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叛逆少女:重見生命中的曙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明慧記者孫柏、蘇容高雄採訪報導)眼前的昕芸,清秀、善體人意,看著她,實在難以相信這個乖巧可愛的科技大學多媒體資訊傳播系新生,幾年前曾是個頂著怪異髮型的叛逆少女。

法輪大法讓她拋棄了叛逆期一些不好的嗜好與習氣,走上精進修煉、返本歸真之路。昕芸說:「法輪大法讓我重新看到生命的希望和美好的未來,是我生命中的曙光。我們家因為修煉大法而和諧快樂,因為修煉大法,我讀書更認真。」

圖1:就讀大學一年級的昕芸,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參加高雄講真相活動
圖1:就讀大學一年級的昕芸,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參加高雄講真相活動

乖女孩的叛逆期

昕芸小時候曾經跟著媽媽修煉過法輪功,那時,她是父母、師長都很放心的乖女兒。最初跟媽媽一起修煉法輪功時,昕芸在上國小二年級,當時因認識的字不多,學法像讀單字,她並不太了解意思,但昕芸知道任何日常生活中的事都要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學校,師長、同學都很喜歡她,是一個熱心服務、品學兼優的孩子。昕芸喜歡煉功,她說是因為可以演示給別人看,讓人們看了很喜歡法輪功,就覺得很開心,也會跟著媽媽參加法輪功學員的遊行等弘法活動。

可是到了讀國中時,昕芸變得叛逆性很強,幾乎脫離了修煉。那時,她愛逛奇異的網站,喜歡奇怪新穎的東西,模仿網站人物染頭髮和剪一個怪異的髮型,覺得這樣很流行、很酷。後來甚麼亂七八糟的網站都去看,個性也開始孤僻起來,喜歡一些抽象的畫,昕芸說:「人家覺得奇怪的東西,我當時就覺得很有興趣去看;國二時,情緒低落到不想學法煉功,幾乎脫離了修煉,成績也一直往下掉,在課堂上睡了兩年;國三時都在畫畫,但是沒有學正規基本功,畫素描亂畫一通,感覺人生沒有目標,看不到希望與未來,現在想起這些都覺得不寒而慄。」

重返正道的轉機

看著女兒離修煉越來越遠,叛逆得令人擔心,昕芸的媽媽很努力地協助女兒改善現況,她知道只有法輪大法能從根本上改變人。本來,昕芸考上台南一所公立學校高中部的美術班還沒去報到,剛好台灣雲林一所栽培正統藝術人才的學校在招生,去那裏要修煉法輪功,學法、煉功,媽媽建議昕芸報考。昕芸心裏忐忑不安:「我這麼不長進,師父還會要我嗎?」她心裏既期盼又擔心!

猶豫了一番,昕芸還是報考了。考試時,她發現有一群已經在這學校國中部就讀的學生,也參加升高中考試,他們人手一套工具箱,站得規規矩矩的,滿面開心的笑容,昕芸說:「感覺這些同學都很平和,氣質很好。」

考美術科時,欣芸很緊張,滿腦子空空隨興而畫,猛然轉頭一看別人的畫,「哇!我沒看過這麼細膩的畫,為甚麼他們的畫都這麼有感覺,很細膩很美、很正統。我當時很吃驚,我的畫根本就是小孩子的畫,很難看,我就趕快修改。看到他們的畫中有亮點,我就拿出橡皮擦,擦出一個亮亮的東西,就這樣毫無頭緒的完成,心裏受到很大震撼,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接著口試,主考老師說,「我們學校男女有別,燙頭髮、染頭髮、交異性朋友都不行,不能接受的舉手。」昕芸本能地舉手,大家眼睛似乎都在注意這個叛逆的考生,昕芸說:「那時候我覺得我好像沒任何機會念這個學校了,但其實我內心是很期待能考上。」

那年暑假,媽媽安排昕芸和妹妹一起去參加藝術學校的夏令營,接受正統藝術的薰陶,每天學法煉功是必備課程,昕芸驚訝地發現,這些修煉法輪功的同學很不一樣,他們的內心讓人感覺是那麼清純、愉快、很平靜,不會有那種想偷偷跳出牆外看外面世界的不安份。

畫畫和玩遊戲是夏令營的課程,昕芸說:「我感覺我在接受正統的東西,也在分解腦袋裏變異的思想。每天畫畫、讀《洪吟》、看歐洲文藝復興的影片,五天下來,我感覺我好像畫了一張很不一樣的畫。結束前,指導老師問我要不要來這裏讀書?我的潛力可以備取。」

昕芸說:「因為在夏令營每天有煉功課程,我回到家裏也自然地主動煉功。當煉第五套功法時,眼前看到法輪在旋轉,內心一震,怎麼有這種事情發生,是不是師父還要我這個迷失的弟子?突然又看到一個宇宙天體,很多星星,法輪飄下來了,像一道光芒,好美好亮,我好像知道自己人生的目標是甚麼了。」

看到陽光和希望

後來藝術學校通知她被取上了,昕芸說:「我很開心,感覺終於找到落腳的地方,像從小路突然轉到大路上,看到了陽光,看到了希望。」開學時,當她行李放好時,感覺很開心很踏實,以前那種無根、隨興墮落的日子將消失。

從此昕芸穩定地學法煉功,學習正統美術,一掃以前變異的形像,清純乖巧,善體人意,父母對她不再擔心了,她自己也覺得像脫胎換骨一樣的變化。

圖2:昕芸重新恢復學法、煉功,高中時就讀台灣雲林一所栽培正統藝術人才的學校,每天練書法。
圖2:昕芸重新恢復學法、煉功,高中時就讀台灣雲林一所栽培正統藝術人才的學校,每天練書法。

心性昇華

修煉法輪功,除了學法煉功,日常點點滴滴中提高心性也是非常重要的。昕芸重回修煉路,當然少不了在心性上的磨煉。

在學校打掃衛生,昕芸是負責撈水溝的。有一次下雨天,她就想不要出去撈了,因為還要打傘、拿夾子和提水桶,會被雨水淋濕,但有一位同學叫她去撈水溝,她那時候心裏很不情願,但也只好去撈了,不過心裏憤憤地想:「她又不是衛生股長,為甚麼老愛管我?」沒過幾天又下雨了,昕芸真想躲起來,免得又被同學看見,沒想到偏偏又被她發現了,這位同學很不給面子地從教室後面喊到前面叫昕芸去撈水溝,昕芸很生氣地站了起來想要回嘴,但忍了下來。

在撈水溝時,昕芸突然想起師父《心自明》那首詩,眼淚不自覺地嘩啦嘩啦流下來,「很多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在為提高我們心性而安排的,我應該為此感謝這位同學,為此而高興有這個提升的機會才對。那天回到教室我好開心,好像自己又進步了,以後完全沒感覺這同學是找我毛病了。」

昕芸還說:「在家裏,之前媽媽如果叫我去洗碗,我就會有怨氣:覺得為甚麼媽媽都袒護妹妹,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就會洗碗了,為甚麼妹妹就不會去洗,就一定要叫我洗。妹妹做錯事情我就會數落她,而且幸災樂禍。」

圖3:昕芸(左)與母親、妹妹(右)合影
圖3:昕芸(左)與母親、妹妹(右)合影

透過這一段走回來修煉的日子,昕芸天天學法,觀念上有了很大的改變,她說:「現在我覺得妹妹年紀小,媽媽叫我做也是應該的,我如果不做,那媽媽也是很辛苦。若有時候妹妹做錯事情,我就會用比較緩和的口氣分析給她聽,並且鼓勵她,因為我想到師父的經文〈苦其心志〉,也想到《轉法輪》裏小和尚的故事。」昕芸誠懇真心地對待妹妹和承擔家事,現在彼此之間很和氣,家庭氣氛也變得很好。

昕芸的爸爸是一家通訊公司的老闆,從事水電專業,因為家裏還有其它生意,爸爸剛開始以工作忙碌為由不跟著修煉,漸漸的看到母女三人身心的變化,爸爸也開始看《轉法輪》,也會跟著參加每週地區性的集體學法,有證實大法好的活動的時候,爸爸會出力氣幫忙布置或當招待人員。

現在,昕芸有空的時候會寫真相信寄給中國大陸的有緣人,有時也會在媽媽打電話講真相的時候,在旁邊發出一念,希望這位有緣的中國人了解法輪功真相,有個美好的未來。現在昕芸心中有法,每天容光煥發,日子過得很充實快樂,昕芸非常感恩師父和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