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裏因母親修大法變得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母親六十多歲了,身體硬朗,臉色紅潤,每天忙裏忙外,除了操持一大家人的一日三餐,還要打理家裏開的飼料店。她對顧客很周到,一百斤一袋的飼料她自己一個人給顧客抱上車,放穩,也不用別人幫忙。

聽到人稱讚她力氣大,像個年輕人時,她就很自豪的說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才這樣好的。「以前身體可沒這麼好,上樓都要扶著樓梯扶手慢慢上。年輕時拼命幹活落下一身病,十個手指硬的都伸不直,現在你看看。」說著伸出手指,笑得像個孩子似的。聽的人往往都很吃驚:「法輪功?煉法輪功要挨抓的。」母親笑著說:「法輪功是學真、善、忍做好人的,我沒做壞事,我不怕。共產黨連好人都抓,不講理,老天爺都要滅它了。現在貴州有塊兩億多年前的大石頭,上面就有『中國共產黨亡』這六個大字,這可是千真萬確的。」

談起母親修煉法輪功還有一段小插曲。我父母親他們那個年代的人都經歷過共產黨的歷次整人運動,很清楚共產黨的惡毒本性。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他們也勸我別煉了,說:這功法好是好,但胳膊擰不過大腿呀。我告訴他們別擔心,我們修的是佛法,是正法,邪不壓正。經歷了十二年迫害的風風雨雨,他們看到經常來家裏的法輪功學員在打壓中都沒有放棄修煉,他們也就信服了。家裏有甚麼事,只要一說,法輪功學員都很熱心來幫忙。老倆口很感動:「難得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母親身體不好,經常頭痛,半邊身子麻痺,走起路來總是一個肩頭高一個肩頭低,試了很多方法都見效不大。家裏活又多,都靠她一個人操持。父親終於對母親說:「要不你也跟女兒一塊煉法輪功吧。」就這樣母親走入大法修煉中。

母親煉功不久就感到身體裏有很強的能量,覺得渾身是勁。她告訴父親:「這個大法是真的!」從此母親床頭的那些藥瓶子不見了蹤影。更為神奇的是母親有一次不小心從三米高的梯子上掉下來,摔在地上昏迷了半個小時,當時身邊沒人,等她自己醒過來後慢慢爬起來挪回屋坐著。父親回來後見母親不能走路了,很擔心,掀開衣服看看,從臀部到大腿黑了一大片,就一定要母親上醫院。母親說她是煉功人了,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就這樣她天天堅持修煉法輪功,三個星期就恢復正常了。她扛起一百斤飼料,說:「我說沒事就沒事吧,你們看看。」我們全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母親修煉前性格非常暴躁,動不動就發脾氣,罵人,全家人都怕她。父親年輕時喜歡打牌,經常玩到深更半夜才回家。母親勸了幾次都改不了。有一次父親又出去玩,母親偷偷拿了一根竹竿跟著,趁父親玩興正濃時一竹竿就把桌子掀翻了。父親的牌友們領教了母親的厲害,再也不敢跟父親打牌了。修煉法輪大法後的母親用她的話講「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更重要的是,母親時時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以前做生意經常在飼料裏摻假(現在飼料行業都這樣),修煉後她不摻了。她跟父親說:「修煉是很嚴肅的,一定要認認真真按照書(《轉法輪》)中寫的去做,要不就不算是個真正的煉功人。」

父親很支持母親修煉,因為母親修煉後很少發脾氣責罵他了,這一點最讓他高興。

弟弟結婚後和父母住一起,弟妹剛生了一個孩子。週末妹妹一家三口也來父母家打牙祭。我放假了也和孩子住在父母家。一大家人在一起,難免會有磕磕碰碰的,不過母親現在碰到不高興的事不再像以前那樣爭吵不休了,有時忍不住嘮叨幾句,最後總加上一句:「我是修煉人,我不放在心上。」

家裏因為母親修煉了大法變的非常和睦、幸福,有一次我聽見弟妹給她媽媽打電話說:「媽,您也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吧,有福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