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膠州劉淑英、潘繼麗母女控告元凶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2015年8月16日,山東膠州市法輪功學員潘繼麗和劉淑英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今年40歲的潘繼麗是一位個體經營者,她的70歲的母親劉淑英已經退休。母女倆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江澤民集團迫害。

劉淑英在訴狀中敘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

我曾在山東膠州市印刷廠工作,因工作和家務太累導致我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關節炎、腸炎、婦科病等等。因工廠裏的活幹不了,廠長讓我回家不讓上班了。1996年春天,我到妹妹家去打封閉針,妹妹是醫生。姐姐也來了,叫我煉法輪功,她聽人家說法輪功能夠治病,有煉功的說她一身病,煉了法輪功都好了。1996年4月,我有幸得到這大法,那時鄰居說「今晚要放李洪志老師講法錄像,你來看吧」,我說「好啊」。從那以後我就跟他們一起學法輪功。

以下是劉淑英自述被迫害的經歷:

1)1999年10月,我和另一名同修、女兒一起去了北京,想把個人煉功身心受益的情況向中央領導反映一下。在一家小旅館住下了,晚上11點多被敲門聲驚醒,來了4、5個人,把我們的身份證搜走,將我們看起來。第二天被膠州駐京辦事處的人接到膠州駐京辦,送回膠州。在膠州中雲派出所將我非法關押幾天後,又送到拘留所將我非法拘留12天。

2)2000年10月,我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便衣把我抓到車上,拉到密雲一個大房子裏。裏面有很多大法弟子,當地來的人說江澤民撥款五億蓋的房子,專門關押法輪功的。後來又轉到一個地方,進去先檢查,全身脫光檢查,內衣內褲全扔垃圾桶,只准穿外衣。全是水泥地,沒床,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

2000年10月,膠州610和/或國安人員,在我不在的情況下,非法闖入我家,非法查抄,強行拿走了我煉功學法用的大法書籍、音象資料。

3)在密雲被非法關押期間,沒吃沒喝,第二天被接到膠州駐京辦。又送到中雲派出所,在膠州中雲派出所,幾名警員問我怎麼去北京的,我拒絕回答,他們就讓我蹲著,連續10餘小時,從晚上8點到早上6點,一夜不許睡覺,並揪我的頭髮,進行逼供。被非法關在鐵籠子10餘天。2000年10月,膠州610和/國安人員將我非法勞教三年,非法關押於濟南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至2003年4月份。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4)我在濟南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殘酷迫害。坐馬札背監規,雪地裏凍,不讓睡覺,警員利用其它類型勞教人員進行拳打腳踢。還被強迫參加高強度勞動,不加班情況下,一天勞動10個小時,如果加班,要幹到晚上10點到12點。有勞動指標,完不成不讓睡覺。沒有任何報酬。並要求每天寫感想,白天幹活,晚飯後,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強迫洗腦。警員隨意進行呵斥。因強迫勞動,導致高血壓達到190,嘔吐了一星期,飯食不思,渾身無力、酸痛。手痛、胳膊痛,還得強行參加勞動。完不成的指標被強加到他人頭上。

下面是潘繼麗(劉淑英的女兒)的受迫害經歷:

1)1999年10月4日我和媽媽(劉淑英)還有一個鄰居同修結伴去了北京,住在一個旅館裏。夜裏,我睡得正香,突然門被打開了,闖進4、5個人,就像作惡夢一般,我嚇的一時反應不過來是夢是醒。隨後他們抄、搜,把身份證抄走,同修被叫出去一段時間,隨後就把我們拉到了一個地方,天亮膠州駐京辦來接了我們,送回了中雲派出所關了幾天我因為年小,就把我放了,媽媽被非法拘留了12天。

2)2000年10月還是為了證實大法,和同修一起又到了北京,感覺到處都是便衣,烏煙瘴氣,空氣都壓抑的慌。回到膠州後,爸爸說:「你趕快出去躲一躲吧,他們來找過你了。」我就去找同修一起走,結果剛到她家樓下,就看到她被兩個婦女架著,後面跟著當地派出所的幹部(張路森),當時把我也一起抓了。我這才注意旁邊停著的是輛沒有牌照的普通麵包車,他們抓好人怎敢用警車呢?!

3)我和同修被關在膠州派出所的一個關壞人的小鐵籠子裏,不到一米寬,就像個狗籠子!用來關我們修真善忍的好人!過了幾天把我們送到了膠州張家屯洗腦班。這裏是偏僻農村,一間間平房,水泥地,我們就睡水泥地上,後來同修及家人知道了我們的去處,送來了棉被,才鋪上了層棉被,有的同修就睡在草墊子上。很小的一點地方擁擠的睡了6個人,胳膊是落不下的,平躺著是一種奢侈,睡覺是休息,這個是遭罪。同修都開玩笑說:「擠擠還暖和」。白天有幾個小保安看著我們,不准說話,四壁空盪。每天就是坐著或傻站著,到院子去給他們幹活,叫放風活動活動。吃飯就是小餅、饅頭,有鹹菜很少不夠分吃的,嚥不下去喝白開水。偶有男同修被看著不順眼拖出去挨打或被銬在樹上。和我一起的小姑娘就被大冬天晚上銬在樹上。

4)這期間有邪警來挨個提審我們。問我是怎麼修煉上法輪功的。1996年我才21歲,媽媽因為一身病有緣得了大法,身體神奇般好了,然後受益的她自然讓自己的孩子也跟著受益。每週三天哄著我去給他們這幫老頭老太們念書聽,因為他們多數都不識字。結果在給他們念書的過程中,我發現大法的「真善忍」真的是真理,世間一切為人處事都應遵循「真善忍」去做才對。那樣世界一定是和諧美好的。還有許多迷惑的問題在書中都找到了答案。還有李洪志師父要求弟子應該向內修,遇到問題找自己,這特別的觀點也吸引了我,感到了正的能量。於是我慢慢走進了大法修煉,「真善忍」深深植入了我心中。我時刻按照大法的標準去衡量自己,與人為善,做事說話先考慮別人能不能受到傷害,心胸越來越寬廣,吃虧也不計較。自己越來越快樂。特別是在工作中,我的工作崗位貪錢非常簡單,別的同事都心照不宣的幹。修煉前我也跟著幹,修煉以後明白了法理,堅決不幹了。身體方面,我的媽媽從一個病號到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三年了沒有吃一粒藥,而且改了和我爸天天吵架的脾氣。

5)「那如果政府允許你煉功的話,你煉不煉?」「那當然煉。」然後就讓我在筆錄上簽字。我也不懂這是迫害我的證據,就在上面簽了字。

6)後來,被關押的同修不斷有人被送去勞教。預感到自己也有可能被勞教,就想辦法逃離了那個洗腦班。和我一起逃走的同修有5個,後來她們一直在外流浪,有家不能回。

7)那是一段無法忘記的逃亡的經歷,無法安定輕鬆的生活,活在緊張恐懼中。有家不能回,家裏只剩老父也不能聯繫。終於我忍不住給家裏老爸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挺好報個平安。就在打完電話的第三天,我就被抓了。

8)卑鄙的邪警順著電話摸到了我的同學那裏,我去同學那裏告別,正逮個正著。他們穿著便衣,告訴房東我是經濟犯罪,告訴我同學是來請我去工作的,告訴我是帶我回家照顧我孤苦的老爸的。(媽媽被勞教三年,哥哥被軟禁,我流亡在外)。沒收了我的BB機,妄圖抓到我的「同修」,然後把我送到了杭州看守所,其間飯都不給我吃。

9)在杭州看守所關押了一夜。第二天下午來帶走我返青。在路上,張路森告訴我:「潘……,你不用打譜想跑,我帶著槍。隨時可以開槍!」一個小姑娘動用三個大男人,帶著槍。還有手銬,晚上睡覺時就把我的手銬在床把手上。

10)回到膠州,天真的我一直嚷著回家:「你們不是說讓我回家照顧我爸爸嗎?怎麼把我關了籠子裏,讓我回家!」沒人理我,到了第二天一早,來了一個邪警說:「潘……準備一下把你送濟南去」「不是讓我回家嗎?我回來了我爸爸都不知道」「你趕緊通知你爸給你送衣物來,送你濟南去勞教。」

11)到了濟南,先體檢,結果檢查出我是乙肝攜帶者,勞教所以此病傳染為由堅決不收。

12)我又被帶回了膠州派出所那個狗籠子。很快老爸來了,所長說:「老潘,拿上3000塊錢,就讓你閨女回家照顧你。善良老實的父親信以為真,回家湊了1200元給了所長(沒有任何收據),但我還是被送走了。

13)又送回洗腦班,這回把我單獨關在一個屋子裏,把門、鎖都加固了。這回更沒有自由!其中當時的紀檢委副書記劉某某,打我一耳光,把我從椅子上一把扇到了地上,眼鏡片都掉在地上摔碎了,他還很恨,又把我的鏡架扔到火爐燒化了。我被打的暈頭轉向,一動不動的在地上坐,說不出話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