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讓警察背回一麻袋訴狀

——針對人心再檢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近期,本地派出所警察普遍找訴江的法輪功學員,搞所謂的「回訪」。從表現出的不同狀態看,也是針對不同的人心來的。當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這種安排,不管甚麼表現,就是正念否定,並發正念清除這些因素。

有個同修,被迫害的很重,該同修在寫訴江狀時,聽說郵局不給郵,急得直哭,說:「我就是背著訴狀去北京,也要告大魔頭。」這次回訪時,先是兩個警察到她家報信:「你先把東西放一放,一會來人。」

一幫警察到她家時,該同修歷數這些年被迫害的事實,句句講在理上。一個警察頭說:「好,就在家煉,我們也沒說不讓你煉呀?」然後一揮手,一幫人走了。

還有個同修,派出所打電話讓她去,她去了,見好幾個同修都在場,有的要給照相,要給錄音,屋裏亂哄哄的。有個警察拿出她寫的訴江狀,問:「是你寫的吧?」同修說:「是。」「誰讓你寫的?」警察問,同修說:「我自己寫的,公民有控告權,就是讓別人代寫,也不犯法啊!」

警察問,「你為甚麼要告江澤民呢?」同修說:「我父親被迫害死了,有冤還不讓訴嗎?」警察說:「咳,你告啥江澤民呀?你接著告,應該控告迫害你的人。」幾個在場的警察也哈哈的樂:「就是呀,應該接著告。你說你們整的,光你們的訴狀,我們就背回來一麻袋。」之後,讓同修回家了。

還有個同修,四個警察到她家裏,一進屋,同修就給講真相,警察說了幾句話就要走,同修說:「別忙著走,我給你們拿上真相資料。」說著,拿出四個裝有大法真相內容的播放器,每人送一個。「回去好好聽一聽,能得救的。」

還有一家老倆口,都訴江了,派出所警察讓老太太去,老太太回來後,又後悔了,說:「我給警察也沒講明白,下次再叫我去時,一定把老頭子帶上,老頭子腦血栓都煉好了,讓警察看看,這法輪功到底好不好?」

還有個同修,警察拿出他寫的訴江狀,同修馬上問:「我寫給兩高的訴江狀,怎麼到了你們手裏?你們有兩高的委託調查書嗎?如果沒有,就是違法的,公安部門怎麼能插手兩高案件呢?」接著,給警察講為甚麼訴江?講冤情,講大法真相,提醒警察不要助紂為虐。

一個警察還沒聽完就想走,並說:「我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只是領導讓我們來看看。」同修雖然做的堂堂正正,但事後說:「還是有些激動,語氣善心不行,爭鬥心強,不夠標準。」

個別同修怕心重,一聽說警察上門找,緊張的不行。結果,另外空間邪惡就嚇唬她:好多警察到她家裏,把大法書也拿走了,之後又叫到派出所,又照相,又讓寫三書的。警察問:「你撤不撤訴?」當然,同修雖然有怕心,正念還有,說:「不撤訴。」之後,警察讓她回家。

從警察所謂「回訪」看,同修在對待上,不同境界表現出的狀態也不一樣,深刻的體會是:修煉人的境界,不是嘴上說出來的,關鍵時刻你做的咋樣?那才是境界的真實表現。有的同修心態祥和,真正是為了救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是無私的,是為他的,效果就好。而有的同修給警察講時,情緒激動,雖然講的都是「理」,但心態不夠好時,效果就不大好。

寫出本地幾個例子,供大家借鑑,請同修以法為師,在修煉的路上成熟自己。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