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們叫我多講講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念大法好,母親生前受益

我父親在戰爭中有七個軍功章,父親百年歸老前病重,打針也不能止痛,我就拿本《轉法輪》給母親叫她念給父親聽。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邪黨迫害後,因我上訪,警察到過我母親家裏恐嚇,母親害怕被迫害就把大法書扔了。二零一零年母親中風被送進醫院,我對她說我沒有太多錢,叫她不停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誠心默念,一個星期就出院了,本來歪了的嘴不歪了,本來半身無力的手腳恢復正常。看她高興樣,我就叫她寫嚴正聲明,向師父認錯不該扔了大法書。她很高興的答應了。

驚雷響,親人讓我多講講法輪功

二零一四年五月,母親過世了。遺體火化後裝好骨灰,姪子捧起骨灰時,突然響了一個驚雷,震天動地,從來未聽過這麼響的雷,隨後一股旋風自天上飛來,繞姪子幾圈後再往天上飛去。

在場所有親人都見證了這一刻。阿姨從不信神,經過親眼見證也相信神了,回家時還大聲叫我多講講法輪功,並和我姐姐一齊叫我複印大法書給她們。連不願見我的姐姐的女兒也三退了,和我像有說不完的話。

丈夫的轉變

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我因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抓捕,回來後被單位無理開除公職。在艱難的情況下我堅信師父,在幾次被非法抓捕中,絕對不說師父半句不好的話,在謊言和奇異的眼光中,我沒有多說甚麼,只憑著正信去講清真相。

丈夫因為聽信中央電視台散播的對法輪功的栽贓污衊,對我非常害怕,整天配合六一零做家庭特務,向他們彙報,這是單位職工對我說的。我不斷實修和歸正自己後,二零零五年在我一次放下人心後,丈夫把我所有資料裝在一個袋中,按以往是要去交給六一零立功的,但這次卻拿了一本《九評》和真相小冊子看,還當面告訴我他在看《九評》和小冊子。我幫助他三退和嚴正聲明後,他還對我說,叫我不要去發小冊子,有蹲坑,讓他去發放。我見他每次裝幾本小冊子入褲袋出去投入信箱。

後來丈夫遇險時得到了福報,去年的一天早上,丈夫不停叫我的名字,我走過去一看,見他臉色很青、在倒抽冷氣呢,我就知道是那些看不見的東西來取命了,我在心裏說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家人,請師父加持。沒過多長時間,他就不倒抽冷氣,臉色正常了。通過這件事,他也體驗到法輪功的超常了。一次有個保安報警,倆個警察來家查問我是不是去發真相小冊子了,被丈夫罵走了。等我回來,他把這事告訴了我,我告訴他發小冊子不犯法,去市場買菜時市場口不是很多商家發小冊子嗎?丈夫很認同,現在一有事就會默念「法輪大法好」。

家公也是地道農民,做過村長,知道共產黨那一套整人手段,很願意跟我講他被共產黨整過的過程。我的所有親人都知道,我走到那裏,小冊子就會跟到那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