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該得的遺產 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一、否定舊勢力對我繼承遺產的迫害

我從黑窩回到家中,得知母親同修與父親,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年內,相繼去世。當時家人到監獄想讓我回家一趟,但遭到惡警拒絕。我以前與父母生活在一起,父母不在了,我只能暫住在弟弟家。

父母只有我和弟弟兩個子女。他們留下了一個存摺、一套住房和撫恤金。怎樣對待這份遺產?在自己所在的層次中,我想符合法的標準。以前明慧文章多次提到,在生活困境中的大法弟子主動放棄繼承遺產是在走極端。放棄遺產繼承,表面上看是在看淡對財與物的捨棄,可是現在是在正法修煉時期,大法弟子如果因為生活拮据而影響了救度眾生,造成的損失是永遠都無法彌補的。同時也將繼承遺產的親人推向了舊勢力的一邊。作為生活困境中的大法修煉者,不該得的我們絕對不要,可是該得的就沒有理由主動放棄,這也是在圓容法在人類這一層次的理。

我諮詢了一下,按照法律規定,子女都有繼承父母遺產的權利,而弟弟、弟媳只想給我一半的存款,不願提房子的事。前些年,我因堅定修煉,被迫害開除了公職,現在走出黑窩,我已是一無所有。弟弟還責怪我,說父母去世與我有關,他們是牽掛我,又受驚嚇離世的,還說我沒盡到孝心等等。我給他解釋,說我只因煉法輪功受到這樣的迫害,咱們的遭遇是中共惡黨造成的。

我還有一個人心,就是覺得在我最艱難的時候,他們應該理解、同情我,應該把遺產分給我一半。帶著這樣的人心給弟弟解釋,他當然責怪我了。我沒有守住心性,就與他們爭吵,結果是不歡而散。我帶著對弟弟一家的不滿、怨恨離開了弟弟家。

在同修幫我租的房子中住下來後,我開始靜心學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對錢財的執著,對情的執著,對弟媳的仇恨,對弟弟的埋怨,以及看不起別人,心理不平衡和求安逸的心等等。找到後,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同時清除干擾我繼承遺產的邪惡。

後來,有同修建議我找親戚協調一下,可是到了親戚家,他們對法輪功不理解,說甚麼煉法輪功怎麼還死人,你怎麼還與弟弟爭奪財產等等。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法輪功使人道德提升,沒有說煉了以後就上保險了。再說,我與弟弟的遺產糾紛,我也不是無理取鬧,按法律規定,存款、住房、撫恤金我都有權繼承。

回來後,我向內找自己,發現我有依賴親戚的心,想通過親戚給弟弟、弟媳做工作,解決遺產分配的問題。找到這顆依賴常人的心後,我就發正念清除它。

隔了幾天,弟弟過來了,我告訴他,撫恤金我不要了,其它的我們均分就可以了。可是他卻說:咱媽那時都說房子要給他。我對他的所作所為很生氣,也很傷心,告訴他: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

弟弟走後,我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傷心就是情在起作用,那個生氣的心也不是我。同時我也明顯的感到他們背後有邪惡的因素在控制他們。

找到同修交流,希望同修幫我否定舊勢力在繼承財產上對我的迫害,幫我發正念。可是有的同修卻認為這是在和常人爭。

回到住所,我真的是心灰意冷,感到身心疲憊。想想自己的處境,沒有人願意幫我,依賴親戚依賴不上;指望同修,同修也不幫我發正念。怎麼辦呢?我想起了師尊,只有依靠師尊了。這時師尊的話打到了我的腦子裏:「修煉人的正念應該起主導作用」[1]。

師尊這一句話就點醒了我。是啊,我的正念呢?正是這些依賴心、怨恨心和親情阻礙了我。我坐下來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徹底解體另外空間利用家人對我繼承遺產進行迫害的一切邪惡。同時與家人明白的一面溝通:你們是大法弟子的家人,在遺產繼承上迫害大法弟子就是犯罪,是要償還罪業的,應該善待大法弟子。發了正念後,我感到身心輕鬆了許多。

第二天,弟弟拿著房產證過來了,他說,你現在處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不能落井下石,決定把存摺和房子各分給你一半。這時我的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那是對師尊的感激。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否定了舊勢力對我繼承財產的迫害,幫助弟子度過了難關。

二、否定「病業」迫害

還有幾天要過年了,望著空蕩蕩的房子,心裏不是滋味。以前與父母在一起,雖不熱鬧,但心裏很踏實。可現在父母不在世了,今後人生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都得我獨自面對了,有一種孤單寂寞、無助的感覺。

臘月二十七早上起床,發現腿腳疼痛,不能著地,只能靠腳後跟一點一點的向前挪動。我向內找,找到了對去世父母的依戀之情,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就學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對我身體的迫害。同時求師父加持,我一定得能走路。

到第二天早上,我又能走路了,我在師尊像前合十,感謝師尊。除夕,我把洗淨的水果,煮熟的餃子盛到盤子裏,端到師尊像前,給師尊上香,恭恭敬敬的雙手合十,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無微不至的呵護。我就感覺師尊在我身邊看著我呢,我與師尊一起過年,不再感到孤單了。

三、去掉埋怨別人的心

有的事情,自己能解決;可有的事情,遇到了卻不知該怎麼辦,也找不到人商量。我從心裏開始埋怨了:埋怨家人,也不知關心我,來看看我;埋怨同修,我遭受磨難,起碼也幫我發發正念吧,我一個人多不容易啊,遇到問題都找不到人商量,也不來幫我。這樣埋怨下去,把自己氣的直掉淚,感覺自己好苦啊!

我有一個習慣,一遇到自己過不去的難時,我就學法。這時我拿來抄有師父各地講法的小本子,準備背法,隨手一翻,師父的一段法映入眼簾:「你們所以認為對你沒有好處是你還放不下人造成的,你覺的對你不公,你覺的他不應該這樣對待你,應該更好的對待你。可是站在煉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麼對你好,你怎麼修啊?你的心怎麼暴露出來呀?你怎麼提高啊?你怎麼消業啊?不是這個問題嗎?所以你碰到的所有這些魔難,你不要抱著抵觸的心,你一定要正確對待。」[2]師父這不是說我的嗎?總想讓別人關心我,對我好。心裏頓時覺的亮堂了許多,師尊就在我身邊,知道我想的是甚麼。

在寫這篇交流稿前,我給師尊上香,請求師尊安排一個能幫我的同修到我身邊吧。我坐在床邊,那個心裏又不平衡了,看明慧交流文章,其它地區,同修配合協調的多好啊,都是無私、自覺主動的幫助磨難中的同修,而我這兒,還要求著別人來幫助,有的還漠不關心,沒有無私主動幫助處在磨難中的我,差距多大呀。一邊埋怨,一邊翻開小本,一眼就看到師尊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的一段講法:「最難的你們已經走過去了,剩下的沒有那麼難了,只是把它做的更好點。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夠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內找,就像剛剛進入修煉那樣的熱情一樣。不要像常人,幾分鐘的熱血過去了、就完事了。」我真切的體會到師尊就在我身邊,鼓勵著我,點化著我向內找。

寫這篇交流稿的過程中,我不斷的抹著眼淚,感受到師尊的佛恩浩蕩,感覺師尊時時刻刻在看護著弟子、點悟著弟子,幫弟子度過了一個個難關,這樣的事情,就是幾天幾夜也寫不完啊。弟子也唯有精進實修,做好師尊安排的三件事!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