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 圓容師父所要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們學法小組於二零零一年六月成立,同修B提供了方便條件,我們在她家學法。同修們都非常珍惜、自覺維護這個來之不易的學法環境,排除各種干擾,互相促進;學法點也促進了同修們堅定精進,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救度更多眾生。

我們這是一個將近二十人的大組,一般上午學法,中午發正念,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我們一般採用面對面的形式講真相、發神韻光盤,配合以真相粘帖等。小組同修的年齡從六十歲至八十二歲,雖然年齡偏大,但「三件事」卻誰也落不下,在證實法、救人的過程中, 每個人都有體悟和故事。

同修A:在集體學法中去掉怕心

在學法點上,我就是個受益者。以前自己有怕心,在溶入這個整體中後,怕心去掉了。這幾年風風雨雨的,特別幾位年齡特別大的老年同修,不管甚麼情況,紋絲不動,心不動。一看這些老同修都這麼穩當,我的心也就隨之穩當了,也逐漸的沒有了怕心。我體會到,只要心念正,師父就把怕的物質全拿掉了,有甚麼風吹草動都不會被帶動。以前做真相不太積極,現在我做真相就是日常生活不可分割一部份。

有一次到外地辦事,二十多天才回來,到一同修那去看看。知道了現在大家都在做營救同修的《關注函》的事。同修隨手就拿出了一大摞子,大約有六十多份,而且還說的很詳細,講了重要程度,並要一家不落的送到。說那一摞是給一個同修留的,但那位同修這兩天不一定能過來了。我就悟到:這不就是看我要不要嗎?這是師父給的機會,證實法的事怎能不做,怕這麼多發不出去,那就是有怕心、有顧慮心,不難怎麼配大法弟子去做呢?就鼓足勇氣向他要了過來。出去發了。發之前我先發正念,我心裏對眾生說:眾生啊,這個東西很重要,你們必須要看看。誰也不許干擾我發放,誰也干擾不了我,都好好在屋裏呆著,誰也不許進進出出。對眾生說完了,我感到自己忽然高大起來。就邊上樓邊發正念,一點怕心也沒有,一戶不落把《關注函》發完,沒受到一點干擾。我體會到,只要念正,一切事情師父都管著呢。弟子正念一足,其它事情師父就都給做了。

一次去樓裏往牆上貼A4紙的大真相粘帖。一個四十多歲的人上樓來,正撕著真相粘帖呢。一般在樓內做真相最不喜歡的就是遇到這種情況。躲不過去了,來的肯定是有緣人,要不碰不到,也不能怕啥,那就給他講真相。我就迎上去,給他講清各種真相,並給他講「三退」的事,他都接受了,並做了「三退」,一再表示感謝。這樣,沒錯過一個眾生得救的機會,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繼續去貼我的粘帖。

一天下雨,我外出講真相,看到一老太太,正在看一堆芸豆長到學校的圍欄上,還自言自語道:「怎麼都不長呢?」我就湊過去說:「是氣候不好,現在氣候變異,天災人禍頻繁,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噢。」「這都是中共逆天叛道、反天反地的結果。一百年來,它壞事幹絕,誹謗打擊神佛,各種運動等殺害至少八千萬同胞,敗壞了人的道德……所以天要滅它,退出它的黨團隊組織,抹去曾對它發過的毒誓,才能在天滅中共的災禍中存留下來,並有一個好的未來。」老太太不太相信:「你們怎麼能和黨和國家對著幹呢?」我就給她講「425」真相,講江XX的小心眼。她說:「那麼大人物怎麼能小心眼呢?」我說:「中共官僚大部份都是表面光鮮,內裏敗絮,江XX能力不如一個小科長,心眼小的像針鼻兒。因為法輪功人很多,都聽師父的話,他就嫉妒的不行,非得鏟除而後快,就利用手中的權力和整部國家機器一手挑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因為一直下著雨,她就拉我到門洞裏去。我繼續給她說:「法輪大法是佛法呀,反對佛法的結果可想而知。常念『法輪大法好』人就會得福報,真有歷史上說的大劫來時,就能保平安,度過劫難。」我反覆的給她講著真相,勸著,最後她終於明白了。老太太還是個黨員,是教師,七十多歲了,以前經常撕大法粘帖,她表示以後不會再去撕粘帖了,並做了「三退」。最後她拍著我的肩膀說:「注意安全!」

同修B:學法點設在誰家,都有要過的心性關

師父把同修引到我這,加上同修的幫助,使這個學法點穩定的運行。

去年十月份,我出去貼真相粘帖遭人惡告,被警察非法抄家,同修放這的和我的二十多本大法書都被抄走。有位同修對我說:「這麼大歲數了,抓進去可怎麼辦?你趕快撤了吧!」我就告訴他:「那怎麼能行呢?決不能撤!」我覺得我必須堅定下來,不被外界干擾,維護這個點的運作,這是師父要的。

有一段時間,附近老是有警車,樓外上邊有倆警察,下邊有倆警察,弄的人心惶惶。那位同修兩次建議撤了。同修們都不同意撤,我也不願意撤。大家一起切磋,最後人心穩定下來了: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不怕,繼續正常學法。

以前我身體有病,很嚴重,感覺自己活不過五十歲去,可我現在都七十六歲了,我的生命是師父延續來的,是給我修煉用的,我得按大法要求好好修煉。我丈夫癱瘓在床二十多年了,不能說話,我對他說:「學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又延續了生命,這樣才能一直照看著你,你也是受益者,你應該感謝大法。」他點點頭。他心裏明白著呢。

以前我照顧癱瘓丈夫,有時學法少。但有學法小組後,我每天都能跟大家一起學一講,有時老頭睡覺了,我能再學一講。這樣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我堅持給各個點送資料,從來沒有怕苦、怕累過。一晚看大法書,那一頁的字「唰」一下全亮了。我心裏好感動啊,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精進。

同修C:大法育重生

我今年七十五歲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得法的,這一天記的非常清楚。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綁架到馬三家,被迫害的嚴重心臟病,全身都是紫茄子色,人快不行了,才讓保外就醫。回家後,因為脫離了大法,各種疾病復發,心臟病發作時,救心丹都不管用,含甘油才能緩過來點,平時拎兩斤菜得歇好幾歇。後來自己明白了,自己是來得大法的,只有大法才是自己要的。就堅定的回到大法中來,堅持學法煉功。一天早晨,就感覺心臟部位冷不丁的被揪了一下,當時就悟到,是師父把病根抓出去了,拿掉了。從那以後,心臟病就好了。現在我身體倍兒棒,啥都能幹,拎一大桶水悠悠的,哪像七十多歲的人呢。我女兒被惡黨迫害的腿斷殘疾了,不能動,我每天照顧殘疾的女兒,看外孫子,照顧家,做飯,做家務,還要學法煉功講真相,確實很忙,但師父給了一個好身體,忙就忙點,歲數大也要做好。

有一次,我右腿突然疼的厲害,不能打彎兒,用手搬著都不能拿到床上去。我就在心裏否定它,不承認這種病業假相的迫害,並求師父加持。強忍鑽心疼痛,堅持學法煉功、出去講真相,沒有讓它耽誤正事。念正師父就管,結果三天就好了。

我每天與同修一起出去發神韻光碟,風雨不誤,堅持兩年了。一天發出十多張,都是直接送到世人手上。每天還能退幾個人。

出去講真相發光碟,經常遇到一些危險,但我加強正念,不承認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有好幾次被舉報到派出所,去我就講真相。在派出所裏我發出一念:不能讓家裏的大法書損失了,決不允許他們搶走!所以從來未被抄過家。他們揚言要把我送去勞教,我就不承認它,不怕,也不去,也就沒被勞教成。

同修F:圓容整體,共同精進

我就感覺,在學法點,法能學的好。小組裏大都年齡偏大,從六十歲到八十二歲。八十二歲的老太太,去年還不識字呢,今年讀法讀的老順溜了。

我們經常採用面對面講真相的形式,雖然點裏年齡偏大,但真相資料做的量大,有多少都能做給眾生,神韻光盤也做的最多,都是面對面去發。

邪惡先後迫害點內幾個同修,但我們沒有被干擾,還是天天背著大真相袋,走在講真相救人的路上。這是個救人的學法點,誰也不配也不敢破壞掉。

到這個點學法很感動。雖然歲數大的多,但都有抹不去的閃光點。別看都這麼大歲數了,資料都不夠用,上午學法,下午就去講真相、發資料,天天如此,多少資料都不夠用,真是以一頂十、頂百。

在這個點上,大家天天學法、講真相,「三件事」從不間斷。即使有警車恐嚇干擾那陣子,在這個正的集體環境下,我必須堅持來,去掉怕心,圓容整體,帶動別人。

剛開始送神韻光盤的時候,因要求面對面送,有怕心。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我必須得做證實法的事,怕心必須得去掉,就出去了。第一天出去只送出去一個光碟,第二天就送出去二個,第三天又送出去二個,信心來了,有時一天能送出去七、八個,甚至還有人要,但手裏的碟沒了。

在社會中走,甚麼人、甚麼事都能碰到,並在其中去各種執著心,特別是怕心,有的人怎麼說也不聽,遇到這種情況,我就走了,也不怨恨,也不灰心喪氣,不受他們影響,繼續救別人去。

在送光碟的過程中我體會到,心態不好時,怎麼送也送不出去;有急躁心時就不行;心態好時,好做,怎麼做怎麼順,帶多少發出去多少;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送時他接;在心裏念「神助我一臂力」時,人就接,神都在助力這件事;特別是求師父加持時,有緣人不斷的到身邊來,做的最順了。

送資料貼真相也是經常性的事。有一件非常神奇的事,久久難忘。一次,我出去貼真相資料,還沒等往上拿呢,真相紙「嗖」的一下,自己就上去了,位置正好,我感到大法的超常、神奇。也知道,這是師尊的鼓勵,讓我更多更好的做好證實法講真相的事。

同修G: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全家都感謝大法。老頭(丈夫)摔壞了,原來胸以下沒知覺,後來好一點腰以下沒知覺,手伸不直,大小便沒感覺,躺在床上不能動。「七二零」前,有煉功人讓老頭看大法書,他不看,我卻看了起來,就這樣我得法了,開始了修煉。結果「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老頭的病情在不斷的好轉,現在都能自己做飯了。我常跟老頭講這些事情,他也知道是我修煉而使自己受益了,所以很支持我修煉。我出去證實法去,他就在家給我做飯,還經常告訴孩子們要支持媽媽煉功,同修一到家,他就非常高興,非常熱情。一家人都感恩師父。

去年就繼續腌酸菜,踩缸的時候,我不小心滑了下來,也沒在意,就繼續腌,晚上不行了,胳膊、手紅腫的厲害,疼的都抬不起來了。鄰居幾個老太太給找來了雲南白藥,我是煉功人,沒要。我想起與同修都約好了,明天下午一起去發大法真相台曆呢,這可怎麼辦?我就對師父說:「還得救人去呢,請師父加持,讓胳膊能抬起來,好去發台曆。」次日到達目地地,心裏只想著救人了,疼也忘了,不知不覺,回來就好了。回家給丈夫看,丈夫也嘖嘖稱奇,說:「是有股子神勁兒!」給那些老太太們看,老太太們也服了。

學法小組要發《關注函》,要求一戶不落的發。上樓時,我先請師父加持:「先別讓他們進出門。」又加強自己的正念:「邪惡看不見我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一定要做好。」我邊發正念邊發《關注函》,一戶不落的都發完了,沒有打擾我。走出去挺遠了,忽然想起忘給同修做避免重複的記號了,就又走回去做記號。這時門洞裏出來個人,問我:「你給門縫塞啥呢?」我說:「《關注函》。」「裏面說的準嗎?」「大法弟子不講假話,都是真的。」「你的兜子裏還都是呢!」說完就走了,沒找我麻煩。因為師父看著呢,沒事兒。

同修H:認清對學法的干擾,提高心性

師父是把我們洗淨再撈出才有我們的今天。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之前是個病包子,成天吃藥,一身病,甚麼骨質增生、膽結石、胃潰瘍等,最嚴重的是我感覺得了直腸癌。修煉後這些病都好了,直腸癌近兩年症狀也都消失了。這期間一粒藥也沒再吃過,就是病業關不斷,像膽結石常發燒,但一次比一次弱,師父在不斷的給淨化。一般都是晚上淨化過病業關,不耽誤事,第二天該幹甚麼幹甚麼,學法、講真相啥的啥也不耽誤。一般兩三天就過去了,也有二十多天、一個月的時候。第一次過大的病業關是在一九九九年,從看守所回來,同修妻子和孩子已是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抓走了,家裏就剩自己一個人在家。突然膽疼的厲害,感覺膽脹的蹬蹬的,下不來炕了。但挺住了。同修去看我,幫我生起了爐子,心裏一陣溫暖。

但真是疼的要命,直冒汗,被子都濕了,一週沒下炕。我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出現這種消業狀態挺住,七天就消下去了。我體會到,煉功人要時時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明白師父的法理,從法理上認識病業等問題,法理明白,心性一提高上來,病業關就好過。疼還是要疼的,但沒有生命危險,挺住、堅定就行。

我送神韻光碟,有的人一看做的很精美,擔心是推銷要錢的,不敢要,我說明白是贈品,免費的,家裏有機器就送給你。這樣有的人就拿了。我在舞廳附近發光碟,有人說:「這是共產黨的地方,你也敢發。」我不理他,也不怕,繼續做咱們的事。

無論學法還是講真相,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沒有師父的保護,甚麼都做不了。謝謝師父!

同修I:

我今年八十二歲,性格內向,耳朵差反應有點慢,所以不太愛發言。一九九八年六月得的法。那時已經六十多歲了,單位不開支,打地攤,一天挺累,回來一看書就睏,學法少,不知道精進,現在知道那是魔的干擾,就不讓你好好修。到這個點上學法,學法多了,在大家的帶動下也做好「三件事」。剛開始同修拿來真相不敢放,有怕心阻攔,悟性差一點,講真相膽突的。《九評》出來後,走出來了,跟大家一起出去發。經常做的是樓裏貼送真相粘帖、資料,今年開始跟大家面對面送神韻光盤,得跟上大家的步伐。

以前屋子就自己一個人住,寬敞,就找四、五個同修一起學法,經常犯睏。那時覺得看電視解乏,愛看,到點就看連續劇,電視就經常壞,誰幫著對都對好。一次學法,一同修說給電視發發正念吧,發完就出人了,很神奇。也悟到電視不出人是自己執著看電視造成的,就不看電視了。

同修J:

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得法的。之前身體多病,有糖尿病、高血壓、迷糊、睡不好覺。一個同修告訴我:「學大法就能好。」我就相信了,聽錄音帶,又看了書,沒考慮甚麼迫害的問題,就覺的大法挺好的。看書一遍還沒看完,就鼻子出血,走走道就出血,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消業。出過三次後,腦袋就清醒了,以前老迷糊的毛病就好了。得法後,其它的病也都好了,沒吃過一片藥。原來一米六五的個頭才一百斤左右,現在一百三十多斤。跟大家一起學法可高興了。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