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源──感恩大法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

一、大法師父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一九九四年,我五十二歲,一身的各種慢性病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感覺我的生命就像將要熄滅的燭光一樣,正在這時,我得到大法了。我一邊看著《轉法輪》,一邊被書中的內容所震撼,太好了!我一下明白人為甚麼活著──返本歸真,為甚麼有病──業力所致,還有那麼多在人世間迷濛不懂的,找不到答案的,都有解了,我就煉法輪功了!

這時,一種新奇的感覺出現了!我的病患處到處旋轉,膝蓋、後背、肘、腰周身轉。當時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真神奇啊!是大法師父給我下法輪了!涼氣呼呼往外冒,涼氣冒過,一股熱流周身竄。僅僅三天,我就像變個人,單位同事都驚訝,有說我像剛從浴池出來,還有說做美容了,他們只看到我的表面變化。在我的心裏,對師父的感恩,那是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關節炎、膽囊炎、心臟供血不足、腸炎……一掃而去。我體會到身輕體健,我感覺到生命的活力!

從此《轉法輪》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修煉就是我生命的唯一。

二、修煉大法使我去掉魔性

我原來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而丈夫是一個「扎一錐子不出血」的人。在家裏,只能聽見我大吵大嚷,我總是看不起丈夫所言所行,有時他的一句話,能把我氣半天。我說:我的病都是你氣的!我的家真是陰陽反背,常鬧「地震」啊!

我修煉大法了,在家裏、在社會上,都得做一個符合大法要求的人,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從改變自己開始。

開始很難,我力求在外人面前,不指責丈夫的錯,背後還是叨咕沒完,叨咕完還後悔。我怎麼就改不了呢?多少年來,我不斷的後悔、不斷自責,改改犯犯。

「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1],我感到師父的法是在點醒我。世風日下的今天才出現陰盛陽衰的現象,不合天道,我必須歸正!在不斷學大法的過程中,我學會怎麼修自己──向內找,看別人的長處,找自己的不足。

就這樣,老伴的優點顯露出來了,我說他時,他總不吱聲。我說:「你怎麼不吱聲?我說的都對麼?」他說:「我吱聲,那不得打起來嗎?」我想要是反過來那真得打起來。幾十年來,老伴的言行一幕幕都浮現在眼前。

那時老伴承受的太大了,付出的太多了。年幼的子女,生病的老婆,繁重的工作,他從不叫苦,任勞任怨。從早晨佝僂身軀煽動冒煙的爐灶做飯熬藥,到晚上工作到深夜,備課、給學生批改作業等等,都像電影膠片一節節在我眼前放映。

我想這麼些年,我怎麼把這些都忘了,痛悔、自責的眼淚不由自主流下來。從此,看老伴順眼了,沒那麼多毛病了,自然沒那麼大脾氣了,家庭和睦,陰陽平衡,不鬧「地震」了。

是師父的大法使我發脾氣的魔性去掉了,因為師父看到了我要真修向善的這顆心。

三、大法師父給我一個祥和的家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變化非常大,我感覺自己越來越年輕,從不想自己是七十二歲的人了,經常有人說我真年輕,我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啊!」

從前,病魔折磨我近二十年,給家人帶來痛苦,女兒六、七歲時就要承擔做飯、餵雞的家務。隨著心性的提高,我的身體越來越好。我承擔家務了,鼓勵家人學法煉功,丈夫、女兒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我的十口之家,七人走入大法修煉,一直走到今天,大家配合默契,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全家人都能用大法衡量一言一行,遇到矛盾找自己。

有一段時間,大女兒修煉上懈怠,我很著急。「你怎麼不學法?」女兒生氣了,我也不高興了。娘倆彆扭一天。

師父讓我們遇到矛盾找自己。我找到自己的「情」重,所以沒有慈悲,一句話中反映出責備、埋怨、不善。第二天,女兒好了,交流中也找出自己不讓人說、證實自我的心。

未修大法的兒子和女婿都支持學大法的家人,都配合講真相救人。就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最殘酷時期,他們都堅定的站在大法一邊!真是家庭和睦,其樂融融。

四、感恩師尊保護、加持

剛得法時,師父就給了我很多無比珍貴的東西,一直在保護我。那時,我把「真善忍」三個字寫到黑板上,向學生洪法。我還沒講完,有幾個學生舉手要發言,一個說老師身上有個罩,跟著老師走;一個說教室裏有彩虹;一個說教室裏有大圓盤(其實是法輪)轉,黃色的、綠色的,五顏六色的……

從我得法至今,師父一直在加持我,呵護我。師父說;「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2]

師父不僅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淨化了我的靈魂。師父還給了我一個祥和的家,我們全家都沐浴在佛光普照中。感恩師尊!唯有精進,再精進!跟師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