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新汶礦業集團原董事長郎慶田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郎慶田,山東新汶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在任期間,一直竭力迫害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十月,因巨額貪污受賄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郎慶田,現年六十五歲,一九九八年三月,任新礦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二零一零年六月,擔任新礦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

郎慶田任職期間,正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持續瘋狂迫害法輪功的時期。他秉承江氏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指令,指使縱容所屬系統官員惡徒對法輪功學員野蠻綁架、非法關押、強逼洗腦、酷刑折磨、非法抄家、劫財掠物、非法停職、扣押工資、非法勞教等手段殘酷迫害。據不完全統計,有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強逼洗腦,至少十名被非法勞教,至少三名被迫害致死;遭受無端騷擾者難以計數。

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新礦集團成立了邪惡的「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通過層層「排查摸底」,把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集中到下屬各單位、公司的洗腦班,由邪黨書記(或支書)與公安科、保衛科人員通過審訊、恐嚇、放邪惡錄像、抄家、罰款、體罰、給家人施壓、照像、摁手印、填表、扣押身份證等手段,逼迫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對於不配合邪惡要求的,就強行綁架到泰安市「六一零」辦的洗腦班、 「山東省法治教育基地」(設在淄博王村)、勞教所繼續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至八月二日,新礦集團良莊礦醫院職工鄭洪玲和丈夫趙其森與法輪功學員王吉蘭、韓勝利(已被迫害致死)、韓義民(韓勝利之子)被挾持到礦招待所洗腦班強行洗腦。礦保衛科長李從彬、支部書記勞建鳴、副科長賈繼剛逼交大法書、大法資料,逼看污衊大法的邪惡錄像,逼寫「不煉功保證」等。

二零零零年夏天,礦醫院支書萬會舉逼迫鄭洪玲、王吉蘭放棄修煉法輪功,她們拒不答應,被騙到王村勞教所強行洗腦,逼寫所謂「三書」,不讓睡覺,迫害半個月。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礦保衛科支書蘆繼偉等人把鄭洪玲和王吉蘭綁架到新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七天。然後又把她倆劫持到王村 「山東省法治教育基地」強行洗腦四十四天。單位派去包夾看管,逼看邪惡錄像,灌輸邪黨謊言。每天交一百元,每人被勒索四千四百元。

二零零一年,姜官民(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曾在新礦集團禹村礦和汶南礦擔任副礦長)與妻子孫運華一起被新礦集團「六一零」和泰汶公安分局惡人綁架到王村勞教所洗腦班,強逼洗腦一個月。孫運華被迫害致糖尿病和心臟病,一直未癒,不幸於二零零七年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新礦集團華豐礦退休職工王之華正在泰安裝修新房,妻子卞學雲也在泰安看孫子。寧陽縣公安局長李華、華豐礦保衛科孫少朋不容分說,就把他老兩口綁架到王村洗腦班。那裏整天播放攻擊污衊大法和師父的邪惡錄像,散布邪黨謊言,對學員強逼洗腦。他們吃不下、睡不著,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卞學雲被關押了三十二天。王之華始終不配合邪惡,被關押了六十五天才放回家。

被綁架到各類洗腦班迫害的還有姚隆山、高敏娥、胡來秀、李慶香、劉貞福、石開花、朱法蘭、吳新喜、姜麗、王安英、包配平、趙文祝等許多法輪功學員。

至少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新礦集團「六一零」、公安、保安系統,通過種種洗腦手段都無法改變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信仰時,就把他們非法勞教,給法輪功學員的身心造成很大傷害,也給他們的家庭帶來極大的災難。

劉先龍,男,三十多歲,新礦集團潘西煤礦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毒打、電擊、大綁示眾、勒索、勞教。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劉先龍等法輪功學員進京為大法討公道,在濟南火車站被攔截。潘西煤礦接回後,保衛科長曹東紅、劉生指使保衛人員劉麗軍、張潤懷、程增軍、于金友、李光勝實施迫害。他們讓兩個男法輪功學員在水泥地上爬圈,爬不動了,李光勝抓頭髮,于金友就在後面用腳踢。爬夠了大約五十圈,再逼迫他們去蹲馬步,摔倒在地,就被拳打腳踢。劉先龍還被單獨關在小屋裏毒打。一位七十多歲的女學員被逼兩手向前伸直蹲著,支撐不住倒在地上時,被于金友打得鼻口流血。由於黑白不讓睡覺,致使她暈倒撞在桌角上,撞破了臉。兩個男學員被他們用電棍電擊了十幾次,室內散發著肉的焦糊味。惡徒又把他們銬在鐵線桿子上,折磨了近十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劉先龍等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被潘西煤礦押回後,保衛科尚懷紅把劉先龍的領帶解下來,侮辱性的讓他繫在小便處,掄起警棍打得他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另四位學員因傳看交流材料也被帶到保衛科。寒冬臘月裏,惡徒讓他們在屋外陰暗處罰蹲。後來劉生在公安人員唆使下,竟然把六位法輪功學員五花大綁,每人由兩名持槍武警押著,圍著潘西煤礦廣場轉圈示眾。

幾天後,兩名去北京的學員被罰款二千五百元。其他四人被罰款五百元。其中兩人被送到鋼城洗腦班強行洗腦七天,每人又被罰款三千一百五十元。劉先龍被押到萊蕪市北埠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臨放人時,惡徒逼迫劉先龍的父母向鋼城區公安分局交了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劉先龍被劉生騙到保衛科,無辜關了一個多月,直到大年三十下午四點多,才把人放回去。時隔不久,劉先龍又被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半,家中留下沒有工作的妻子和幾個月的孩子艱難度日。

牛榮田,女,五十一歲,新礦集團華恆礦業有限公司職工家屬。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毒打、勒索、勞教。

二零零一年臘月初一,牛榮田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被張傳玉(已遭報死亡)帶人、高磊開車綁架到礦公安科。三天後又被劫持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強制洗腦,迫害近三個月。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惡言侮辱、罰站,每天做奴工十幾個小時。被逼迫寫了所謂的「三書」,又被勒索了六千元洗腦費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五一大早,牛榮田一家人尚未起床,公安科長高磊帶領一夥惡警強行入室,搶走電視機、影碟機和大法書籍資料等,惡毒恐嚇老人和孩子,又野蠻綁架牛榮田。八十歲的老母親上前阻攔,差點被惡人推倒。幾個惡警從六樓將牛榮田連推帶拉,弄到樓下塞進警車,綁架到公安科。非法關押六天,不許家人探視。隨後牛榮田又被綁架到泰安市看守所迫害二十九天,致使她頭暈目眩、心慌氣短、血壓高。看守所怕出危險想放人,但是惡警科長高磊、邪黨書記王立新和公司「六一零」李棟拒不接人,反而欺騙其家人說交上一萬元錢就放人。當家人七借八湊交上一萬元後,牛榮田卻被劫持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在勞教所裏,牛榮田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轉化」,絕食抗議迫害,被一大隊惡警鄭某、肖英、劉娟、惡犯番安華等一夥人瘋狂迫害。他們加入毒藥強行灌食,牛榮田渾身疼得滿地打滾、死去活來,差點離世。後來每隔一段時間,這伙惡人就抓著頭髮對她拳打腳踢,打的她口鼻出血;還長時間不讓睡覺,每天經受著欺騙、高壓和恐怖的煎熬。兩個多月的時間,牛榮田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能行走。

二零零八年八月,牛榮田非法勞教期滿。高磊、王立新和李棟又向其家人勒索三千元。牛榮田家裏先後被勒索兩萬多元(其丈夫同修包配平也曾被關押勒索)。倆孩子一個上大學,一個上中學,家裏實在沒有錢,高磊就逼其家人把湊不夠的部份打了借條,才將牛榮田接回。

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張長征、任志玲、鄭洪玲、李淑芳、李淑芹、侯延香、劉芹、王汝斌等。

至少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新礦集團「六一零」、惡警、惡徒仗著江澤民 「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殺」的密令,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恃無恐,在逼迫他們放棄信仰的過程中,把許多學員打傷、打殘,甚至打死。

韓勝利,男,五十八歲,新礦集團良莊礦退休職工。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良莊礦保安人員一直對他監視監控。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韓勝利回長清老家,被礦保安人員從老家野蠻綁架,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關押十多天,強行「洗腦」。

回家後,韓勝利深刻認識到自己被洗腦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給自己修煉造成的嚴重後果,於是他毅然走上了天安門,打出「真、善、忍」的大法橫幅。被遣送回新泰後,韓勝利被關進新泰拘留所,遭到嚴刑拷打,巨額經濟罰款,精神幾乎崩潰。後來又被送往王村勞教所,因身體原因被退回。當地邪惡之徒對他繼續非法關押,殘酷迫害。在經歷了三個月的酷刑折磨後,二零零一年八月初,韓勝利被迫害致死。

張慶梅,女,三十五歲,新礦集團華豐礦(在寧陽縣境內)職工家屬。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張慶梅與丈夫劉東華進京證實法,回來後,被華豐礦公安科非法抄家。家中大法書籍、師父講法錄像帶、錄音帶、電話通訊本和許多財物被惡警盡數掠去。夫妻倆被分頭帶去審訊。惡徒罵聲不斷,折磨到晚上十二點不讓睡覺,非法關押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張慶梅夫婦再次進京上訪,被泰安市公安局駐京辦扣留。十二日,華豐礦公安科支書崔玉河、副科長張同珍把他們押回當地非法關押。惡徒對他倆連續幾日刑訊逼供,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不給食水,禁止與家人見面。十五日下午,礦公安科陳峰、華豐鎮靈山鄉派出所副所長張勝峰審訊張慶梅,強迫她蹲馬步。二人污言穢語不堪入耳。由於長時間遭受體罰,張慶梅倒在地上暈死過去。惡徒揪住她的頭髮往上拉,見拉不起來,就用地板擦拐住她的胳膊、腿彎,又用一根很粗的木棍猛擊脊梁骨,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張慶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晚上又被銬在一間小屋裏動彈不得。惡徒揚言:打死你也算白打。十八日下午,張慶梅被寧陽縣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丈夫劉東華被非法刑拘一個月。年邁重病的公公天天盼望兒子兒媳能回來,擔憂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當得知兒子兒媳被抓被打遭受百般凌辱時,心痛萬分,悲憤離世。

張慶梅夫婦長期受到中共惡徒的無端騷擾,電話監聽,恐嚇不斷。有時半夜一點多還被砸門,驚得四鄰不安。對他們的罰款累計達八千八百元,均無任何收據。

二零零一年一、二月間,惡徒要張慶梅每天到公安局「報到」。三月三日,邪惡逼她在寫「悔過書」和被勞教之間作出選擇。三月四日一早,張慶梅又被保衛科威逼恐嚇,終於被逼迫致死。

亓廷松,男,六十七歲,新礦集團鄂莊煤礦(在萊蕪境內)退休教師。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遭惡警綁架,十一月五日晚被送萊蕪市醫院急救,六日凌晨三點十分院方下達「病危通知單」。經醫院鑑定:亓廷松內臟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內傷嚴重。惡徒看到亓廷松出現生命危險時,還逼迫家屬簽字,證明已被釋放。六日上午鄂莊礦保衛科長楊樂平與萊蕪市公檢法一幫惡人在梁坡派出所開會密謀,內定亓廷松是「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畏罪自殺」。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亓廷松在新礦集團中心醫院含冤離世。亓廷松處於昏迷狀態時曾大便出很多瘀血,口中吐血。病歷寫明肝臟、心臟、腎臟嚴重衰竭;輸血原因:貧血、上消化道出血;嘴唇內全爛了,舌頭發黑縮短斷面是齊的;後腰部和胳膊有嚴重傷痕。

郎慶田執掌的新礦集團惡徒們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惹的天怒人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汶南煤礦發生特大煤塵爆炸,造成二十二人死亡、二十一人受傷。郎慶田作為集團公司安全生產第一責任者,受到行政記過處分。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破產重組的華源礦業公司(原張莊礦)發生特大潰水事故,造成一百七十二人死亡,導致該礦關井了事。郎慶田作為新礦集團董事長,只受到記過處分。

即使這樣,郎慶田這個「紅頂商人」,也沒有理會上天的警示,為中共戴在他頭上的種種「榮譽」光環所陶醉,視職工生命如草芥,繼續迫害法輪功,在犯罪的深淵裏愈陷愈深。

然而,天理昭昭,報應不爽。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郎慶田被免去新汶礦業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職務。六個月後,時年六十一歲的郎慶田因利用企業股權變更隱匿侵吞國有資產,涉嫌貪污受賄一億多元被查處。

二零一四年十月,由棗莊市檢察院立案偵查並提起公訴的新汶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山東新良油脂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郎慶田(正廳級),新礦集團原總會計師、新良公司原董事長潘福華(副廳級)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案件,經棗莊市中級法院依法審理,作出一審判決,以貪污罪、受賄罪,判處被告人郎慶田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判處被告人潘福華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善惡有報是天理,清算敗類會有時。古往今來,不管身居何等高位,擁有多大權力,一時多麼風光,多麼狂妄,到頭來,自己造下的任何罪業都得自己償還。宇宙的法理均衡著一切。在天滅中共的法則下,高官紛紛落馬,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兇手王立軍、薄熙來早已鋃鐺入獄;李東生、蘇榮等紛紛被抓;血債累累的周永康也終被逮捕法辦;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禍首江澤民也在惶惶不可終日的末路中等待著最後的審判。

那些仍在迫害法輪功的人難道還看不清自己的下場嗎?奉勸那些至今仍然執迷不悟一意孤行的人,能夠認清形勢,辨明是非,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支持法輪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者的罪惡,將功贖罪,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為自己和家人留一條生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