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出擊 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中午回家,我哥說派出所人找我,我就想,起訴江澤民的案子終於有了眉目,藉機給派出所人講講真相

下午兩點我去了派出所,兩點半左右,派出所人來了。見了面,他就問我,知道叫你幹啥來的嗎?我說是不是起訴江澤民一事?他說:是,你知道就好。他說你們有甚麼資格起訴江澤民,有用嗎?我說,江澤民在執政期間,對我進行一次勞教兩次判刑,迫害的我妻離子散,精神和肉體上遭受了非人的摧殘,我沒有資格誰有資格?我最有資格起訴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應當受到追訴。

他和另一個不知姓名的警察氣勢洶洶的說,你起訴江澤民是要被拘留的,你如實說這些資料哪來的?你有點兒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還要起訴江澤民。我說,你們敢拘留我,你們拘留是非法的,控告江澤民是我的正當權利,你敢拘留我,我會控告你們的,我不是犯人,我又沒有犯甚麼法,你們不要這種態度和我說話,也沒有權利問我說這些資料從哪來。別說江澤民現在就是個普通老百姓,他就是現國家領導人我也敢起訴他,因為這是作為我一個公民的權利。再說法律依法辦了江澤民,你們不是也解脫了嗎?你們不是也不會被動地參與迫害了嗎?這是在解脫你們哪。

在這中間有同修給我打的電話,我接電話,他說誰給你打電話,誰讓你打電話的,來這裏手機應該是沒收了的,我有權沒收你的手機。我說:你沒有權沒收我的手機,我又不是犯人,你憑甚麼沒收我的手機。

他說把你哥的電話給我讓你家裏人來做你的思想工作。我說我哥的電話,你憑甚麼要?目地是啥?你不能干擾我家人的正當生活。

解體背後邪惡後

這時候他們的態度就開始轉變了,說不用坐在甚麼椅子上了,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茶吧!他們說他們也是迫不得已,運城市把這封信交給他們處理,你寫的地址是我們派出所管轄範圍,我們也沒辦法,讓我配合一下寫個保證。我不寫,也不配合他們的詢問。我又給他講了法輪功在國際和國內的情況,他說他們也看明慧網的內容,我就勸他們快點三退保平安,他們笑了笑說:趕緊走吧。

出來時他們在門口悄悄對我說,我今天給你哥打電話,讓他給你通風報信,思想有個準備,讓你躲一躲,沒想到你來了。我們以後不會主動去迫害修煉法輪功的人了,你這個事我這次給你壓下來,不會再去找你了,就是上面真的有甚麼命令我也給頂回去。下午五點的時候我就出來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沒有怕心,就是想著應該讓他們知道起訴江澤民是順天意,也是結束迫害法輪功的最好辦法。

個人體悟

在這個對這些在無知中起到幫兇作用的警察們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們不要對他們講的太高。他們其實很多人也是不明白法律的,不知道他們是違法的,只知道聽了領導的命令是對的。當你把這些東西一一的在正邪較量中都講給他們,當他明白他們是在幹違法的事,而且以後是要追究他們責任的,他們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你讓他們幹壞事,他們也不會去幹了。當他生命真正明白過來的時候,沒有背後的東西參與的時候,才更容易明白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