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鼓樓區法院冤判法輪功學員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福建報導)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法院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在審理案件中違反法律程序,開庭走過場,庭審不讓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陳述,證據不核實,剝奪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權益,由於受610操縱,公訴人(檢察院)及審判員(法院)聯合共同加害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審判多人,致使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入獄,飽受冤獄折磨。

下面是歷年來法輪功學員被福州市鼓樓區法院非法審判的部份案例:

一、近期迫害案例:

1、福州法輪功學員鄒新琴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中午一點多,福建省福州法輪功學員鄒新琴在家中被福州610、國保及當地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同日,福州法輪功學員張桂蘭到同修趙鳳然家,兩人也一起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三人被非法關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據悉福州610、國保威脅家屬,不准聘請律師。

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福州法輪功學員鄒新琴在福州市鼓樓區法院被非法開庭。她的女兒女婿在場旁聽。鄒新琴今年六十多歲,被綁架前人很精神,非法開庭那天人顯得非常的憔悴,大冬天穿著雙拖鞋,戴著手銬,讓人心痛。福州鼓樓區法院目前已經搬到福州市洪山橋原西客站附近,原福州市鼓樓區法院院長林志雄,現任福州市中級法院副院長。

鄒新琴二月四日是單獨被非法開庭的。和鄒新琴同一天被綁架的趙鳳然,目前仍被非法關押中,至今已超過一年多的時間了;張桂蘭已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被迫害離世。

2、林美芳、張水蓮被非法開庭 法官阻止律師辯護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福州市鼓樓區法院在不通知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對林美芳和張水蓮秘密開庭。法官卓建偉當庭欺騙林美芳說她的律師因律師證過期,被吊銷執業資格不能出庭辯護。

事實上是法官卓建偉拒收林美芳律師的辯護手續在前,秘密開庭,欺騙當事人在後。林美芳的律師的律師證是今年六月五日新換的,根本不存在律師證過期的問題,說律師被吊銷執業資格更是毀謗。

十月十二日,林美芳的辯護律師持相關手續到鼓樓區法院刑庭要求查閱林美芳的案卷。法官卓建偉拒絕接受律師的辯護,理由是律師今年年檢截止日五月三十一日之後的六月五日新換的律師證上沒有蓋年檢章。這顯然是有意刁難,阻止律師辯護。

為此,律師在對法官卓建偉進行充份解釋、證明未果的情況下,當天向鼓樓區法院信訪部門提出信訪;第二天,即十月十三日就此事以特快專遞致函鼓樓區法院蘇維海院長;十月十五日鼓樓區法院院長接見日,律師再一次當面向蘇維海院長提交了相關手續及證明。如此律師一而再,再而三地向鼓樓區法院反映此事,要求處理並書面反饋。

鼓樓區法院一邊拖著不給律師回覆,一邊卻秘密非法開庭,甚至當庭欺騙當事人林美芳,肆意剝奪了林美芳受辯護的權利,同時剝奪了律師的訴訟權利。

張水蓮、林美芳和王珠妹,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先後被福州市國保綁架,非法關押三十多天後,被所謂「取保候審」一年回到家中。當時鼓樓公安分局第一次非法將她們三人向鼓樓區檢察院報捕,被鼓樓區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不予批捕。一年以後,二零一五年三月底,鼓樓公安分局以完全相同的事實和理由再次非法報捕。這次林美芳和張水蓮被非法批捕。也就是說,國保經過了一年多的所謂偵查也沒有獲得任何所謂「證據」,卻堅持要非法逮捕她們。有所不同的是,二零一四年的經辦是國保警察周迅、林峰,而二零一五年卻換成了鼓樓公安分局東街派出所的王琦斌與黃見璋──國保警察躲到了背後。據悉,鼓樓區檢察院非法批捕林美芳和張水蓮是迫於福州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壓力。

二、過去十幾年來迫害案例:

1、原福州市法輪功學員程賽貞,女,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出生。曾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十二月二十七日二次進京上訪,後被遣送福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 二月二十五日第三次進京,期間向全國人大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寄了兩封信。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晨,參與福州五一廣場集體煉功。被福州鼓樓區法院和福州市中級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詳情請見【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刊登的《福州市大法弟子程賽貞遭受的殘酷迫害》

2、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法院非法判處大法弟子陳進七年,鄭梅梅三年。

3、福州法輪功學員毛小明,人民銀行福州分行職工,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被綁架,非法關押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後被抄家。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福州鼓樓區法院對毛小明等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審批」,在當地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開庭時間一拖再拖,公訴人念陷害材料,前言不搭後語,聲音細小,給人感覺一種難以想像的恐懼感。所謂證據材料均被毛小明一一批駁,大法弟子無罪,罪在江澤民,最後法院草草收場。

毛小明被福州市鼓樓區法院濫用刑法「第三百條」,以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罪,強行冤判三年半有期徒刑,審判長也是卓建偉。

非法「判決書」中聲稱毛小明他們寫的《就福建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事給省委省政府的公開信》(該公開信的內容【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已刊登)是捏造事實。這封《公開信》最讓邪惡難堪,因為非法「判決書」上醒目寫著就是「就福建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這個標題。是為《公開信》這事非法審判他的,就得提這封信。到哪裏一拿出來就是這個標題,他們儘量不去提這信。因是零口供,他們就主要抓著在家中搜出宣傳材料:1、「光盤二十盤」(大連講法就十六盤VCD,全是講法的光盤),2、宣傳材料(意思是傳單)二百份,其實全是法會交流、學員體會、學習材料,都是一本本的,他們就按頁數算是傳單了,這就可以符合那個所謂「司法解釋」裏的二百份傳單可以判刑了。

據毛小明說,當時有律師辯護,但是,律師是按有罪來辯護。律師說證據不足,不夠判刑,只能行政處理等。律師說「得以搜查扣押清單為準,那是法律依據,不是公安說是啥就是啥」 。當然,他們是「不採納辯護意見」,照判不誤。毛小明上訴,律師也無聲息了。以後才知道,律師告知家人,沒用,《判決書》早就準備好了,就是判幾年位置空在那,等610決定多少年了。因此,毛小明上訴律師也沒來,啥原因也不講(估計有被打招呼或威脅了)。

4、福建省茶葉檢測站女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王東凌,於二零零三年三月期間在福州大學圖書館外被校內聯防隊員吳佑開、嚴夢春綁架,非法關押在福州第一看守所七個月,二零零三年十月在福州鼓樓法院刑事庭被非法審判。在庭上王東凌否認邪惡提供的一切偽證。公訴人念出偽證斷斷續續、語無倫次,也許連她自己都覺得這些不足以成立。在進入申辯時,王東凌向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審判長不肯,要奪走王東凌的稿子,在場參加旁聽的法輪功學員一齊向審判長提出抗議,不許邪惡得逞,王東凌念完了她的稿子。最後非法審判草草收場。

之後,王東凌被福州市鼓樓區法院法官卓建偉強行枉判三年。三年中,王東凌在福建省女子監獄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殘酷迫害,被罰站、不讓睡覺、被包夾犯人毒打、限制上廁所、吃飯,吃喝拉撒都成了迫害她的令人極其痛苦的手段;她被強制洗腦,被長時間吊銬,最長一次連續三天三夜,直到雙手失去知覺……詳情請見【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刊登的《福建省茶葉檢測站工程師王東凌遭受的迫害》

5、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晚, 福州七旬女法輪功學員趙鳳榮,在福州銅盤小學附近被福州華大派出所綁架,隨後邪惡之徒非法對其抄家,並抄走電腦,打印機、光盤等。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鼓樓區法院分別對盧惠珠和趙鳳榮非法開庭。趙鳳榮和盧惠珠倆人均被非法判刑三年,經辦法官也是卓建偉。

6、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下午,原福州法輪功學員陳小紅、李麗琴在福州鼓樓區華大街道附近散發真相光盤,被福州華大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並非法抄家。迫害陳小紅、李麗琴的惡人有李平(福州市鼓樓區洪山派出所)、陳曉(女,福州華大派出所),案件由鼓樓區法院審理,經辦法官是陳文斌。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福州鼓樓區法院對陳小紅、李麗琴非法開庭。陳小紅被非法判刑三年、李麗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關押在福建女子監獄迫害,在監獄期間倆人均遭到強制洗腦轉化,被迫放棄信仰。

7、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福州市鼓樓區法院法官卓建偉秘密開庭,非法判處福州青年法輪功學員陳衡四年六個月。陳恆被非法關押在福州監獄飽受折磨:在入監隊時遭惡警指使犯人卓椿、董先敏毆打;被福州監獄劫持到未成年勞動教養所洗腦班攻堅迫害……詳情請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刊登的《十八歲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福建陳恆仍在獄中》一文。

8、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福州市鼓樓區法院法官卓建偉也是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非法判處原福州法輪功學員張建華三年。張建華被非法關押在福建女子監獄迫害。在監獄裏張建華被中共用歪曲的「佛教」強制洗腦後,善惡不分,背棄了正信,為虎作倀,淪落為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利用極為順手的工具,多次積極參與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洗腦。

9、福州七旬法輪功學員魏金英、余靜,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晚被福州鼓東派出所惡警綁架。當晚半夜十二點前後,惡警分別進入魏金英和余靜的家中非法抄家。魏金英、余靜於六月八日回家。

之後,鼓樓區檢察院代理檢察員是蘇一仙非法起訴余靜,鼓樓區法院法官卓建偉非法審理此案,此人之前已非法判過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福州市鼓樓區法院法官卓建偉對取保候審在家的福州退休女教師余靜非法開庭,當地眾多法輪功學員前往旁聽。余靜向庭內的所有人講述著真相。律師依據憲法作了信仰無罪的辯護,並指出公訴人提出的所謂的證據不合法。非法開庭四十幾分鐘就草草收場了。庭後卓建偉對余靜的辯護律師透露說余靜沒事,可能就是拘役之類的。開庭之後一直沒有結果,半年多後的八月二日餘靜突然在家中被綁架投入看守所,她的親屬和擔保人均未得到任何通知。一個多月後的九月中旬,余靜的兒子回國後,才打聽到余靜被枉判了三年,人已經被送進福建女子監獄了。

三、福州鼓樓區法院惡報連連

福州市鼓樓區法院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在本市各區法院中是誣判大法弟子人數最多的。在非法審判中,有時開庭不通知家屬,或是不允許律師辯護,或是不允許大法弟子旁聽。下面是該法院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審判長和審判員:

審判長 卓建偉 87512076(0) 13906933115 (多數非法審判出自此人之手);
審判員 程文斌 87521849(0) 13905926328 (多數非法審判出自此人之手)。

希望以上人員能認清形勢,「天滅中共」勢不可擋。能儘快懸崖勒馬,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最大限度的善待大法弟子,停止無罪審判。不再追隨中共惡黨,不再為眼前的這點名利繼續迫害修煉人而斷送自己的生命。請記住「善惡有報」!

福州市對大法行惡者相繼患癌症:中國人民銀行福州中心支行紀委書記張漢光,此惡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是銀行系統的代表人物,多次策劃和組織迫害大法弟子,仇視法輪功,現已遭惡報,二零零二年初已被當地醫院診斷為胃癌。

福州市鼓樓區政法委書記兼610辦主任吳文才,參與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上半年組織實施針對法輪功學員強辦洗腦班,在此期間患上肺癌。

多行不義必自斃,現列出鼓樓區法院的惡報連連:二零零二年十月該法院副院長陳長青被雙規。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該法院院長劉瑞廣被雙規。同年十一月二十日副院長遊禮傑和另一刑事庭庭長由可為被雙規,這些人均是單位或部門負責人,同一單位多人遭惡報,望後來者以此為戒,勿步後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