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轉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我的岳父今年七十五歲,退休之前在我們家鄉那個邊陲小縣城工作,前二十年在稅務局工作,後二十多年則在縣委做邪黨黨史研究。

那裏屬於邊遠山區,經濟落後,信息閉塞,如果你沒有一個公職,那幾乎就只有做點小生意或做農民這麼兩種生存選擇。在中共統治下封閉與壓抑的社會裏,大多數人只能為生計而庸庸碌碌過一生。然而,我岳父卻可以說是那裏少見的一類人。

這麼說是因為,大家都承認其貌不揚的他有才。他寫得一手好字和好文章,鑽研過中國歷史,精通中國古詩詞,又學過武術,個子不高但臂力過人,可以說是能文能武。談起事情來有自己的見解,不人云亦云。他也因此而心高氣傲獨斷獨行。這就註定了他在共產黨的體制內成為另類,所以一輩子在工作上沉浮起落懷才不遇。對自己的際遇他倒也泰然處之,工作之餘,把幾乎所有的精力與微薄的收入都投在了收藏錢幣與奇石上。他對家人比較冷漠和自私,對幾個女兒沒有盡甚麼教和養的責任,與夫妻雙方兩個大家庭的親戚都關係不好。

中共無端對大法迫害的第二年,他成了我岳父。我和妻子在外省的異地工作和居住,我因講真相而在居住地被非法關押迫害兩次,岳父都知情但卻從來不跟我提這些事。對我向他洪法與講真相,他不願深入了解,說自己一輩子研究共產黨,對共產黨的本質瞭如指掌,但對大法他不干涉也不鼓勵。其實,像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那樣,他還是受到了中共謊言的毒害與欺騙,刻意與大法保持距離。對於他長期不接受大法真相不願退黨,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有點無計可施。

轉機出現在二零一一年新年期間。我們回家鄉去過年,岳父卻因為多年的高血壓突然惡化而且兩條腿痛風發作,已走不了路,整日躺在床上呻吟度日如年。

我結合自己十幾年的親身經歷再次向他講述大法對身體健康的神奇功效,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告訴他邪黨黨員身份給他生活及身體帶來的危害;也提醒他正視自己大半生對家人的虧欠與傷害,善惡有報及得失之間的關係,勸他趕緊退黨並反省自己對家人一切不好的所為。終於,他接受了我的勸說,答應退黨,也同意我把家裏收藏的毛魔頭徽章及各類雕像都丟掉。這並不容易,那可是他得意的半生的收藏。他也答應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段時間後,他被家人送到了省城最好的醫院繼續醫治。檢查結果是他體內有幾處血管已被脂肪阻塞,必須做搭橋手術,否則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手術如期進行了,在胸腔被打開之後,卻出現了意外,他身體的真實健康狀況比事先診斷的要差的多,手術完全不能實施,醫院只好把他的胸腔原樣縫合,甚麼也沒做。這把全家人都嚇壞了,大家都很擔心他馬上會有生命危險,但為他著想,對手術失敗這件事全家人統一口徑瞞著他。

沒想到,在醫院沒得到任何實質性治療的他卻奇蹟般的從此逐步康復,從坐輪椅到拄著拐杖可以自己慢慢走動,最後竟然又恢復了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還連續兩年到省城的小女兒家裏過年,一家人也因此而輕鬆不少,家裏出現了以前少有的融洽與歡樂。對他身體健康的好轉全家人都驚嘆不已,但只有我真正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他同意退黨所獲得的福報,雖然讓他念「法輪大法好」上他還沒有完全放下觀念,每次我提醒他時,他嘴上答應,但實際上並沒有太用心。即便如此,他也得了福報了,畢竟他在人生最重要的大是大非問題上做出了關鍵的選擇。家裏的其他人對這一點也並沒有完全的贊同,或者說他們持半信半疑的態度。人真的太迷了,很難輕易放下觀念與現實。

二零一四年九月,岳父的病再一次復發,因痛風兩條腿浮腫疼痛難忍,在當地醫院治療一段時間沒有效果後,被救護車又送到了省城的醫院。

他住院兩天後,我借出差的機會去探望他,看到他躺在病床上呻吟,兩腿腫脹僵硬,胡須邋遢,整個面部的五官因疼痛擰在一起,翻身、大小便全部要家人或護工幫忙,飯幾乎都吃不下,受的罪真的很大。

詢問過他的病情與基本的治療安排後,我再次勸導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既可以降低他的痛苦,還會讓他的身體得到真正的康復。我也向他強調了作為曾經受益於大法的人,必須要有感恩之心,真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請岳母不時敦促他,他們都答應了。

十三天後,我們被告知岳父出院了,又能自己拄著拐杖走動了。我們都很高興,就藉著十月一日長假回去看他。

在省城的小女兒家,岳父很高興的跟我們說了這麼一件事:在他入院後做全面檢查的時候,檢查結果顯示他有一個腎已接近壞死,基本無法改善和治療,所以醫院就沒有對此做任何醫治和處理。但在他做出院前檢查時,新的檢查結果卻顯示,腎的病症消失了,腎機能恢復了,甚麼原因,醫生完全無法解釋!

我祝賀他又獲得了福報,提醒他要記得大法的美好,把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持下去,他誠懇的點頭。

兩天後,在我們準備返程之前,岳父卻一再說想出門去醫院看望一位也到省城來住院的老朋友,家裏人都因擔心他而反對他外出。詢問他原因,岳父說,他想把自己這次住院的神奇經歷告訴他的老朋友,想勸說他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可真是好事。因我沒有時間去送他而且其他家人又不同意他外出,所以,我建議他可以通過電話去告知他的朋友,他同意了。他能這麼做,我知道他內心是多麼認可大法的超常。

今年過年期間,我去台灣旅遊,從台灣法輪功學員那裏拿了兩個精美的護身符。當我把其中一個給他時,他非常驚喜的接受了,還自己比劃著把護身符放在胸前,打量著如何把護身符掛在脖子上。

大法一再給岳父帶來幸運和平安,他對大法的美好已經是心悅誠服和真心認同了。岳父因誠念大法好而得到福報的事在親戚與朋友間越傳越廣,越來越多的人因此而了解了大法的真實情況,改變了以前對大法的錯誤認識,這真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