也許有人會欣賞他們的所謂氣節,但是我們知道在法西斯集團裏、在中共集團裏也有不少這樣為惡者效忠的人,但是他們給人類帶來的是甚麼呢?災難;給自己帶來的又是甚麼呢?還是災難。《史記﹒齊太公世家》中記載:「太公(姜子牙)博聞,嘗事紂。紂無道,去之。遊說諸侯,無所遇,而卒西歸周伯候。」我們想想如果姜子牙抱著「沒有了殷紂王中國怎麼辦」的成見的話他能有後來的建樹嗎?能有一個繁榮昌盛的西周嗎?正所謂「從善如流,宜哉。」(《左傳﹒成公八年》)棄暗投明古之常理。

我們再舉一個近代的例子:胡適是大家都知道的著名學者、作家。中共為了統戰胡適真可謂費盡了心機。但是胡適對共產黨是非常清楚的,他說,在共產黨那裏,不要說沒有說話的自由,連沉默的自由都沒有。所以,不管共產黨怎樣封官許願,胡適就是不上當。所以,胡適無論在名節上或者是在個人境遇上都可以說是問心無愧的。我們再說說中共也動不動都要提到的一個人──老舍。1949年老舍在中共的誘騙之下離美回國,為共產黨溜鬚拍馬十幾年,最終被整得投湖自殺。

所以古人講「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是很有道理的。你就是有通天的本事,如果遇到的是個暴君,你能幹啥?說不定連性命都沒了。這樣的例子決不是一個兩個。最冤的恐怕要算胡適的小兒子胡思杜了。當胡適要離開大陸的時候,他不願意離開,他以為他沒反對過中共他怕甚麼?中共安排胡思杜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工作,後來又調他到唐山鐵道學院馬列部當歷史講師。中共要統戰胡適,他給胡適寫信極力歌頌中共強烈要求父親回大陸。中共要批判胡適,他就寫《對我的父親──胡適的批判》,極盡污衊謾罵之能事。就是這樣一個忠於中共「積極分子」,中共依然沒有放過,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把他打成「漢奸、走狗、賣國賊」。於是胡思杜在1957年9月21日上吊自殺。危牆之下能不送命嗎?

在當今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中,已經有近兩億中國人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當他們退出之後,命運立即發生了變化:有的久治不癒的疾病不翼而飛了,有的事業開始蒸蒸日上了,有的家庭和睦了,有的在遇到各種災難時逢凶化吉化險為夷了……朋友,請了解了解您身邊的已經做了三退的人們吧,看看這到底是不是事實?

朋友,為了您,為了您的家人的未來能夠美好幸福,趕快從中共的組織退出來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