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肌瘤自動脫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今年一月下旬的一天,我去衛生間,突然發現小便處垂出一個肉團,我當時有點緊張,心想這是甚麼東西?

我以前十多種病,修煉大法後不久早已不見蹤跡。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以救度眾生為重。師父不會給我安排這種病業關,一定是自己心性上有漏洞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製造的假相,不承認這種假相。我馬上向內找,做錯了甚麼事沒?想到今天下午還和同修在談到為女兒搞了一套公租房時很興奮,還顯示說是哪個哪個有背景的人幫忙打關係弄到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找到這一點之後我馬上歸正,心想沒事,管它是甚麼呢,我就用手把那團肉,塞進了小腹部位。開始煉第一套功法,在煉第二套功法時,小腹部位有點發脹,後來開始劇烈疼痛,全身無力,立馬呼吸也變困難,像要死去了一樣,有一種強烈的奪命感。我感到是舊勢力在搞鬼企圖奪走我的生命,我趕緊在心裏請師尊救我!同時思想中發出了強大的正念解體迫害。要當時在我房間裏的同修幫我發正念,當時我穿著棉襖卻汗流浹背,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我一邊強忍著這種難受一邊請求師父,堅持著把輪抱完。奪命感慢慢減弱、疼痛感減輕、再減輕、消失。我也順利的煉完了一至四套功法。

走出生死大關後,我感覺身體進行了一次深層的淨化,感到身體無比的輕鬆,同時也感到非常幸運,感謝師尊挽救了弟子!此時我真正懂得了生命珍貴和重要,人世間我曾經執著和嚮往的已變得毫無意義,活著真好!同時也真正感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修煉人的一思一念,只要念頭有偏差,就可能被舊勢力鑽空子用來決定我的生與死!我對自己修煉的如此差勁很失望。

回想自己近年的修煉狀態,真是對不起師尊,也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眾生。在信師信法上別說是百分之百,有時候在處理問題上基本是常人思維模式,完全忘記用法去衡量,連百分之一都不到。對情的執著,比起修煉初期,不知重了多少倍。記得那時甚麼都能捨下,當時邪惡利用名利情來考驗我,我很堅定果斷的選擇了大法。當時沒有了住處,經濟來源,我心中總記得有個無所不能的師父會給我安排最好的。

修煉了十多年,我現在反而擔心自己的住處,生活問題。女兒近三十歲了,執著她沒成家、沒有房子、工資不高等等。女兒十三歲時我就離開了她,以後她一直隨她爸爸生活,這場迫害使她從小傷害很大。我自己很自責,對女兒有種負疚感,對她的情也就漸漸加重。其實這也是舊勢力迫害的另一種藉口。

《轉法輪》雖然背了五遍,可是運用到生活中來我還是不會。這些執著拖累了我多年,我決定從根子上徹底去掉!我繼續向內找,近年來我感覺不但沒精進,很多方面還比當初退步了不少。比如,當時離婚後流離失所我也很少為自己的處境而擔憂,一心奔波在救人、幫助同修和助師正法的路上,時常能感受到師尊的慈悲和呵護,經常能感受到師父的點化,心中充滿的是感恩和幸福,很少有私情雜念。可這些年來我很少有那種狀態了。師尊講:「甚麼都沒有變,師父還是當初的師父,宇宙的法永遠都不會變。(熱烈鼓掌)只是我們在這場迫害中,這場所謂的考驗中,有的人去了執著,有的人沒去執著,有的人反而增加了執著。這就是在這場所謂的考驗中表現出來的狀態。是你們在變,是大法弟子在變。不向正的方面變,那就向負的方面變,一定的。」[1]是啊,這些年是我變了,變得常人一樣,為私、為我、為情了。與我當初的心性對比,我已經掉下去很深、很深了!

幾天後,女兒拿著手機在看她朋友的全家的照片,叫我去看,因為是蹲下去和女兒一起看手機的,等我起身站起來時,明顯感到那一團我塞腹部的肉團又垂下來了。

我加緊學法,一天至少學三講《轉法輪》加大密度發正念。一次發正念發了三個多鐘頭,堅持每天出去勸三退救人、提高心性,我明顯感到邪惡已經大部份解體。但幾天後表面的病業假相仍不見好轉,而且在惡化。那個垂下的瘤子(我事後去詢問醫生,醫生說是瘤子)開始發炎、並流出髒物和血。坐著不舒服,走路也不舒服。女兒問我是不是要去醫院看看,我馬上回答說不要去。口裏雖然回答的挺堅定果斷,但偶爾出現過幾次去檢查下掉下來的是腸子還是甚麼東西。但是我馬上想到是假相,不要承認它,全盤否定它,就是信師信法。

持續幾天下來,雖然狀態還在加重,我也不動心了,剩下的是需我趕快提高、昇華心性了。這時在這件事上我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幾次躺在床上鼓勵自己起來,走出去講真相。哪怕只勸退一兩個人,也不要間斷。我拖著沉重的身體艱難的走在救人的路上,明顯接收到宇宙眾多生命發來的讚歎和感激,我想流淚,我對不起我曾經對神的諾言、對不起下世到人間的眾生,沒有救度他們,從今以後我會盡我的微薄之力。

因為我還沒有從內心徹底認識根本錯誤, 師尊講:「還有一部份人,不能在修煉中去掉在常人中養成的拉關係、走後門的惡習。」[2]年前,同修要將他兒子的一套公租房轉給女兒住,同修人的一面是幫我們,我知道房子是同修找同修走後門申請的後,我說不能要,可幾位同修都說沒問題,女兒很想要,我也就隨和著,也執著自己有個固定住處(可以終身屬本人住),慢慢有了歡喜心,心想以後不再要寄人籬下了,自己還想出一些弄虛作假的辦法如何把房弄到手直到長期佔有。記得今年過年時,我就講了轉房的事,家人都不同意,當時沒悟到是師尊的點化。

大年初三,表面事情是妹夫年前接了個勸三退的電話,幾姐妹同時向我開火,我只顧講真相,事後也沒向內找深層的原因。初四那天,父親為我說的一句笑話,很生氣,我沒有悟,還是認為他中邪黨毒害深,又對他講真相、揭露迫害。父親更生氣的對家裏人說:看來他們現在做的不是以前那回事了,性質完全變了!十多年來,父親從來沒有這樣污衊大法,他知道大法好。

我心裏很難受,最後我魔性大發和父親、姐妹大吵一場,自己也哭了一場。直到寫這篇文章我才悟到這又是一個被舊勢力迫害的把柄!

病業表象還在加重,我感覺那些天我的思想中是一場場人心與正念的交戰。在另外空間也許的確是一場正與邪的戰爭。我堅信假相一定會消失。邪惡一定解體,學法煉功沒受干擾。幾次打坐都明顯感到自己在一層層往上升,有次在聽到師尊的口訣,深度入定時,元神一下就進入另外空間,有這四個字的空間,又從一個字一個字中穿過進入了定字之中。那也是一個世界,到那後人思想也沒有了,人世間的一切記憶都沒有了,非常美妙。

我是住在親屬家,我不想讓親戚知道我病業假相而對大法產生誤解(因為常人不懂舊勢力迫害這層法理),我就去了同修家住了幾天。同修幫我發正念、鼓勵我,大概是第三天,也是我生日那天,我有點作嘔,沒吃多少東西,那時走路已經非常艱難,下身像要生孩子一樣有點發脹。我也去附近商店講了一會真相,晚上我與同修交流向內找曝光自己很多不好的東西。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去上廁所發現那個肉團自動掉下來了。大約有一寸長,0.8寸寬,呈扁平狀,而且表面已經有小孔,瘤子上端和側面還連著幾根經絡(像樹木的根部一樣),好像整個瘤子刮的很乾淨,像自行脫落一樣,連鑲嵌在肉裏面吸收養分的根也拔了出來。後來浸泡了十多天,瘤子表面的小孔裏還陸續的有血溢出。

當天我身體感到很無力,便躺在床上休息,同修也要我好好休息。我想做個切除手術至少也要個把月才能恢復,可是我躺在床上越睡越發軟、難受。我想,我不又是常人,用常人那套思維方式衡量自己嗎?我一定要起床,幹我該幹的,至少煉功學法是必須的。我吃了點東西,幫同修掃地,同修不停的勸阻。我說我又不是病人,起來精神倒好了,我想去外地同修那,同修說至少歇兩三天去。第二天我又一身輕的走上了助師正法的神路。

我生命是師尊一次次的賜予,我以後的時間是師父用痛苦和鮮血換取來的,弟子一定會萬分珍惜,用在學法煉功、救人上,做好三件事。弟子有決心達到師尊對弟子的標準和要求,用精進來報答師尊,讓師尊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甚麼叫助師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