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學法小組成立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在這十六、七年的修煉當中遭到了兩次迫害,一次在馬三家,一次在瀋陽女子監獄,它們都很邪惡。但是我心中一直有師父的法,終於走過來了。回家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參加了學法小組。

在二零一三年冬天的一天早上,在早市大街上看見了一個老同修,這時我手裏正拿著一本新台曆,就迎上去問那老同修:你要不要台曆?他說:要。就把台曆接過去了。我想平時找都找不著他,這回遇到了,這可能是師父安排的吧(我以前聽說這個老同修總好打麻將)。我得跟他說一說,問一問他還學不學法,我說:「大哥啊,你現在還學法嗎?」他說:「我學呀,我一天還學兩講呢。」我又接著問,我說:「你參加學法小組嗎?」他說:「沒有。」這時,他毫不猶豫的說:「要不你們到我家去學吧,你去把她們找一找,下午就到我家學。」我一聽老同修這麼痛快,讓我們到他家去學法,這可是難得一求的事。我說:好啊。我就去找那兩個同修,告訴她們下午到老同修家去學法。結果找來了一個同修。我們三個就成了一個學法小組,我們開始學《轉法輪》第一講,我們念了一段法之後,老同修挺驚訝又帶高興說:「我這耳朵怎麼能聽見了,我以前都聽不著,這回你們念的師父的法我聽到很清楚。」我說:這是師父把你的耳朵打開了吧。老同修很高興。學完了法,我們就決定一星期去幾次。結果他老伴不同意了(他老伴是常人),看我們去他家學法時間長了她害怕,就不願意我們去他家學法。

有一天又到了學法時間,我去了,去到之後一按門鈴不響了。老同修看他老伴不讓我們去學法,就和他老伴賭氣又去打麻將了。我們真是心裏不好受,我們向內找找自己,還是有沒做好的地方。

還有一次我去他家學法,他老伴一看我去了,把門呼一下關上,把我關在門外,我想這也是給我過關哪,我不能走,必須把門叫開,於是,我就在門外說:「大嫂啊,大嫂唉,你把門開開讓我進去,我有話要跟你說,都是我做的不好,你別生氣。」我給她道了歉。之後她把門打開了,讓我進去了,她看我挺誠懇的,她後來也承認了自己做的不對,不應該把門關上不讓我進屋。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一段法,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就這樣我們的學法小組一直堅持在學。通過學法也一直在找我們的不足,在不斷的磨煉著自己,也在不斷的提高著自己。

這個學法小組是師父安排的,師父給開創的,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做好。

註﹕
[1] 李洪志先生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