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交流稿是修煉的一部份

——被女兒退稿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參加第十一屆大陸法會交流的草稿寫出來之後,給女兒看了。女兒也是大法弟子,她說寫作沒有提高,而是倒退,提出退稿。

寫作水平的倒退是心性在往下掉。我向內找,原因在哪呢?真的不像前一段時間勤於動筆了。為甚麼?寫東西苦哇!不像打印資料時甚麼都不想,腦子可清淨了。寫東西費時啊,用了一定時間寫出來,媒體不一定用,豈不浪費時間呀!印真相幣,印一沓用一沓……而且,只要一進入寫作狀態,徹夜通宵是常事,修煉的規律很快被打亂。我才意識到,這都是人心哪!怕吃苦,怕影響了自己。

圖省事,要清淨,短淺、狹隘……裏面藏了這麼多東西呀,都是私,女兒沒說出來我還沒去找自己呢!

回想一下,過去寫東西的時候沒這麼多想法。記得大陸第一次心得交流時我投了稿,幾天後,天目看到師父在讀這些稿件。看到我的稿子時,先是笑著點點頭。我挺高興。師父看到後面時,嘆了口氣,搖搖頭,把稿子放到不能發表那一摞裏了。我心一下沉下了,很洩氣。但那一瞬間,我修煉的問題,清清楚楚的看明白了。在羞愧得無地自容的同時,感激師父,痛哭流涕。而且高興、洩氣不都是人心嘛,師父在利用一切機會讓弟子提升啊!同時師父的這句法一個字一個字的呈現在眼前:「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1]

那是第一次大陸法會,從此以後,我每次都參加,不在意發不發表,在意不能失去師父給每一位大法弟子修煉提高、維護大法修煉形式的機會。

今年是第十一屆法會,我心裏都非常明白,正法的形勢推進到了對邪惡清算的這一步,還能有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下大陸大法弟子開這樣形式法會的機會嗎?不能留下遺憾,那是再也找不回來的。我真的想寫好。

僅從寫交流修煉體會來講,就是修煉哪!不落窠臼,跳出思維框框,還有多次寫體會形成的經驗,這不也是在修嘛!家庭中的矛盾風波、孩子的教育引導、對老人、對丈夫、搬家等等,太多了;在單位,有過交往或矛盾的人和事,太多了,怎麼提高心性、兌現承諾的。在社會環境中,包括迫害中,遇到的各種參與迫害者、過程、經歷,講真相的各種形式,太多了;和同修的配合中,多少人心暴露出來,一樣的尖銳,怎麼走過來的,太多了。哪裏不都是正法修煉純淨自己的環境啊!而哪件事情中,師父不都是直指人心呢!誰不都是從常人中一步步拔出來的呀!

正巧,剛學完師父《各地講法二》,師父說:「你們不要小看了你們的法會,那是大法弟子們在整個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2]

我一下想到了,應該不是想到的,而是打進來的:「選擇」!是啊!高層修煉就是選擇,在每件事上。選擇了參與交流會,師父已經給安排好了下面要走的路、要修下去的東西。現在擺在眼前的就是參與寫好交流稿。沒有甚麼說的,只有做好、寫好。

看看,一篇草稿下來,就意識到這麼多人心和執著,真謝謝女兒同修給我退稿,而且,還提到了文字裏黨文化的因素、寫作套路。寫交流稿就是修哇!而且非常玄妙,沒有止境。

這些天,明慧網天天有文章催促大家動筆寫體會,每年我也寫過這樣的文字,希望同修都來積極參加法會投稿。今年沒有寫,好像不知道再說甚麼了。我身邊有位同修很實在,她說:「師父讓做的,神給指的道,明慧網又告訴了,不走?傻!當年上北京證實法,誰也沒說北京遠哪,沒有錢買火車票哇,天安門在哪找不著呀,都去了!這寫個稿子比上北京還難嗎?咋就不能證實法啦?後悔藥沒處買。」

這位同修不是文化人,可說的真是理兒。不參與,師父怎麼辦呢?在這點上只能是空白。退到最後一步,即使不會落筆成文,說出來,同修記錄整理,都是大家整體配合的一次機會呀!都說走師父安排的路,這可不是嘴上說的,眾神都在看著呢!

寫到這,我聽到了宇宙中有一種聲音:師父安排大陸大法弟子都參加修煉交流法會,你走師父安排的路了嗎?你是師父的弟子嗎?維護大法,包括這種修煉形式,你維護了嗎?參加法會時遇到的矛盾、困難你克服了嗎?這中間應該吃的苦你吃了嗎?需要整體的配合你哪去了?你為成熟的修煉形式做了甚麼?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因素在質問大法弟子,也在給師父聽。

積極的修,主動的做,師父也在看著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