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回歸了正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我遇到了很多熟人,包括當初和我一起在賭博場上的賭友,她們都驚訝說:「你怎麼把耍錢給戒了?你怎麼有那麼大的狠心給戒了?煙也不抽了,錢也不耍了,可是要做好人了。」我笑了,和她們說:「我是為了得這個法。」

遇到大法

那是九八年的春天,女兒、女婿都修煉了法輪大法,我也開始修煉。去公園、廣場參加晨煉。後外出打工,有時學會兒法、有時煉會兒功,不太精進,一直把寶書《轉法輪》收藏的很好。

九九年春天打工回來,女兒經常督促我學法,她見我手裏拿了煙捲,就一下把我手裏的煙捲扔掉了。那個階段,我把《轉法輪》看了一遍,看的過程中,我被書中的法理所感動,我激動的痛哭流涕:這麼好的法、這麼偉大的師父啊!

我有一個最大的癮好:抽煙、賭博,越玩越想玩,越玩癮越大,天天如此,年年如此。有時還和牌友們勾心鬥角,玩火牌,根本不考慮別人的感受與利益。後來接觸了大法,玩牌的時候不蒙人了。偶爾玩完牌回家看上幾段法,功也很少煉。心裏一直放不下賭博,也放不下大法。

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發動了對大法的迫害,但我心裏一直知道大法的珍貴,師父的清白,大法是被迫害的。雖然不精進,但經常和女兒、女婿說:「你們要學就學到底,要堅定的修下去。」他們也經常督促我要精進起來。在耍錢場,人們有時說大法不好的話,我就和他們爭辯,就這樣一晃就是十幾年過去了。

從新回到了大法中

二零一三年也就是去年的春天,女兒給我拿來了一個小錄音機,於是,我就開始了學法、煉功。但有時還是不由自主的去參加賭博,只是去的次數少了,煙還在抽。隨著學法我的嗜好漸漸的去掉了。

經和同修們一塊學法、切磋,同修們在法理上幫助我,使我在法理的認識上昇華的很快,也加深了我對大法的堅信。我想,師父傳法不可能一直就這樣,時間不多了,我得抓住這個機會,看錯過了這個寶貴機會不會再有的。就這一念,師父就給我清理了身體。突然間煙也不抽了,錢也不耍了,面目也年輕了,身體也精神了,附體也不再干擾我了。

師父給我清理了空間場

很多年來我的腿一直不好使,也經常感冒,每天晚上還和附體較量一番。在我十來歲時,就感覺自己身上招來了附體。說來有的人可能不會相信。那個東西四、五十年以來一直打擾我,使我每天晚上睡不好覺,它把我身體控制的很不好受,心煩意亂。有時我破口大罵,有時用東西抽打它,感覺那個東西很強硬,怎麼也趕不走。

就像師父講的:「在常人看來,動物如何如何厲害,可以輕易的左右於人。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轉法輪》)是師父、就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拿掉了我幾十年來困擾我的附體,拿掉了我三、四十年以來一直混在賭博場上的癡迷,更新了一個全新的我,使我走上了光明大道,明白了人來在世上不是為了吃、喝、賭、混日子。而是為了得法──「法輪大法」,以致修煉、返本歸真。

我的家人都支持我煉功,丈夫打工回來,我就給他念法,他也很認真的聽。有一天他回來看到我正在煉靜功就悄悄的蹲在外面抽煙,等我煉完功他才進了家。現在我們全家人都做了三退(退黨、團、隊),全家人一切都順利,親戚們也大多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要堅定的把這個法學下去,修好自己,跟隨師父救度眾生。希望世人早日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體驗「法輪大法」的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