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消極中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我和姐姐之間的矛盾,已經持續有四年的時間了。就是在前幾天我還對同修說:「我該怎麼辦呢?對於我的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的脾氣那麼大而且那麼自私,從來不知道向內找自己。

記得一年前有的同修對我說:「你別把她當成修煉人,就不會失望於她了。」我當時不以為然,想:「我怎麼能夠不把她當成修煉人呢?我真的做不到。可是一年之後,我還是被姐姐的問題所困擾,於是,幾天前我「忍無可忍」的對姐姐說:「我不再把你當成修煉人看了。」出乎我意外,姐姐這次沒有發脾氣(實際上是我放棄了向外求、向外修她,我不執著了,她也就不擰勁了)。可是過後,我也知道,自己的言辭還是不在法上。

特別是我丈夫(同修)在兩個月之前被綁架了之後,我心情不好,哪怕是姐姐和別人吵架,我都會覺得難以忍受。那時候我會說上一句:「改改你的脾氣吧。」可這樣一句簡單的話,也會招來姐姐的不滿,並大喊,「我怎麼脾氣不好了,是他如何如何……」每當這個時候,我也越來越不明白了:她為甚麼越來越不知道向內找了呢?

不過,這幾天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想把自己所有消極的思想都去掉,因為那些消極的思想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之後,我知道我不能夠再抓住她消極的東西不放了,哪怕是那種沒完沒了的「勸善」,因為姐姐一聽我提到她的脾氣就暴跳如雷。很長時間我很痛苦,覺得她真是不講理,不過當我放棄那種向外求的執著時,我和姐姐之間長期形成的恩怨就了斷了。

再回想近年來瀋陽市頻頻被綁架的同修,當同修被綁架的時候,我們對同修所加的念頭都是些甚麼呢?抱怨,而不是每個人都來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這樣恰恰給營救同修增加了很大的困難,以至於同修被邪惡非法判刑。

我覺得這樣恰恰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前幾天參與救援的律師聽國保們說,十月還會有行動的時候,我的心情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難中的同修捎話出來說:「不要讓邪惡再迫害、綁架別的同修了」。我能夠體會他的心情,可是我們如何能夠不在消極中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真的是同修要好好思考的問題了。

特別是看了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刊登的同修的文章:「變觀念共同向內找 「病危」中的同修三天過關」,讓我也是感同身受。

文中說:「大法弟子無論是遭受綁架、假病業、經濟魔難以及被干擾走不正的,都是邪惡的迫害,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作為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一定得信師信法堅定正念,向內找提高上來,不能依賴同修幫助。難中同修正念強,當然自己就能闖過來;或者同修稍微參與也闖過來了。但我們當成項目整體配合做時,一般都是難中同修狀態不太好、或者時間拖久了摻雜了周圍同修的一些負面看法、或者本來就與周圍同修密切相關。

「……還有一點體悟,修煉中一定得重視轉變人的觀念。周圍的同修平時對小明非常包容、呵護,只是有一些看法,並沒有甚麼矛盾、心結之類的,可在另外空間就能形成一座黑黑的或是灰色的大山,使得小明這邊的肉身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大家那麼努力的發正念都解體不了,多可怕呀!修煉人的不好看法、觀念不但干擾自己、也能害了同修。」

個人一點認識,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