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腰間盤突出 煉功三天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四十三歲,是二零一三年五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我雖早明大法真相,也支持妻子修煉大法,但自己卻不修。直到去年四月得了腰間盤突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煉了三天法輪功後就痊癒了,我終於走進大法修煉。

我的妻子是零四年開始修煉的,當時,中共媒體造謠宣傳污衊法輪功,我也是受中共造謠假相矇蔽者之一,開始時對妻子修煉加以阻擋過,可沒能阻攔的了。後來看到她身心巨變,加上妻子不斷的跟我講真相,並看到她這十多年來身體好好的,沒吃過一粒藥,我相信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法輪功的一些書籍和真相小冊子、傳單、《九評》、《解體黨文化》等我都看過,知道了中共如此的邪惡,它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自從我認清中共的面目後,不論妻子做任何有關證實大法的項目,我都支持她,並且我還經常利用幹活的機會和別人講真相,我在工地幹活,是五項帶工的工長,儘管前幾年邪惡還很猖獗,但我所接觸的人,甚麼工長、領導等,都知道我妻子是煉法輪功的,我經常和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共產黨的邪惡,勸他們三退,而且把三退的名單拿回家,給妻子上網聲明。

我的家庭也非常和睦,生活條件也一天天好轉,由原來的兩間小草房住進了一百多平方的大磚房,兒子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這我深有體會。

下面我給大家講一下我死裏逃生的真實例子:

二零一一年,我和妻子去五常牛家附近她老姨家,去參加她妹妹的婚禮,當天把新娘送走後回來,下午老姨說啥不讓走,說吃完飯再走,一些親屬都在,她三姨的兒子把麵包車放在院內,大家在屋裏吃飯,我沒吃完就走出去,上了院內的車,我根本不會開車,喝點酒覺的新奇,一踩油門不知怎的車自己飛快的就開出院內,順大門飛向道邊,我想掌把也不聽使,車飛向道邊有個老姨夫打苞米用的鐵架子停住了。車轂轤磨的直冒煙,沒好聲的叫,把鐵架子撞走了形。這時屋裏人聽到稀里嘩啦的撞車聲,都跑出來了,有的都嚇哭了,他們到跟前打開副駕駛車門,一看是我,以為車都撞壞了,人也夠嗆了,不死也得傷的很重,大夥都在猜疑。

我當時嚇呆了,慢慢的走下車來,奇怪,一檢查毫髮未損,連皮都沒刮破。可車前的大燈、風擋玻璃都撞碎了,左車門子都變形打不開了,在場的人都說,真是福天,人沒傷著比啥都強,車壞了能修,真是撿條命!雖然那時我沒有修煉,可我心裏明白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使我躲過了這一難,在此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腰間盤突出 煉功三天痊癒

我在去年四月末去中醫院看一個病人,本來身體不是很好,可在醫院呆了大半天,就有些支撐不住了,家裏親屬讓我順便檢查檢查,拍個片看看,等片子出來,結果是腰間盤突出,長骨刺,疼的我一身汗,買些藥坐車回家,在村邊路口下車,想走到家,慢慢的走了幾步,就說啥也走不了了,疼的簡直不行。

我就給妻子打電話,這時妻子在同修家幫忙做飯,因同修的女兒要結婚,接通電話我說讓她來接我,我走不了了,等妻子走到我跟前一看,我疼的根本走不了路,她就把我背起來,一直背到家,放在床上,我想躺下,都得試著慢慢的躺,這時疼的我放聲大哭,心想:「這不完了嗎?這回這麼重,眼看活要下來了,不能幹活怎麼辦?而且還要妻子照顧。」一看見我這樣,妻子說:「不啥你也跟我煉功吧,何必遭這罪呢」,我沒有吱聲,便痛苦的閉上眼睛。

第二天同修聽說我的情況,來到我家勸我,讓我也煉功試試,舉了不少煉功好病的實例,我點頭同意了,決定煉法輪功。

晚上我在家躺著,來了兩個同修,加上妻子,叫我起來煉功,我說不行,我煉不了,起不來,幾個同修就鼓勵我,說能起來,沒事兒,我試著真的起來了,我們一起煉五套功法,我都堅持煉下來了,同修說我臉煞白,而且臉上和身上全都是汗,現在才知道一個是自己的病太重,二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煉完功果然好多了,不那麼疼了,也敢活動了。那位同修說你要煉三天就能好,我說不用三天,一天就好了。第二天就真的不疼了,好了。連煉三天,我的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不幾天,工地活下來了,我能正常出去幹活了。在工地雖然沒有時間煉功,可我在心性上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有時接觸人方便的情況下,我還能和他們講真相,心裏不斷發正念。在常人的大染缸裏時時提醒自己,不被帶動,不做違背「真善忍」宇宙法理的事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