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珍惜法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二年開始修煉大法的新學員。雖然時間短,但通過對法由淺入深的理解,我從一個常人慢慢轉變為一個對自己嚴格要求的修煉人。這其中有法對我的不斷指導,有同修耐心無私的幫助,更有師尊點點滴滴的精心安排和慈悲苦度。今生能得大法,何其幸運!

明真相「三退」,踏上修煉路

我曾就讀於一所全國重點大學,我最早接到大法真相是在兩年前大四快畢業的那個元旦。當時面臨人生抉擇的我對未來十分迷茫,心裏始終尋尋覓覓,不知所依。世風日下的社會更是讓我失望、無助,甚至一度感到無路可走。

這時,一同修為我寄來了真相信(這之前我們已經認識),但是因我從小受邪黨文化灌輸,我開始時無法接受。不明真相的我,還固執的抱著對大法由來已久的誤解,用愚昧無知的觀念和想法,不斷與同修爭論,甚至出語不敬,可見邪黨對人的毒害之深。

我雖對大法不甚了解,卻也不認同邪黨,對邪黨那一套作風很排斥,所以接到真相後不久就「三退」了。同修不厭其煩的給我講真相,用淺層次的法理來解答我的種種困惑。當我慢慢認識到了邪黨始終在欺騙人民,自己接受的教育都是謊言時,我感到非常震驚。看到中共偽裝下面的邪惡本質,我難以抑制心中的憤怒;而知道了大法是如此好,卻遭到殘酷迫害,又難受的掉下淚來。

一年多後,我開始第一次認真的讀師尊著作《轉法輪》(同修講真相時已經給我寶書,但當時沒有看)。當讀到「這個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所以這些人等於是掉在迷中來了。」[1]我心中一震,彷彿突然間明白了甚麼,如夢初醒。讀完《轉法輪》,我終於明白了這就是我在找的、想要學的,於是,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

工作之中修心性

我工作中的常人老闆脾氣不好,要求還很高,如果我的工作沒有做到她滿意時,她經常會當面或是在電話裏對我大吼大叫。自從來到她的公司上班,挨罵就成了我的家常便飯。

開始我覺的有點委屈。以前無論是學校的老師同學,還是公司的領導同事,對我都是好評,認為我做事認真、踏實,但來到這裏後,整天聽到的是「笨、懶、反應遲鈍、不負責任」等等。開始我覺的,公司人少,大大小小甚麼事都要我來做,不會也得學會做,而且每天的工作內容都不一樣,經常遇到緊急突發的事情需要解決,搞的我焦頭爛額,心有餘而力不足。老闆不參與具體工作,有時不了解情況就衝我發火,我辛辛苦苦做的工作都看不見,心中不免產生怨言,實在難以平衡。

但後來我仔細的想,她說我的那些問題存在嗎?答案是:存在。我工作不愛動腦筋,總是讓做甚麼就做甚麼,而不去想怎麼做的更好,做到讓老闆滿意,真正站在領導的角度考慮問題,比她多想一步,來減輕她的負擔,而不是每次她要提醒我。對公司,我是不是真的當作自己的事一樣每件事情都用心負責,每項開支都精打細算呢?沒有,我沒有無私的去為領導、為公司用心工作,而是滿足於完成自己「該做的事」,就不願再操心了。這恰恰說明了我沒有做到一個無私無我為別人考慮的好人。這些問題,在我之前的工作中都沒有暴露出來,相反,還覺的自己做的挺好。我要感謝這看似「不合理」的工作,讓我在意識到這些問題之後,通過努力改變,使心態更加純淨了,工作能力也得到很大提高。

另外一方面,我明白這也是對我心性的考驗。開始挨罵時感覺到的委屈,慢慢的不感覺委屈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可以不動心、認真的聽進去她批評我的每一句話,然後找自己是不是沒有做好、是不是動了甚麼心,應該怎樣改進。她常常會過後道歉,說當時太急了,控制不住自己,但希望我能明白。我也確實明白了,於是無論老闆對我的態度如何,我都心平氣和的接受她的指責、承認錯誤、並告訴她我會按照她說的去做好。有時她提出的要求不合理,我也會和她說明為甚麼不能那樣去做。只要是言之有理、確實對工作有益的建議,她也都能聽取。

漸漸的,我發現我可以跳出其中的「情」,不執著於自己有多麼難過的感受和對老闆的埋怨,而是在法理上去正念思考,把事情做的更好。通過這些事情,我的心性提高了,而且我也發自內心的感謝老闆。

修煉是嚴肅的

我一直處於獨修的狀態,所認識的經常聯繫的同修(是通過朋友認識的)也就一個,還有兩個只有一面之緣,匆匆而過,所以剛得法時不甚精進。平日工作忙,也不會五套功法,得法後將近一年的時間裏,我只是在讀著大法的經書。雖然明白了一些法理,也明白要在常人生活中按照法來要求自己、提高心性,但距離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還是相差太遠。

就在不久前,另一位同修從外地過來,利用短暫的空閒時間,教會了我五套功法。那之後的一個星期裏,雖然沒有時間煉功(當時我與常人表妹同住一屋,表妹後來已明真相「三退」),但一想到我學會了可以煉功了,就從心底生出一種難以言表的喜悅,那是多麼幸福的感覺!

很快,我就有了煉功的時間:常人老闆因事給我放了兩週假。而就在放假第一天,我一早起來就想著下樓買吃的,因平時上班太急,心想這回可輕鬆了,卻不料那天恰好城管「出動」了,一條街空空的甚麼也沒有。於是我又去菜場買菜,心想平時挺辛苦的,終於有時間了要好好做一頓,犒勞一下自己。可是買菜的時候我竟把鑰匙包掉地上了。等我到家門口發現了回去找時,賣菜人告訴我已經被人以為是錢包撿走了。好在室友(常人)上班比較晚,給我開了門。

回到家我一早的「好心情」全無。我認真的向內找,發現我根本就沒有嚴肅的對待修煉!兩週假,是師尊安排給我煉功的時間,而我卻用來放鬆自己,只想著享受,這是多麼強烈的懶惰心和安逸心啊。我悟到:修煉是嚴肅的,我要時時刻刻記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有絲毫懈怠。

我利用放假的時間在家抓緊煉了五套功法。開始覺的抱輪很難堅持,腿也雙盤不上,打坐靜不下來。我又一次深切的體會到,修煉是要不怕苦的,不是表面看看書,學習學習那麼簡單。「修煉的事情,可不是一個兒戲,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個非常嚴肅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1]

我認真的問自己:「我能堅持嗎?作為一個修煉人,要放下的一切執著,我能放下嗎?我能吃得了修煉的苦中之苦嗎?」我給自己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一定要堅持下去。於是抱輪時,我再也沒有提前放下。煉功的第三天,我開始雙盤,堅持幾次之後我就可以煉靜功雙盤一小時,有時雙盤看書可以堅持更長,我知道,這是師尊看到我這顆心,替我承擔了很多業力,慈悲之恩無以言表。

平時上班的空閒時間不多,有一天我特別想早上三點五十起來煉功。於是晚上十二點多發完正念,我又正念請師父讓我起床煉功。我沒有上鬧鐘,就真的在三點四十多醒了,接連兩天都是如此。到第三天,我還是沒有上鬧鐘,結果一覺睡到了天亮。我發現是我的思想放鬆了:起的來就煉,起不來就不煉了,這能行嗎?修煉不是應該「勤而行之」[2]嗎?於是我定了鬧鐘,又能起來煉功了。雖然有時被困魔阻攔起來晚了,但我想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任何魔都不能使我退縮。我再一次體會到了修煉的不易。

修好自己證實法

走進修煉後,我並不能很好的證實法。儘管我深深的感受到惡黨對人的毒害,也知道要否定舊勢力對我們的任何安排,但我還是難以做到改變常人的觀念,使其明白真相。開始我與父母講,每一次都以失敗而告終,還換來他們對我的擔心和顧慮。我很沮喪,急切的想讓他們明白,但總是事與願違。

同修幫助我找到了原因:常人對常人講真相,能有甚麼作用呢?我恍然大悟。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沒有用正念去對待。表面上是我對真相內容了解不充份、講不清,容易被人的「假理」反駁的無話可說,但實際上是內心在寄希望於他們對我的情的認同,而不是用正念去引導、主動的證實法。我意識到,只要我有正念,師父就會幫助我。而沒有正念,我講出的話就沒有修煉人的能量,我講的再多也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後來,我漸漸能夠平復自己急躁的心,靜下心來多學法、向內找、修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有正念和能力去證實法;只有自己表現出是一個充滿正念、慈悲為他的修煉人,才能改變常人對大法的誤解,才能讓他們改變舊觀念,從而更好的接受真相。反之,如果做的不好,常人會因此而產生偏見,不明真相而得不到救度,那我不是在把人往外推嗎?

於是,我努力按照法的標準,在工作、生活方方面面要求自己做好並做到更好。別人看在眼裏,也會打心眼裏佩服大法弟子,才能為以後真正的認識大法、了解真相打下基礎。慢慢的,父母對我的擔心少了,有時還以我為自豪。我相信在我的不斷努力下,他們總有一天會明白真相。我也會不斷修好自己,證實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珍惜法緣,精進不停

我能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走進大法修煉,是多麼幸運。每當我覺的苦、覺的難,我都會想到被迫害的同修。同修面對何種殘酷迫害都沒有畏難,在邪惡那樣猖獗的迫害下,同修都那麼堅定,沒有怕心、坦坦蕩蕩,那不就是修煉人嗎?所以,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困難,我都告訴自己,真的算不了甚麼。而每當我稍有懶惰心、享受心、安逸心時,我也會想到整體的同修。此時此刻,也許他們正在正念正行傳真相救度眾生、或者在直面解體邪惡,我有甚麼理由不精進、不加強正念、而想著過舒服的日子呢?唯有不怕苦、多學法、多救人,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做到真修、實修,助師正法。

「悠悠數千載 緣到法已成」[3]。得法不易,這是我們千萬年的等待,更是宇宙中的生命最大的榮耀、最大的意義!修煉人的一切都離不開法,我會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按照法的標準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精進不停。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