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銷售工作中的體悟法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我在媒體中做銷售僅僅半年多的時間,把自己的一些體悟寫出來,希望和同修交流在法上共同提高,也以此督促自己勇猛精進、保持良好的修煉狀態配合好媒體,救更多的人。

無私無我的狀態投入媒體

我加入媒體銷售的想法非常簡單,我們的媒體需要有人去做銷售。同修們告誡我說,很多精進的同修都幾個月不開單,我自己帶孩子做銷售不可能,都來勸阻我。可我想:我在常人中是做媒體工作的,師父造就我這些技能就是用到證實法的項目中的。所以在同修們的一再勸阻下,我還是加入了媒體,做了媒體最急缺的崗位──銷售。

就在我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在臨近我上班的地方,開了一家全天八小時的幼兒園,而且是免費的,寒暑假都不休息,這樣我上下班把孩子放下,可以全天來專心做銷售了。一切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只要弟子能按照法的要求做。

抱定這純淨的一念,我的銷售業績在師父的加持下,一直比較穩,第一個月就開了幾個小單,第二個月就自己獨立出去簽單,業績上萬了。每次見客戶都要開車一個多小時,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自己去見客戶,我一點也不心慌,因為我堅信師父就在身邊,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呵護弟子。整個過程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弟子心性到位,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第一次是電話中約到一個客戶,當時是週五中午,她答應下午2點可以面談,我趕快整理好材料出發,本該一個小時的車程,我走了兩個小時,我知道是邪惡干擾,我先歸正自己:我去見客戶是為了救人,沒有利益的心,沒有任何私念,任何不在法上的念頭都不是真我。既然我是去救人,那邪惡就不配干擾。我一邊開車一邊發正念,因為堵車開的慢,到不堵車的時候就開的特別快,有一個急拐彎的地方非常危險,換成常人可能真的會翻車,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三點二十分,我才趕到客戶那裏,遲到一個多小時,客戶趕著要上課,只留給我二十分鐘的談判時間。我穩住「心」,求師父加持,一定要把這單簽了,這對客戶的生命是最好的機會,她的生命會得救。客戶聽完我介紹後說,先放這裏吧,考慮一下,時間太倉促,她沒法做決定,急著要上課去了。我馬上想:大法弟子時間不能白白浪費,你正好有廣告需求,就今天簽了吧,就不用再耽誤大法弟子時間了。結果我就這麼一想:她馬上說:「那行,你幫我寫合同吧。」我趕快寫了三個月合同,她當即就簽了合同,交了全款支票。整個過程只有二十分鐘──弟子心性到位,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第二次是和一個客戶第二次見面約簽合同,趕上週五幼兒園放假。我和一家同樣帶著四歲小孩的同修住在一起,平時每天我負責接送兩個孩子上下學,每週一兩次我見客戶時,同修負責接送。這次事先和同修說好了週五要見客戶,請同修幫忙照看孩子。可是當天早上要臨出門了,同修阿姨忽然表示她要出門,照顧兩個孩子忙不過來,我當時一聽就知道同修是在找理由推辭了,我馬上非常警覺是邪惡在干擾,我當時心性很高、非常善意的去理解同修(其實是師父看我警覺了,師父把我的心性推到位的),我想同修阿姨年紀很大,帶兩個孩子力不從心,每個人心性不同、容量不同,我不能拿自己的標準去指責同修。我沒有任何埋怨,心裏很坦然的說:那我就帶上孩子吧。當我這一念一出時,我感覺師父在另外空間鼓勵了我一下,我就更加警覺了,不要上邪惡的當。就這樣我帶著孩子去了辦公室,為了不打擾其他同修工作,我把電腦留給女兒看動畫片讓她保持安靜。我只帶了兩張價格單去見客戶。

去了以後,客戶就提出,她先生不同意,嫌價格高,她先生很不屑地說,比老美電台都貴,不簽這合同了。我知道是邪惡在背後搗亂,我沒承認,沒動心,繼續一邊跟她談一邊發正念。這時她提出要聽聽其他商家做的廣告效果,可是我的電腦留在辦公室哄孩子呢,我甚麼也拿不出來。我的人心想返出來,想埋怨同修,平時我付出那麼多,每週就這一次最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卻袖手旁觀,覺得自己委屈,為自己鳴不平,但是這一念很弱很弱,弱的還沒等它出來,我就抓住它了,我否定它不是真我。我在法中歸正自己,心想客戶要數據、要例證都是常人的辦法,我是大法弟子走的是神的路,那一套在這裏行不通,也堵不住我今天簽合同證實法的路。我求師父加持,純淨自己一思一念,沒有對同修的埋怨、沒有對自己付出的不平衡、沒有對缺乏談判技能的擔憂,非常純正就是來救人的。我感覺客戶先生背後有很多黑乎乎的東西,我知道是邪惡在操控不讓他簽,我沒害怕,對邪惡打出一念:「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1]然後我的慈悲心出來了,心想:我也不是來賺你錢的,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對大法真相有那麼固執的偏見,今天這合同要不簽,你們就很難有機會去接受真相了。就這念頭一出,客戶說:那好吧,就簽了吧。就這樣合同簽了,也付了全款。

客戶要的我甚麼都沒有,客戶先生說英文我也聽不懂,可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就儘管去修就行了,心性到位,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這次簽單我也感覺,另外空間對媒體銷售真是虎視眈眈,銷售也真的要純淨的像「透明玻璃」一樣,在師父的加持下,這單才能簽進來。而且一思一念都要保持高度警惕,不能懈怠,任何時候任何考驗冒出一點人心,邪惡就有理由干擾。

還有一次和一個做門窗的客戶第一次見面,見面前電話裏談的挺好,見面後談的也挺好,我也比較放鬆覺得今天簽單應該沒問題,這時,客戶接了個電話,說他做的門窗尺寸量錯了,他馬上叫來他的助理質問怎麼量錯了,電話那頭又說是老闆自己量錯了。老闆有點著急,我當時只是在旁邊等、靜靜的聽。後來我忽然覺得不對,是邪惡,一定是邪惡在搗亂。我馬上發出一念:都是假相,我今天是來簽單來救人的,任何邪惡不配干擾,滅掉它。結果我打出這一念後,老闆馬上笑了,對著電話那頭說,哈哈,搞錯了是吧。掛了電話進屋繼續和我談。最後簽了三個月,付了全款。出了門上了車,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弟子只是保持正念,跑跑腿、動動嘴。

還有一次,驅車去一個客戶那裏,信心滿滿地去了,結果坐了一小會就被客戶拒絕了。出來後,自己在車裏哭,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太重了,銷售已經很難了,可是做銷售的我還要自己帶孩子,接送孩子、帶她學法、照顧她生活,自己面對一切生活問題──做飯、洗衣、油鹽醬醋的;景點沒有年輕人,我工作的地方離景點很近,我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就利用中午吃飯時間去景點講真相救人。每天很努力去做三件事,上班從不和同修閒聊,抓緊時間打電話找客戶;每天還要擠一個小時練專業。我的時間排的滿滿的,每半小時之內做甚麼都是安排好的,只要一個環節沒做好,一定會影響下一個環節的。覺得自己這麼努力了,怎麼給媒體賺一分錢就那麼難呢?我哭著跟師父說:師父太難了,弟子縱然有三頭六臂也……後面的我沒往下想,因為我忽然意識到這一念不對了,我就是有三頭六臂的大法弟子啊,師父看我行才選擇了我,再難也有大法弟子能走的通的路。想到這,我不哭了,擦了擦眼淚告訴自己,再難也得往前走,就是要給媒體掙錢,去救更多的人!

就這樣,我在心灰意冷、滿腹委屈的狀態中趕快從法中歸正,想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抱著「救人」這一念去做吧。於是我又開車去了另一個客戶那裏,結果他辦公室鎖著門,我想不能放棄,打電話繼續約他,約到了中午請他吃飯,我見了他就和他講真相,我所有的思想和念頭都放空了,就是抱定「媒體銷售救人」這一念,我就是來救人的,沒有任何所求。最後,他跟我簽了三個月合同,一次性付了款。同修說,他那麼大的老闆不在乎那點錢,看你一人帶著孩子做銷售不容易才簽的。我不承認,我堅信,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我的銷售業績連續兩個月保持在銷售團隊的前三名,當我拿到相對較多的銷售提成時,我決定把生活費以外的錢捐給電台。我覺得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和孩子夠生活以外的我一點都不想多拿,我不是來掙錢過常人生活的,掙了錢就該用到救人的項目中去。

師父告訴我們:「辦媒體幹啥?救人。你別忘了,你是要救人,辦好媒體的目地也是為了救人。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2]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弟子只想去救人,照師父說的去做好。

結語

我悟到在海外,邪惡對大法弟子的經濟迫害,其實是大法弟子的這顆「怕經濟迫害」的心、承認了邪惡而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們應該堂堂正正的去證實法,去掉這顆「怕經濟迫害」的心,以一顆純淨的救人的心去做每個項目,碰到矛盾就修自己,把遇到的一切事情都當作修煉,時刻記住「不是工作是修煉」[3]。在每個環節中,修掉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妒嫉心、利益的心等等人心。我們真能做到,師父就一定會為我們做主!說到根兒上,還是信師信法的程度問題。

如果我們做不到,邪惡就會無孔不入的干擾,還會被安逸心帶動,不知不覺中走了邪惡安排的路。媒體項目中都是修煉人,個個都是有主見的王,碰到矛盾是用法衡量別人還是找自己,這是個很大的挑戰!如果做好了項目配合就會很好,如果都向外指,那我們就容易深陷其中被各種人心帶動,被邪惡間隔,最終影響業績,其實耽誤的是「救人」的事情。

我告誡自己,要堅定的走好師父給安排的路,紮紮實實的修,師父講過:「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1]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有力的做好救人的事情。

層次有限,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