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兒女鄭祥星和李珊珊的苦難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人永遠無法忘記,這一天,這座擁有近百萬人口的城市發生了震驚世界的7.8級特大地震,死亡人數至少二十四萬,名列二十世紀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數第一。然而,那場慘絕人寰的災難,並不是沒有預報,而是由於官方對真相的隱瞞,才造成如此慘重的傷亡。當時,同為重災區的河北青龍縣,只因縣長做出了越軌決定,將地震消息通知給百姓,使整個縣城無一人因地震直接死亡。

三十七年過去了,在地震浩劫中浴火重生的鳳凰城,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又一直見證著中共對善良的法輪功群體的迫害,無數優秀的唐山兒女付出了青春、血淚和生命。而其中,鄭祥星和李珊珊各自悲壯的經歷及圍繞事件發生的故事,都見證了「真、善、忍」信仰者的堅貞大義和中共的殘暴惡毒,分別引發千萬民眾聯名聲援。

一、唐山好兒女

鄭祥星曾是唐海縣當地一個出了名的誰也惹不起的「小霸王」。二零零一年,他因為打警察被刑拘,偶遇一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鄭祥星被這位法輪功學員慈善祥和的言談舉止深深折服,從此開始按照「真、善、忍」修煉,頓然轉變成為誠信知禮讓的好人。妻子孫素雲也因修煉變得善良,與公婆多年的積怨都化解了,成為老倆口最大的依靠。

夫妻二人不僅悉心照顧自己父母,對別的老人同樣關愛。村裏有十幾個退休老人,願意靠牆根兒曬曬太陽,紮堆兒聊聊天兒。可誰家門前都不願意讓他們呆,唯獨鄭祥星從不嫌棄,夏天還給他們支傘,讓老人在門前打牌下棋;冬天把雪掃乾淨,讓老人在這裏曬太陽。有一次,一位在他家門前閒坐的老人突發急病,他二話不說拉起老人就去了醫院。

鄭祥星被綁架前,在唐海縣十農場經營一個小有規模的家電門市。夫妻倆因修煉法輪功誠信經營,在當地聲譽很高。兒子剛大學畢業,在唐海縣事業單位有份不錯的工作。

李珊珊是唐山豐潤人,畢業於河北師大外語系。珊珊上高一時開始跟媽媽一起學煉法輪功,心地更加善良,常年困擾她的痛經消失了,記憶力也好了很多,學習成績一直在班裏名列前茅。後來的幾年中,珊珊為了丈夫周向陽換過很多工作。她工作能力強,又肯付出,工作都做得很好。每次因為周向陽的情況變化辭職時,領導都一再挽留,總有同事和她流淚惜別。珊珊在一家培訓機構當老師時,有的學生就直接說,有李珊珊老師在,才肯在這家培訓機構上課。

在珊珊身上,沒有社會上同齡人的不良習氣,正如她的丈夫周向陽在後來營救她的公開信中寫道:「對真善忍的信仰,使她擋住了現代社會污濁的塵染,她依然乾淨純真,心如天使。」珊珊心裏總是裝著別人,卻少有自己。她給自己買衣服都是很便宜的,但每次過年回家都想著給家裏人買衣服,而且都要買好的。一次,珊珊非要拉著向陽去給婆婆買羽絨服,看中一個三百多元的,打電話問婆婆是否喜歡。這時向陽才意識到,妻子穿的一百多元的長款羽絨服已經很舊、很薄了!

珊珊的丈夫周向陽也是從小就很善良,挨別人欺負從不抱怨。小學到大學平步青雲,從北方交通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經處。因工作出色,單位送他到天津大學,又獲得投資經濟學位。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國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他工作兢兢業業,從來不要客戶私下給的好處,成為一位世風日下的社會中卓然獨立的好青年。

二、暴政下的苦難

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國大陸傳出,至一九九九年修煉者達一億人。江澤民出於妒嫉,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迫害,利用媒體鋪天蓋地的給法輪功造謠抹黑,掀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利用國家機器非法抓捕、判刑、勞教法輪功學員。從此,億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他們的苦難歷程。

二零零四年,李珊珊感動於周向陽全家堅持真理的無畏精神和悲慘遭遇,決定擔負起去監獄探望周向陽的責任,可連續四個月監獄都不准她接見。最後在風雪中苦等四個小時後,珊珊以無比的勇氣向監獄申請結婚,這大義真情終於敲開了黑獄的鐵門!當時,周向陽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關進暗無天日的監獄裏遭受種種酷刑折磨,生命朝不保夕。

珊珊堅持為向陽申冤,二零零六年,遭監獄報復非法勞教十五個月,罪名中赫然寫著「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無法想像,這麼大的罪名竟強加在她一個弱女子頭上!那時她只有二十五歲,遭受了勞工奴役和暗無天日的寂寞難熬的日子,但想到是為向陽這樣的好人討還公道,心裏無悔。珊珊出來後仍堅持看望向陽,向陽也在獄中絕食反迫害。二零零九年,向陽因身體極度虛弱保外就醫,回到家中,終於和苦等多年的珊珊完婚。結婚才一年多,向陽又被抓進監獄迫害。珊珊頂著來自各方的壓力,又開始了艱難的申訴,並因申訴再遭陷害,遭勞教迫害一年半,關進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二零一二年四月,在眾多正義力量的營救下,周向陽終於走出冤獄,而善良的妻子卻不在家中……

周向陽
周向陽
李珊珊
李珊珊

這對苦難的年輕人,在為彼此的等待與申訴中度過九年的青春歲月。

因為堅持信仰的權利,珊珊在勞教所被隔離,在勞教制度面臨解體之時仍然被延期,直到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才走出冤獄大門。那一刻,上百親友同修圍攏上來,一束聖潔的蓮花呈現在她的面前。珊珊禁不住淚水奔湧灑落,那一幕有如風雨過後映出美麗的虹霓。有詩為證:

鳳鳴唐山 聲聞九天 純真純善 蒙難蒙冤
冰山雪蓮 獨立冰寒 濁惡末世 芳華再現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警察在河北、遼寧、山東三個省的十五個市縣同時作案,至少綁架九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後被稱為「二﹒二五」事件。綁架原因是中共警察通過長期跟蹤,發現法輪功學員集體訂購光盤盒,懷疑他們用來製作「神韻晚會」光盤。

美國神韻藝術團以復興中華傳統文化為宗旨,自二零零七年每年在全世界巡迴演出,風靡各國主流社會,被譽為「世界第一秀」。大陸法輪功學員將「神韻晚會」自費刻錄成光盤向民眾發放,是慈善之舉,合情合法。此次大抓捕事件因事出莫須有,各地警察都是先抓人抄家,再刑訊逼供尋找迫害依據,甚至製造偽證,然後羅織罪名非法開庭判處重刑。唐海縣的鄭祥星是「二﹒二五」事件中被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鄭祥星被劫持到看守所一個多月迫害得奄奄一息,送醫院急救。庭審時法院面對兩位代理律師有理有據的證詞無言以對,仍將鄭祥星誣判十年重刑。關進保定監獄僅兩個多月迫害致頭骨斷裂。監獄與醫院勾結,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將鄭祥星頭部兩側開顱,各摘掉直徑約十釐米的頭骨,將語言、記憶、視覺部份腦組織切除。家屬為此寫出「救命投訴」,指出保定監獄對鄭祥星六大故意傷害罪的嫌疑,投訴監獄在暴力傷害鄭祥星後,又勾結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做惡意手術,用更大的罪行來掩蓋其罪行,類似幾年前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惡警電擊毀容後又被害死的罪惡用心。

然而,保定監獄不僅沒有收斂惡行,竟再次欺騙隱瞞家屬,於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將鄭祥星秘密做了二次補顱手術。經反覆要求,十一月七日,家屬終於在監獄醫院見到了鄭祥星。此時的鄭祥星不但虛弱無力,目光呆滯,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喪失思維和記憶,任憑妻兒、母親怎麼呼喚,毫無反應。

被迫害前的鄭祥星
被迫害前的鄭祥星
被保定監獄第一次秘密開顱後的鄭祥星。
被保定監獄第一次秘密開顱後的鄭祥星。

三、堅持申訴──為親人、為信仰、也為人間正義

為了挽救親人性命,鄭祥星妻兒堅守保定監獄,為親人奔走呼籲,卻遭到監獄的威脅和報復。監獄警察在大庭廣眾之下對鄭祥星妻子孫素雲強脫上衣侮辱,動用武警毆打孫素雲,僱用社會流氓對母子實施暴力,還恐嚇威脅母子二人,要將他們關押。連年近八十歲的鄭祥星老母都被警察生生推倒在堅硬的水泥地上!

但是,一家四口老少三代為了鄭祥星的生命,仍然每天在保定監獄門口堅守著。因無經濟來源,鄭祥星的兒子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隨著天氣轉冷,鄭祥星父親因風濕病嚴重變形的腳手關節開始流膿。為了節省開支,他們在保定監獄附近的旅館只租一個房間,晚上兩位老人睡床上,鄭祥星妻子和兒子睡在地上。

為挽救鄭祥星生命,堅守在保定的鄭祥星父母及妻兒。
為挽救鄭祥星生命,堅守在保定的鄭祥星父母及妻兒。

中共的監獄,獄警濫用刑罰、指使殺人、吸毒等重刑犯打人非常普遍,從近年來不斷曝光的「骷髏死」、「睡覺死」、「洗臉死」、「躲貓貓死」等可見一斑。每個被關進中共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處在非常危險與可怕的境地,如果家人不能堅持及時探視,獄警會更加肆無忌憚的折磨法輪功學員。這種情況下,家人的探視無疑是對迫害的有效抵制。

而周向陽的家人都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嚴重迫害,老父老母被迫流離失所,大哥被非法判刑九年,嫂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姐姐也被關過看守所,只有周向陽的姐夫承擔著整個家庭探監的重擔。李珊珊被這一家人的無畏精神所感動,也為這些無辜善良人的處境而擔憂,便主動承擔起到監獄看望周向陽的責任。而監獄連續四個月都以不是近親屬為由把她拒之門外。萬般無奈之下,她決定與周向陽結婚,以未婚妻的身份就可以看望在獄中承受苦難的周向陽。這個舉動震驚了監獄,也震動了那些冷漠的人心。法輪功被迫害以來很多家庭被迫拆散,監獄接到的只是離婚申請,到監獄申請結婚的還沒有一例。那時,他們只有三面之緣。珊珊選擇周向陽,是出於對道義的維護和對善良的呵護,是呈現於天地間感人心魄的大愛。做出這樣的選擇,需要無私與勇氣,然而堅持這樣的選擇,更需要堅忍與無畏。

因堅持為向陽申訴,珊珊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期滿前,天津國保局領導找珊珊談話,讓她放棄對周向陽的幫助。珊珊鄭重的表明態度:「從人道講作為普通朋友有難還要去幫助,更何況我現在是他的未婚妻。」

當向陽再次被投入監獄,面對來自警方的威脅,珊珊仍堅持申訴,並寫下公開信《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信尾寫道:「我是在為我丈夫伸冤,其實這也是捍衛信仰的權利、捍衛法律的正義,法輪功被迫害十二年了,我為丈夫伸冤也八年了。我依然懷著一個夢想,在我們的國度裏,所有像我們夫妻一樣的家庭都能過上穩定平靜的生活。不會因為說真話遭陷害,不會因為堅持信仰被抓捕,讓真善忍回歸到我們每個人的心田!」

四、善良人的苦難喚醒良知與正義

善良人的苦難令人同情,中共的暴行讓人憤怒。李珊珊的公開信《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曾感動了燕趙百姓,同時也引發了2300民眾聯名營救周向陽。二零一一年,當珊珊因營救向陽再遭非法勞教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得到528位家鄉民眾的簽名聲援,截至二零一三年五月,簽名人數已達5300人。

一位中年男子讀了珊珊的公開信後說:「向陽媳婦寫的真好,我幹完活回家就看,都快背下來了,我們全家都簽了名救向陽!」一位中年婦女在大街上大聲說:「我們村都煉法輪功,全村道德早好了,我們全家都簽名。」在為李珊珊徵簽中,一位老漢只聽說為營救法輪功學員徵簽,就說道:「這是應盡的責任,這就是應該做的。有筆嗎?有色(印泥)嗎?人家沒做壞事。」

還有一位大嫂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採訪時義憤地說:「這個國家怎麼這麼不講人性,不講理!一家子都是正經八百的老實人。這個貪官污吏國家不治,現在拿好人。我們也覺得它們做的太不對,村裏人都希望他回來,全村人都簽名了,都要求呼籲釋放周向陽。在裏頭受迫害,這個國家對待好人這麼打?我們看到那些信,大多數都同情,掉著淚看的。殘酷,太殘酷!一家子都老實,我們一個村的還不知道?就是信仰法輪功就受這麼大的酷刑,你說?太不對,太不應該,這個邪黨太邪、太惡!」

在警察調查威脅簽名的鄉親時,一位鄉親正氣十足地說「簽名,就是營救周向陽,讓你簽你不簽?大隊書記都應該蓋上公章!」

兩批共2300聯名營救周向陽(圖為第一批)
兩批共2300聯名營救周向陽(圖為第一批)

三批共5300聯名營救李珊珊(圖為第二批)
三批共5300聯名營救李珊珊(圖為第二批)

二零一二年五月,當鄭祥星被非法抓捕,為了幫他早日回家,最了解他的十農場、十一農場的鄉親自發寫了三封聯名信。為了表達營救誠意,562人在聯名信上按了紅手印。直至鄭祥星遭殘酷迫害生命垂危的整個過程中,更多知情民眾再次自發簽名,按紅手印,強烈要求無罪釋放鄭祥星。截至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聯名人數已增至16000人,其中包括政府官員、學生、農村村民等,有的民眾邊簽名邊流淚,對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感到氣憤。

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簽完名,摁手印時沒有印油,她說:「給我拿針來,扎血來摁。」一位當地民工說:「共產黨壞透了,拿來我簽。」有一對夫婦,丈夫是公務員(現已退休),了解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妻倆說:「共產黨早該完了。」夫妻倆做了三退,最後都簽名、摁手印。一民眾說:「我活這麼大歲數了,簽了那麼多名,唯有這個名簽得有意義」。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婆婆說:「這麼好的人還要給判刑十年,這是甚麼世道了,這社會完了……」

面對民眾的正義簽名,唐海縣公安局惶恐不安,在鄭祥星所在的十農場對當地幹部及村民威脅、恐嚇,讓村民簽甚麼保證,遭到村民義正辭嚴的拒絕。

唐山及周邊16000多位村民的部份簽名

唐山及周邊16000多位村民的部份簽名

唐山百姓為營救法輪功學員的仗義正氣,令人感慨,在此借詩而讚:大逆治下行大義 敢向紅朝要天理 聯名一紙重泰山 唐山百姓顯正氣。

五、結語

三十七年前,因為對真相的隱瞞,在那場本可減免死亡的地震浩劫中,幾十萬唐山人失去生命,見證了中共對生命的漠視。而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在這座城市,無數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到綁架、酷刑折磨、勞教、判刑、罰款,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十四年的腥風血雨中,唐山民眾見證了中共的謊言、邪惡與殘暴,也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與堅忍。

李珊珊已經自由了,而鄭祥星仍身陷冤獄,生命危在旦夕。保定監獄已經兩次秘密對他進行手術,會讓他等待親人為他繼續申冤嗎?

對「真、善、忍」的迫害使整個社會的司法公正和道義良知受到嚴重破壞,以致每一個中國人都成為受害者。當一部份人被完全剝奪了人權甚至生存權時,這個社會中的所有人也必將陷入危險境地,這已經成為當今社會的真實寫照。法輪功學員堅持和平理性反迫害,不只是維護他們自己的合法權利,更是在維護每一個人的權利,維護人類的普世價值。為了人們不被中共的謊言欺騙,為了制止殺戮,法輪功學員付出了巨大代價。可喜的是,這最終喚醒了世間的良知與正義。如果人人都能從內心認同「真、善、忍」,拒絕「假、惡、鬥」,中共邪惡勢力必將解體,社會的道德就會回升,等待我們的也將是一個祥和美好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