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向我鞠了一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二零一四年九月一號清晨七點四十分,我登上了去濟南的列車。

一進車廂,發現我的座位對面坐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伙。我主動搭話,「噢,我今天和小青年搭伴前行,真幸運。」小伙子微笑著點頭回應。

八點整列車鳴笛啟動了。交談中,了解到我們的住地相隔不到百里,他父親在鎮政府工作,母親退休。他上有哥姐,都有穩定的工作。

我讚揚他的父母把他們姐弟三人拉扯大不易,你們晚輩應該好好孝敬父母。中國古人說祖輩積德行善,為後輩造福。所以你們有這樣的好家境。小伙子很認同。很快話題轉入傳統文化和法輪功。不想小伙子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臉馬上沉下來,把頭轉向一旁,說:你別說法輪功,我一聽這三個字就反感。

我笑著輕聲的問他:「那是為甚麼呢?煉法輪功的人惹你了?還是傷害你的家人了?」「都不是,我就是討厭他。」我知道他中邪了。

我說,「如果你從來沒有接觸過煉法輪功的人,也沒看過法輪功的書,卻這麼討厭他,那一定就是聽信了中共媒體的造謠宣傳,所以……」

「那你就是煉法輪功的了?」小伙子怒視著我,並不時掃視著列車走廊裏的乘務員。

「我有許多親朋好友都煉,所以我了解法輪功真相。」為了安全,我說。

「我們家可沒有那樣的親戚和朋友。我當兵剛回來,不願跟你談這樣的話題。」小伙子扯起身邊的毯子蒙頭躺下,再次表示不願跟我談下去。

我不為他的表現所動,繼續說:「咱們都是老鄉,可不能跟著電視媒體瞎跑,共產黨搞假、惡、鬥,造謠誣蔑法輪功,現在就連普通老百姓都知道,那些電視、報紙、廣播都是江澤民集團編造出來的。你想想,九二年法輪功就開始洪傳,現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修煉法輪大法。唯獨江澤民集團打壓……」

我還沒說完,他「唿」的一下坐起來:「我在部隊專門搞這個,我哥在派出所也專幹這個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共產黨不讓煉,你們偏和國家作對,尤其那些老太婆真是又可氣又可憐……」

噢,原來如此,我很平靜地說:「說白了,其實你們是在被江澤民利用著。法輪功講『真、善、忍』,提高人的道德,使人心向善,軍隊應保國衛家,卻被利用來迫害、鎮壓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這是人民的軍隊嗎?這個政權正常嗎?」

他狡辯道:「不鎮壓老百姓,國家怎麼能安寧,你們法輪功反對共產黨,就該鎮壓。」接著他又語無倫次誹謗師尊。我一看他的邪勁上來了,我馬上發出一念:打出法輪封住他的嘴。一會兒他就跑廁所去了。

回來後,他說:「你肯定是煉法輪功的。前幾天,我碰到一個老太婆,見面就叫我退黨,我準備揍她一頓,你說是不是共產黨養活了咱?」

「不是,是老百姓養活了共產黨。中國人,包括你,都在養活共產黨。」我立即回道。

「我退伍是黨發給我八萬多元錢。」他辯解道。我糾正他:「是老百姓供養著國家的軍隊,孩子呀!是老百姓發給你的錢。」

他無語,又倒頭躺下了。

我繼續說:「你剛才說到勸你退黨的老太婆,你想沒想過,她為的是甚麼?共產黨掌權以來,利用各種政治運動整死國人八千萬,共產黨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僚利用所謂對外開放、發展經濟貪污腐敗,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把個國家搞成甚麼樣了?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上天要滅它,法輪功學員把這個天機告訴人們,讓好人別跟著它陪葬,孩子呀,你說……」

他再次坐起來,臉色由陰轉晴,注視我說:「大姨,你說下去,我睡不著了。」

「章丘站到了,下一站就是濟南站了。」聽到列車乘務員的提醒,看著眼前這位血氣方剛的青年,我說:「孩子,論年紀你做我的兒子還小點,你剛踏上社會,很多事沒經歷過,你回家問問你祖輩就知道了。你和你哥哥真的是被共產黨、江澤民欺騙和利用了,利用你們的單純和衝動,攻擊誣蔑法輪功以及李大師,當你真的了解了真相的時候,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他站起來,拿起背包,轉過身向我鞠了一躬說:「大姨,我知道了,我再也不罵他(指師尊)了。」我接著說:「你是個善良的人,退出黨團隊,就是個有福份的人。

小伙子向我揮了揮手告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