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冤獄迫害致死 郴州退休教師母子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謝麗萍,五十歲,湖南省郴州資興鯉魚江電廠子弟學校退休教師,兒子賀思源,二十一歲,學生,家住湖南省郴州市。丈夫賀雪兆與謝麗萍同在一所學校教書,一家人同修大法,其樂融融。

然而,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謝麗萍和丈夫賀雪兆屢遭綁架和關押,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的賀雪兆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謝麗萍和兒子賀思源通過網絡舉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希望民眾了解他們一家以及更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

下面是謝麗萍在《刑事控告書》中陳述的全家在迫害的部份事實。

丈夫賀雪兆被迫害致死

賀雪兆,出生於一九六二年六月六日,原湖南省郴州資興鯉魚江電廠子弟學校初中物理老師。我們在同一所學校教書。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賀雪兆被中共迫害離世。此前,他遭受了長達六年的殘酷迫害,多次遭綁架、關押,非人的酷刑折磨,曾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和非法判刑八年。

賀雪兆
賀雪兆

1.資興看守所奴工迫害 手露白骨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賀雪兆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在湖北武漢被抓,在資興看守所被關押八個月,每天拉絲做霓虹燈,從早到晚十多個小時,家屬去看他時,發現他十個手指都爛了,深到可以看到裏面的白骨頭。

2.新開鋪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十個月:上抻床、穿約束衣、戴鋼盔帽子

後賀雪兆被勞教一年,由於不「轉化」,不寫三書,被順延八個月,總共在新開鋪勞教所關押二十個月,期間,單位沒發一分錢工資。

二零零零年新年,賀雪兆去老家耒陽過年,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一起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他在武漢被警察截回,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先被關押在郴州勞教所。

當時,賀雪兆是郴州最早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郴州幾十個大小官員對他進行威脅誘惑,他就對他們洪法,講大法的美好,迫害大法不對。

三個月後,賀雪兆被劫持往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警察動用各種刑罰對他迫害,上抻床、穿約束衣、戴鋼盔帽子、手銬。

賀雪兆被超期關押八個月後,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回家。在勞教的一年八個月中,單位沒有發賀雪兆工資。回家後,雖然賀雪兆照常上班,但單位只發生活費每月六百元。

3.非法拘禁在秀流賓館地下室:皮鞭、皮水管抽打、雙手反銬

二零零二年五月下午二點上班時間,賀雪兆在單位再次被綁架,他被資興公安局關到秀流賓館的地下室,雙手反銬在椅子上長達五天五夜,以國保大隊長為首的惡警對他進行刑訊逼供,用皮鞭、皮水管抽、把他雙手反銬向上拉,打出內傷,從皮膚外很難看出,打昏死後,用冷水潑醒。他五天沒吃沒喝沒睡覺。睡著,警察用皮鞭抽醒。

後賀雪兆正念鬆手銬逃脫,開始流離失所的生活。

4.常德津市監獄:疥瘡、飯中拌毒藥、強迫交高額「保證金」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賀雪兆被抓,十二月九日,賀雪兆被資興公安局下逮捕通知書。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經郴州市北湖區法院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同被判刑的有十個法輪功弟子。

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至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賀雪兆被關在郴州看守所一年多,惡警幾次將他拉到一賓館地下室刑訊逼供,用皮鞭抽,用皮鞋踩肚子,將他打昏死後,用冷水潑醒,他始終沒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他父母到蘇園賓館去看他時,看到他雙手雙腳都戴著沉重的鐐銬,吃飯都沒有取下。後被送往常德津市監獄,坐冤獄一年。

從郴州看守所去津市監獄時,大隊長說賀雪兆四十歲的人看著就三十歲,白白胖胖,誰知在津市監獄被關押半年,就病入膏肓。在監獄,三個包夾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他,不准學法煉功,他全身長滿疥瘡,癢的通宵不能入睡,摳下來的痂有幾臉盆。飯中拌毒藥,他一百四十斤健康身體被摧殘奄奄一息,身患重病,肺結核、肝硬化、肝腹水,家人連續去監獄三次要求後,保外就醫,監獄要家屬交三千多押金,臨出監獄,還在違反本人意志下,強行按住他,打了一支毒針。資興「六一零」主任要挾交一萬五千保外就醫保證金。

5.在家中遭監控 監獄中毒發作死亡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回家後,已經是瘦的皮包骨,只有六十多斤。回家後,一天二十四小時受監控,「六一零」的隔三差五打電話騷擾,出門散步就有人、車跟蹤。由於心情壓抑,病情嚴重,身體極度虛弱的賀雪兆這次沒有康復,最後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離世。死前不停拉血,死後七竅流血,屬中毒死亡症狀。

謝麗萍本人遭惡人長期在家中「蹲點」 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賀雪兆勞教一年滿,由於期間不許我去探望,又沒放他回家,我想去長沙看看具體情況。學校以資興市六一零辦不同意我請假為由,不准我去長沙,並派十多人在我家周圍監視。我有三天沒出門買菜,孩子賀思源六歲,也沒有飯吃,後來他控制不了自己,開門去買食物,監視的人一窩蜂衝進我家蹲點,長期住在我家客廳打牌,吵鬧。我在自己臥室絕食三天後,他們強行把我和孩子帶到資興黨校洗腦班。當時有十位大法弟子被綁架。

我們每天被洗腦迫害,有天被迫全部在教室裏看「天安門自焚」錄像,看完便要我們每個人表態,每個人都說是假的,因為「大法不允許自殺,自殺也是殺生」。孩子要上學,被關半個月後,他爺爺奶奶來我家照顧他上學及生活起居。

沒想到這一關就是半年。直到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們十個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才闖出魔窟。在這半年期間,學校一分錢的工資都沒有發給我。

我之後在本單位又被辦了二次洗腦班。二零一五年九月,我又被資興政法委、六一零辦騙至郴州北湖黨校洗腦班非法關押了半個月,強迫我寫三書,給我受創傷嚴重還未癒合的心靈再次傷害。

我家裏的電話,手機長期被監聽。座機被改成其它號碼,我們自己不知道,只能打出去,別人打來時,就打到監聽的那兒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