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法院旁聽被綁架 講真相後脫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河北法輪功修煉者周向陽先生和李珊珊女士在輪番入獄和相互救助中度過十年青春,可他們的苦難並沒有結束,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他們再度被非法抓捕,並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被非法開庭。

他們的經歷也牽動了很多與他們有共同信仰的朋友。十一月三十號這一天,朋友們從各個地方趕來,關注著他們的命運和案件的審理。

其中有一群朋友匆匆的從北京驅車趕來,因為道路改建和堵車,直到早上九點他們才急急趕到。秀秀和慶姐一邊掏身份證一邊走到法院的邊門,對法院法警說:「快幫我們辦手續,我們要旁聽。」法警說:「旁聽哪個案件?」「就是那個法輪功的案子,周向陽的。」法警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冷冷地說:「現在戒嚴,不能旁聽。」「可旁聽是我們的權利呀。」慶姐說了一句。

其實那天因為種種原因,法院並沒有開庭,但法警也不願告訴大家。

但她們兩位還是不願放棄,拿著身份證又轉到法院正門,還是不能如願。不過,在正門,慶姐跟一個看上去是領導的警官講真相,勸他退黨。他先戒備的看看了周圍,又看看了慶姐,他在慶姐的眼裏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無私和慈悲,明白的那面覺醒了,誠懇地說了聲:「謝謝!」

可是正門聚集的一大群警察,卻盯上了他們兩位。其中三個國保便衣警察對著秀秀,試圖把她劫持到警車上去,秀秀靈活在幾個車中間移動,避開他們。可是又有七、八個警察一起行動,秀秀急忙高喊:「壞人搶劫了!」一個高個便衣警察就掏出證件,顛倒著拿給秀秀看,秀秀就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個高個警察撲上去就捂秀秀的嘴,其他幾個警察也跟上去,想一塊把秀秀拖到警車上去。

慶姐一看幾個警察很蠻橫,想阻止他們,又沒別的辦法,乾脆坐在車前面,擋住車,又來了幾個警察拖慶姐。畢竟人多勢眾,警察們後來還是把她們劫持到了天津東麗區公安分局。

與此同時,同來的其他幾位朋友,鮑哥、華子和小芳,看時間有點太晚,打算轉身離去的時候,也被大群的警察包圍,鮑哥對抓他的警察大聲斥責道:「你們這麼多警察,就是專門對付幾個老百姓的嗎?」可最終他們還是被劫持到了天津東麗公安分局。加上一位本地的老太太,還有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當地少婦,一共七位,關在大廳裏,眾多的警察圍著他們,比例是一比二十。

被眾警察圍著,秀秀要去洗手間,警察不允許,可秀秀堅持著,後來他們答應了。秀秀一進洗手間,馬上把門反鎖,警察急眼了,在外面喊開門,秀秀馬上用手機和微信發出消息,發到海外,同時告訴在家的朋友自己被綁架了。出來後,秀秀在大廳大聲對警察說:「你們非法綁架,我們一定要請律師,告你們!」也確實是這樣,收到消息的朋友,立刻通知了律師,趕往天津。

面對突然的綁架,他們沒有怒火萬丈,也沒有沮喪,而是平靜祥和,對圍著他們的警察講大法真相,如天安門自焚四二五中南海事件、衛星插播等,警察很多連基本真相都不知道,他們都耐心的解釋和回答警察的疑問。一個警察聽了真相後說我以後也煉。

華子對警察說:「江澤民都被告上法庭了,周永康也被抓了,你們也別當他的替罪羊,你們也是受害者。」警察聽後默默無語。

一度警察不讓老太太上廁所,鮑哥忍不住站出來打抱不平:「憑甚麼不讓上廁所?那是人的生理需要,別看你們戴著國徽,侵犯人權犯罪也不行。」接著警察馬上讓人帶老太太上廁所。

後來警察又把他們七個人分開訊問,每個人單獨一個房間。每個人都不簽字、不照相、零口供,也不報姓名,指責警察將在路上走的合法公民抓捕,是非法綁架。

警察要對他們照相時,鮑哥義正詞嚴的拒絕:我一不是罪犯,二不是犯罪嫌疑人,憑甚麼給我照相?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拒絕吃警局的飯,要求回家吃飯。最後國保警察說,那你們就回去吧。

下午一點多鐘開始放人,年紀較大的慶姐最先離開,陸陸續續的大家都出來了,兩點多,七人全部離開,送人的警察都很禮貌、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