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反轉」 吉林松原市書記藍軍罪責難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中共媒體以「『千人送藍書記』何以出現劇情反轉」為題報導評論了吉林省十二屆人大常委、農業與農村委員會主任委員、松原市委原書記藍軍「涉嫌嚴重違紀被查」,目前正在接受調查。這是他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

藍軍的面子工程

藍軍,男,一九五三年十月出生,吉林省梨樹縣人,延邊大學政治系七三級畢業生,二零零三年四月任松原市中共惡黨市委副書記,代市長,二零零四年二月任松原市市長,二零零六年三月任松原市市委書記。從二零零三年到二零一一年,藍軍在松原主政長達八年,拖欠銀行巨額錢款把松原市市區表面建設搞得很「風光」,不僅給他自己政治臉面上貼了金,而且也迷惑了松原市的許多世人,讓人很難想到的是這張虛假偽裝的面孔後面隱藏著多深的罪惡。

據知情的老百姓講,藍軍為了搞城市面子工程,置老百姓的民生於不顧,強拆民房,致使一對老夫妻被逼自殺。同時,他還利用職務之便以權謀私,讓他的弟弟藍峰承包松原市江北的人防工程。在施工過程中,因工程塌方,致使幾名工人死亡,因怕影響他的官職向國家隱瞞了死亡數字。

瘋狂迫害法輪功,叫囂:「寧可錯抓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這麼多年來,藍軍一直受中共的操控,充當著邪黨的打手,對一群秉承「真、善、忍」做好人、尋求宇宙真理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文革的悲劇一次次重演……

尤其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藉口奧運火炬傳遞途經松原,藍軍親自發動布置對法輪功學員的搜捕,對各地區大量派發抓捕名額。藍軍在布置迫害的秘密會議上瘋狂叫囂:「寧可錯抓一千,也不可放過一個!」

為完成抓捕法輪功學員名額,許多地方中共警察隨便藉口抓捕不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和普通民眾,冒名頂替法輪功實施迫害。還有的花錢買人去拘留所冒名頂替(具體價格尚待核實)。松原的看守所、拘留所人滿為患。松原市拘留所一個房間裏,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地方,就關了幾十人,屋裏熱的不行,人們幾乎喘不過氣來。為倒出地方關押法輪功學員,許多之前被關押的普通刑事犯都被提前釋放。幾乎每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以「罰款」、食宿費等等各種名目勒索贖金成千上萬,甚至幾萬錢款。

奧運期間,松原市中共警察大批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達三百多人,再加上普通民眾,據說達到六百多人。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抓捕時,被毆打或刑訊逼供致重傷,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或勞教後被迫害致死,在吉林省四平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董鳳山就是在這期間被松原法院非法判刑的。對於這些殘酷迫害,作為松原市的中共惡黨市委書記藍軍,負有直接責任。

藍軍脅迫縱容松原警察迫害法輪功舉例

一、反覆劫掠,逼迫近七旬老人流離失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松原市國保大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許鵬父母家(家中無人)將家中物品、現金、父母的工資存款摺等,包括秋菜土豆和大蔥洗劫一空,當家人找到國保大隊索要存款摺和物品時,負責接待的馬隊長(可能是馬洪哲)、李隊長拒不承認,當家人質問為甚麼搜走私人物品時,馬隊長說:「上面有指示,對法輪功就是要使他們傾家蕩產,長春、松原哪都知道,都一樣。」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許鵬父母外出回家,發現樓房的房門及防盜門鎖都被更換,不得進入。房東說,是松原市國保大隊換的。松原市國保大隊再次非法對許鵬父母家破門入室,將屋內的家具、被褥、衣物、冰箱、洗衣機、電視、電視櫃、衣架、鞋架、床、鞋、拖鞋、電飯鍋、電磁爐、盆碗、米麵油鹽、等所有生活用品洗劫一空。近七十歲的二老被國保大隊警察高帥、李軍、馬洪哲等逼迫的無處居住流離失所。

二、搶劫汽車,據為己用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松原市國保大隊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侯繼峰(侯繼峰後來機智走脫),搶走了他個人的五菱之光微型車一部,價值四萬多元,現金及家中物品價值三萬餘元。當家屬到國保大隊要車輛和物品時,松原惡警說:「不給,我們正好沒車用呢」

三、迫害延伸普通市民

姜力申、劉豔輝夫婦只因為租房給法輪功學員,就被松原中共警察非法拘捕。在審訊時他們沒有任何口供,也被非法開庭。開庭時,中共相關官員拿出來早已寫好的訴訟紙讓他們夫婦簽字,他們在不懂訴狀紙會寫甚麼東西簽字會有甚麼後果的情況下,因為害怕因而配合簽了字,結果現也被非法判刑八年。家裏只剩下當時上初三的一個孩子。

四、綁架陷害,戴墨鏡勒索贖金

據內部消息透露,松原白依拉嘎鄉派出所所長卜玉峰為調任白依拉嘎派出所所長之職行賄二十萬元(人民幣)左右。白依拉嘎鄉地大人多,是前郭縣派出所系統當中的所謂一塊肥肉,被卜玉峰以二十萬元的代價叼在了嘴裏。從此在白依拉嘎,卜玉峰所到之處,雞犬不寧。

二零零八年「奧運火炬」從松原經過,松原市委書記藍軍在布置迫害的秘密會議上瘋狂叫囂對法輪功學員要「寧可錯抓一千,也不可放過一個!」

在這種環境下,松原地區卜玉峰之流的惡警在匪黨市委書記藍軍的命令唆使縱容之下,迫害起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就肆無忌憚了。卜玉峰在綁架法輪功學員魏森花時,先從窗扔進一本《九評共產黨》,然後以此為證據,綁架了她。魏森花丈夫因擋門阻擋他們綁架妻子,被卜玉峰誣陷襲警一起綁架,非要勒索贖金二萬元才放人。魏森花丈夫的家人托關係找到前郭縣公安局一個主要人物出面說情,結果卜玉峰不接這個上司的電話。家人只好再托人直接找到卜玉峰說合,卜玉峰才答應減些贖金。

卜玉峰為人霸道,恐怕有內行指點對方抓到自己綁票勒索的證據,就把交接贖金的地點選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戴著墨鏡會見對方。當對方把錢送到他手裏時說你數數夠不夠,卜玉峰應該是恐怕會被錄音,一句話也不說,拿起錢就回到車裏,然後再數錢。數夠後,打開車門向對方揮揮手,意思是夠了,就開車快速離去。

魏森花丈夫被贖回,可魏森花還是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

卜玉峰等惡警在綁架紅光農場十一分廠的法輪功學員曲軍和其他許多人時,也同樣採取這種製造所謂「證據」而進行綁架的。

卜玉峰公開叫囂說凡是他綁架的人,不納贖金不給錢,別管誰說話讓放都不好使。對已經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人,卜玉峰照樣不放過,揚言也要綁架,進行敲詐勒索,逼迫他們給他送錢。

五、衛生巾、廁紙也不放過,「依法查抄」順手牽羊

居住前郭煉油廠家屬樓的大法弟子張秀蘭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後,警察將個人的衣物、現金、被褥、床、鞋、拖鞋、電飯鍋、電磁爐、盆碗、米麵油鹽、就連廁紙和女人用的衛生巾都搶走。不懂法律的人都可以想到按法律的規定,依法可以查抄的財務應該是犯罪的工具和通過犯罪手段聚斂的不義之財物。張秀蘭家中的未使用過的廁紙和衛生巾參與過甚麼松原中共當局所定義的違法犯罪活動呢?未被使用過的物品都被「依法」查抄,按理當時那位法輪功學員家中已經被使用過的這類物品恐怕也會被松原相關警察搜羅一空吧?松原中共國保神探們辦案查抄的手段真的可以堪稱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了。

六、狼狽為奸,毒害滅口

法輪功學員張春林原是前郭縣白依拉嘎鄉紅光農場一分場的場長,待人誠懇,聰明能幹,是大家公認的好幹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不公正對待後他依法上訪後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取消了分場場長職務。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晚七點多,在紅光農場一分場書記臧宣傳的惡告下,卜玉峰將張春林強行綁架到派出所迫害,將張春林在前郭縣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於八月五日被綁架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

當時因張春林被檢查出高血壓,勞教所拒收後,卜玉峰等惡警又將張春林拉回到前郭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多日。在將張春林放回家的前兩天,也就是在九月一日,拘留所藉口張春林有高血壓,強行給張春林靜脈點滴了不明藥物。

據知情者反映,給張春林注射藥物時有好心人在看守人員不在時將藥瓶中很多藥物倒出去,致使藥物沒有全部注入到張春林的體內。九月二日,看守所對張春林又進行了強行點滴,由專人看管著打針,不許拔下。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回到家以後,張春林整日昏睡,醒來後精神不正常,語無倫次失去記憶,大腦和身體反應遲鈍,一條腿走路不好使。生活所迫,張春林出去打工,因他反應遲鈍,沒人敢再用他。

卜玉峰在零八年「奧運」期間勒索積聚了大量金錢,有據可查的就有十多萬元。

張春林被打毒針,與卜玉峰的陰謀陷害有直接關係。在松原地區,綁架勞教法輪功學員有公安局決定,奧運前後,松原地區公安系統將綁架勞教權下放給各地派出所。勞教迫害張春林不成,是怕張春林上告因此才對他泯滅人性地打毒針下毒手。張春林的遭遇,只有在中共邪黨統治下前任松原市委書記藍軍和卜玉峰一夥惡警狼狽為奸,相互串通才能幹得出來的。他們為掩蓋所犯罪行,就窮凶極惡喪心病狂地用打毒針進行滅口。

為迫害法輪功擴建勞教所

松原市勞教所全名松原市勞動教養所,位於王府附近,早在幾年前成立,但最近由於松原地區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從而造成長春、吉林、白城等地勞教所冤獄人滿為患,對法輪功學員抓捕人數條件造成限制。於是二零零八年在藍軍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任期內,在松原市長孫鴻志等人的具體實施,司法局局長張富軍任所長,擴建了原勞教所,包括設施、制度、模式到人員、職位等等,所有的管教人員除從各單位調撥,還從司法警官學校調來十一名新警員,十一月中旬開始到長春、白城、吉林等地監獄進行「集中營教程」學習,其管理制度上竟明目張膽的表明「封閉區」「半封閉區」「開放區」,「封閉區」「半封閉區」寫明針對法輪功堅定修煉不配合洗腦者,實施非法迫害。

拭目以待藍軍必遭天譴

吉林藍軍為求榮華利令智昏,賣身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藍軍和其手下相關打手已經犯下了十惡不赦的罪惡。如今被查惡報臨頭,只是清算其罪惡的開始,無論此次他是否逃脫中共內部的清算,其更大的惡報,還在後面呢。

藍軍
藍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