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終於回到老家見公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八年春得法的,也算是個新學員吧。

那年我病的很重,上不了班,連飯也做不了,一動就眩暈,在當地醫院輸了六天液,也不見好轉。去北京協和醫院拍核磁共振。在等結果的時候,朋友夫妻來看我,並送來了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光盤,他們告訴我:好好看看,身體能恢復健康。我在以前也聽說過法輪功,但具體是怎麼回事我還真不了解,只知道中共不讓煉了。我當時病的很重,心情不好,說實話,也並不相信看看光盤就能祛病。但是這次朋友介紹的多一些,我就想:試試吧。

我在沙發上躺著看師父講法光盤,看著看著就睡著了,醒來已經講過去很多了。我就這樣斷斷續續看完了第一遍。最後一盤有五套功法的演示,我跟著學。當煉到第二套「法輪樁法」的最後一個動作──兩側抱輪時,我看到右前方濛濛的有東西轉,我趕緊停下來坐下,這時感到有點兒噁心,就找了個塑料袋吐了兩口,仔細觀察黑黑的,和平時吐的不一樣。因聽了一遍法,就想:是不是消業呀?又想:吐的是不是剛才吃的藥呀?自己確定不了,我急忙給朋友打電話,朋友告訴是「消業」。我聽後很興奮,從此以後也愛聽法了。

過了幾天,朋友又送來了《轉法輪》,我就找自己感興趣的內容看,知道了這是佛法修煉,按「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可是自己悟性太低,心想:我也不想成佛,我就想祛病健身,還是把書送回去吧。我和丈夫去了朋友家,想告訴他們我的想法。但不知為甚麼,我又改變主意了,把書又拿了回來,還拿了其他幾本大法書。

回來我就如飢似渴的看,越看越喜歡。以後朋友又教了我煉功動作,就這樣我就走入大法修煉了。朋友成了同修(我稱同修甲)。

在這一個多月裏,我學法比較多,但煉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藥還在吃,五月一日單位領導叫我上班。我身體也好了,上就上吧,上班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單位同修乙交流,乙說:您都看到法輪旋轉了,您咋還懷疑呀,快修吧。同修丙又說了發生在她身上的神奇事。我也結合自身的變化在琢磨:看書就能使身體發生變化,使身體健康,這不是佛法是甚麼呀!這不就是佛法嗎!所以由半信半疑到徹底相信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一日,我們一家三口被公婆趕出了家門。原因是我家妯娌大嫂接了婆婆的班,成了正式職工。我對這事總是耿耿於懷。在這次分家產的時候,我據理力爭。當時家裏找了五個人,有村書記、村主任和公婆關係好的何二叔,還有兩個同姓的本家哥哥。有四個人站在我的立場,認為我對,村主任和一位哥哥竟和公公吵了起來,認為他們對我太不公了。我當時委屈極了,氣的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整天逢人便說,逢人便講,公公不願意我到處說,家醜不可外揚,終於在這天「戰爭爆發」了,─把把我趕出了家門。在這十年裏,我提起這事就激動,沒少和丈夫吵架,並決心一輩子不回老家。

現在我修煉了,師父讓我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我想我首先得從家庭做起。想是想,要做到還真是不容易。我得法第一年下決心回家,可到時候就又打退堂鼓了,一想到回家面對他們的面孔,馬上想到原來他們對我那樣絕情:在還無住處的情況下,逼我十二點以前必須搬家,不搬就砸。我當天只好先搬到一同事家。一想到這我就不想回去了。所以第一年只是有回去的想法,並沒有付諸行動。

第二年快過年了,同修甲說:回家一趟吧,我和丈夫的媒人也勸我回家過年。那幾天學法時我看到四次師父的這段法:「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1]我覺得這是師父的點悟,我必須放下人心,闖過這一關,平衡好家庭也是在證實大法的美好呀!

現在我每逢過節都回家看望二老。今年我還給婆婆請了一本《轉法輪》。家庭更加和睦了,全家人其樂融融。

當然,我修煉後無病一身輕,和丈夫的關係越來越融洽了,不計較個人得失,能做到路不拾遺,儘量做到處處為他人著想,不行賄、不受賄(拒收學生家長的購物卡)。每一個故事的背後都有一個修心,磨礪自己的過程也是心性提高的過程。我真心希望身邊的朋友們和中國大陸的所有民眾都能夠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分清善惡,選擇光明和美好。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