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垮台前 作惡者就不遭惡報了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二十日,大陸眾多媒體曝光河北省新樂市政法系統白晚生等人被抓的新聞。白晚生是已退休多年的原公安局副局長、「六一零辦公室」主任,他此時被抓,正是他作惡的報應。

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就報導過白晚生的惡行。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七日下午,白晚生在零下十幾度的嚴冬裏,強令四名法輪功男學員脫光衣服,只穿褲衩,趴在新樂市看守所南牆根下的雪堆上,命令犯人張××拿鐵鏟把四名大法學員用雪埋上,先後用臉盆、水管往學員身上、臉上澆水。隨後,他又逼法輪功女學員只穿小背心、小褲衩躺在雪地上,用雪埋,也是一盆一盆地往她們身上澆冷水。

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白晚生多次叫嚷:「告訴你們,江澤民一天不下台,你們就翻不了身。就是江澤民下了台,共產黨倒不了,你們也別想翻身。我今天整你們,整死你們也是白整死,等你們翻了身你們再整我。」「有本事報應我呀。」

在白晚生看來,共產黨倒不了,所以他整起法輪功來才那樣的肆無忌憚。他的這種心態很有代表性。筆者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勞教所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曾有過這樣的表述。他說,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勞教所裏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對待法輪功學員。那時全省的勞教所幾乎都劫持了法輪功學員。上面壓得緊,可是下面的警察卻不知如何做好。使用刑罰吧,萬一法輪功平反了怎麼辦?誰願意拿自己的政治生命開玩笑!不使用刑罰吧,可是上面非得讓這些人認罪不可。後來,所領導在一起研究,得出的結論就是:法輪功和共產黨的鬥爭是意識形態上的鬥爭,一個信仰神佛,一個是無神論者,這是永遠也不可能化解的。有了這個前提,打擊法輪功就成為了中共的必然選擇。在這樣的結論指導下,這個勞教所在全省率先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有了這個罪惡的開始,其它勞教所也就跟著開始了迫害。一些迫害不力的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被逐漸地被集中到這些大肆使用酷刑的勞教所裏。

共產黨垮不了台,是惡徒們毫無底線迫害法輪功的前提。在這些惡徒看來,中共非常強大,不要說國內,連國際上都拿中共沒辦法。在惡徒們的潛在意識裏,有了中共撐腰,甚麼罪惡都可以幹,何況迫害法輪功是中共特許的!可是共產黨垮不垮台是一回事,迫害了好人得不得惡報卻是另外一回事。做了惡,就必遭惡報,像白晚生,他不是被抓起來了嗎?

其實,像這種完全依仗共產黨來欺騙自己的人還大有人在。然而他們的下場卻不是他們自己想像的那樣。在善惡各有所報的天理的制約下,這些人得惡報就是必然的。例如,遼寧省東港市開發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王元軍,在迫害法輪功之初,為撈取政治資本,積極充當中共打手,迫害法輪功極其賣力。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軍與政保科長王潤龍帶領警察到孫桂芝家非法抄家。孫桂芝給二人講法輪大法救人的真相,勸他們不要迫害好人,害了自己,還會殃及家人。孫桂芝質問他們:「如果法輪功有一天平反了,你們不後悔嗎?」王潤龍回答:「只要共產黨在,法輪功永遠不會平反。」王元軍回答:「平反了,我也不後悔。」約二零零七年前後,王元軍妻子患腦癌死亡。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軍患喉癌死亡。

中共利用的就是這些被中共完全洗了腦的人。中共不過是一個政黨,哪一個政黨會永遠存在下去!何況中共現在已是危機四伏,內外交困,民怨沸騰,滅亡在即。在中共即將走向滅亡的時候,那些死命跟隨中共的惡人恐怕要先替自己,也是替中共償還所犯下的罪惡了。

當然也有一些明智的警察,在這場對好人的迫害中選擇了迴避。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長張五進帶領法制處勞教科科長趙玉鎖、司機張應華,去阜平公安局研究聯合布置非法抓捕阜平、唐縣、曲陽的法輪功學員一事。途中在無任何其它車輛的情況下,該車突然衝出高速公路,掉進深溝,趙玉鎖、張應華當場死亡,張五進被甩出車外,住進保定二五二醫院心胸外科四十三病房。

趙玉鎖自任保定市公安局法制處勞教科科長以來,經他申報勞教的法輪功學員不少於五百名。蠡縣公安局很多警察去給趙玉鎖送葬,在火葬場大門口,很多警察深有感慨地說:「給共產黨幹事,把命給搭上了,犯不上啊!人家法輪功怎麼了?一不偷、二不搶,光幹好事,把人家整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這才叫報應啊!」

摔成重傷的張五進,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同樣嚴重,但是在眾多的迫害中,他曾釋放了一名法輪功學員,使其免受勞教的迫害,就因為他還做了這麼點好事,上天給他留下了一條命。由此可見,保護一名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名大法弟子罪惡無邊!經過大法弟子講真相,張五進調離迫害法輪功的崗位。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進行了十五年,而且還在持續。希望參與迫害好人的人好自為之,切莫在中共倒台前,自己先去為中共做了陪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