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市法院開庭 律師要求「公訴人」迴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九日】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河北省邢台市橋東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法輪功學員郝香堂,法官是馬軍驍(女)。北京律師郭海躍為郝香堂做無罪辯護。

郝香堂沒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情,僅僅因為要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就被邢台市高開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並被實施坐鐵椅子、電擊、熬鷹、用螺絲刀刺腳心、用樹枝抽腳心等等酷刑折磨、刑訊逼供三十八天。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法院開庭不到十分鐘,律師申請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法官幾次詢問是否先繼續開庭,另外開庭啟動這一程序,律師幾次回答聽從合議庭的安排。合議庭合議之後繼續開庭,公訴人問了郝香堂幾個問題,但是起訴書上並沒有這個公訴人的名字,於是律師要求公訴人迴避。法官再次宣布休庭,讓律師先回北京,甚麼時候開庭另行通知。

當天在法院的正門側門及街道兩旁布滿了警察、便衣和610人員,如臨大敵,特別是有便衣拿著照相機肆無忌憚地跟蹤拍照。有人直視拍照的便衣,使拍照的便衣自知理虧地把鏡頭轉向,並自找台階說「玩兒的、玩兒的」。

四十八歲的郝香堂先生,大專文化,沙河市西葛泉人,原沙河市棉紡廠技術員,是廠裏公認的好人。因為信仰「真善忍」,郝香堂曾經遭到當局非法拘禁、勞教,一度流離失所,他的妻子也因屢受驚嚇被迫與他離婚。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郝香堂乘坐邢台到沙河的101次車到終點站時,被兩個便衣警察綁架到邢台市高開區公安分局。副政委李建農、國保大隊長劉東波為首的一幫警察用樹枝抽打、撓郝香堂的腳心。第二天,警察繼續刑訊逼供,對郝香堂實施電擊酷刑,問他住在哪裏?經常和誰聯繫?從誰那裏得到資助等?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從七月十四日到十七日,在國保大隊辦公室,郝香堂的雙手雙腳被警察銬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沙河市國保大隊的副隊長侯守紅和另外一個沙河市公安局的人,用樹枝抽他的腳心、用螺絲刀刺他的腳心。持續了一宿之後,高開區國保大隊教導員王煥芳和沙河城刑警中隊隊長郝慶波用電棍電郝香堂。

七月十七日,警察王煥芳、劉東波把郝香堂帶到沙河城刑警隊,當天晚上,國保大隊長劉東波在逼供的時候,再次對郝香堂使用電擊酷刑,郝香堂被迫害的只能趴著,不能躺著。七月十八日晚上十一點多,開發區公安分局一個局長夥同劉東波、王煥芳等幾個警察竄到郝香堂的住處進行非法抄家,警察搶劫了三個筆記本電腦、四個打印機、現金三~四千元、真相傳單和大法書籍。抄家後警察曾經把郝香堂帶到東汪派出所非法關押了十五天,施以「熬鷹」酷刑,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讓郝香堂睡覺。

郝香堂經歷多次酷刑逼供後,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被非法關押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高開區國保大隊警察將搜集的所謂證據提交到邢台市橋東區檢察院,妄圖以此來構陷郝香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郝香堂的律師到橋東區檢察院,要求查閱郝香堂案子的「卷宗」,檢察院說該案證據不足,已退回國保大隊讓其重新偵察。這讓那些囂張慣的警察很是惱火,索性撕下遮羞布,不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不經過橋東區檢察院問詢、起訴,直接將構陷郝香堂的假材料轉到了邢台市橋東區法院妄圖立案。

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北京律師來到邢台市橋東區法院了解該案的情況,法院說還沒有立案,不能「閱卷」。隨後律師便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探望郝香堂,得知在非法關押期間,檢察院的人從來沒問過郝香堂,也沒有收到任何起訴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