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學法促進我修煉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有幾位同修離我家都很遠,我們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才能見一次面,所以我一直處於個人「獨修」狀態。後來幾位同修成立學法點,還勸我參加,我以藉口:要做的事很多,把這麼多時間浪費在路上太可惜了,掩蓋著強烈的怕心。

從法理上,我知道我應該去,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不能游離於整體之外。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法會是師父給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所以,我決定先去去再說。誰知這一去,發生在我身上的變化之大、之快是我始料不及的。

一、寶書捧胸前 雙盤讀三講法

學法小組每週學一次,前兩次學《轉法輪》都讀兩講,雙盤讀完。每人讀兩頁,輪著來;第三次學三講(趕上放假多學一講),雙盤三講讀完,腿不疼不麻還挺舒坦,腰板挺直,雙手捧寶書至胸前。在家時我一講都盤不下來,場好,大家比著,也就把我帶上去了。

二、去掉人的觀念 學法不戴眼鏡

我都把眼鏡從眼鏡盒裏拿出來了,一看小組同修都沒戴,他們個個比我年齡大,最大的近八十歲,另外幾個也七十多歲了,我是最小的六十五歲,也就不好意思戴了。因此,我學法時也不再戴眼鏡,陰天也不戴。

是啊,你看哪個佛坐那兒戴個眼鏡,早就該摘了。在家裏,有幾次把眼鏡坐在屁股底下,把鏡腿坐掉了;還有幾次掉到地上,摔壞了鏡片,也悟到了不應該再戴了,可就是沒做到。因為戴習慣了,戴著舒服,省勁兒,不戴還不適應,不得勁兒,都是人的觀念。

三、敬師敬法 嚴格要求自己

敬師敬法,每個人都嚴格要求自己。學法期間不喝水,不上廁所,更沒有吃東西的。第二次去學法小組我沒來得及吃早飯,帶點梳打餅乾,忘帶水了。在公交車上吃兩塊,嗆的直咳嗽,再沒吃。學法開始時肚子「咕咕」直叫,還擔心同修聽見影響學法。這要在家早吃上了,學法中途歇會,吃點水果,喝點水、嘮嘮常人嗑是常有的事,錯誤的以為沒一邊學法一邊吃就行,放任自己。令人驚奇的是:肚子只叫一會就不叫了,而且一直到下午兩點多到家,都不餓。

四、學法守時 認真負責 精神十足

珍惜時間,到點就學,嚴肅認真對待學法。本著對大法負責,對同修負責,對自己負責,不管是誰,讀錯了,大家一起糾正。

在家自己讀法,添字落字不知道,音讀錯了也不知道。最糟糕的是一學法就犯睏,長時間突破不了,有時不得不放下書,小睡一會兒。而且隨意性強,時早時晚,也不知道抓緊。學法時,經常有家中雜事干擾,一會問這,一會要那;不是這事就是那事。學一講有時一個多小時,兩小時,甚至半天。時常有學到一半不得不放下幹別的去了,晚上才能再接著學。

集體學法時,就沒有這些干擾和衝擊了,而且從不犯睏,倍兒精神,因為既要防自己讀錯,又要糾正同修讀的錯,還要及時接上上一同修讀的往下讀,所以精力就必須高度集中,學法入心了,也就不睏了。

五、這環境是塊淨土 向內找 法理清

這裏是一片淨土,不說常人話,不嘮常人嗑,不做常人事。更沒有常人社會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一思一念都用大法來衡量,把握不好的,大家就學法、交流、切磋,就連不經意的一句話,也不放過。比如,一天小組學法結束後正要走,一同修拿出兩個大梨讓大家吃,大家都不想吃。

同修勸道:吃吧,梨太大,我們(指她老伴,也是同修)又不能分著吃。話一出口,就意識到人的觀念出來了,大家都在找自己。我也在想:是不是師尊借同修的話點化我呢,想想我和老伴還真是甚麼都分吃,唯獨梨不分。梨太大,就切成小塊,插上牙籤吃。切梨本身不為過,關鍵背後的主導思想:因大切,還是因「害怕分離」切。同修是一面鏡子,照出我的不正,照出我隱藏很深的人的諸多禁忌和執著。說淺了是人的情、人的觀念,說深了是法理不清。姻緣是表象,修煉人有更高法理要求自己,人理對修煉人不起作用。我告誡自己:已經超出人了,別把自己再降為人。

六、相互促進 救人不忘修自己,清除毒害大法展神威

每次學法前,做資料的同修都把做好的真相光盤、神韻光盤、大小冊子、傳單、護身符、破網軟件等分發給大家(根據個人自願)。學完兩講《轉法輪》後切磋時,一同修說應該重視清除自身黨文化流毒,應該多看《九評》。

另一同修說:《九評》發表後,他老伴(同修)看《九評》還沒看完,從他(指老伴)身體裏出來很多奇形怪狀、污七八糟、黑乎乎的東西,滿屋子都是,噁心極了,我實在受不了了,就不讓他看了。我是一遍沒看完,不知他(指老伴)後來看完沒有。

我說:「那就趕快發正念,排除是好事。」同修醒悟到:他身體現在的狀況(她老伴有很重的病業反應)很可能就是這些東西迫害的。同修的話使我想起,前些天打坐時看到,離我很近的地方不規則的排列著好幾個排水井,上面蓋著井蓋(就是大街上的那種鐵井蓋),突然離我最近的一個排水井蓋向上移開,離地面有很寬的縫,從井蓋下面的縫隙裏源源不斷的往出爬奇形怪狀的黑東西,眨眼間滿地都是,黑乎乎一片,還在不停的往出爬。

我當時悟到:這井裏裝的都是不好的東西,井,這不有漏嗎?井蓋──掩蓋,是點化我沒有向內找自己,查缺補漏,而是掩蓋起來,而且還隱藏很深。但我一直沒找到這漏是甚麼。同修的話也點醒了我,排水井,我得往出排呀,不能捂著、蓋著了。我今年六十五歲了,正是邪黨篡政那一年出生的,被灌輸的都是邪黨的那一套東西。思想、思維方式,都是邪黨刻意鍛造出來的。

又一同修說:是到了該清理邪黨邪惡因素的時候了,不但要清理外部的,也要清理自身邪惡黨文化的毒害。

最後大家都贊同還要大量製作《九評》書和光盤。不但自己看,還要廣泛散發救人。切磋結束後,具體分配下一次各自分擔的任務:下載的、買耗材的、刻的、印的等等,分工合作。每個同修都根據自己特長、能力承擔一部份,做好後下次學法時帶來。十一點五十五分清理自己,十二點準時發正念清除外部邪惡。

第二天晨煉打坐時,我看到一幫人,有男有女,著裝有的像邪黨篡政前的打扮,有的像邪黨篡政後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幹部、工作人員打扮,朝我橫眉瞪眼,有的惡狠狠罵,有的在哭,還把我圍在當中,冷冷的看著我,甚至怒目相對。

我來到一個丁字交叉路口,右邊是擁擠的低矮房屋,前面是一橫排邪黨兵端著長槍,槍口齊刷刷的對著我,擋住我的去路,我往左看也有一排長槍,往後看還有一排長槍,所有搶口都對著我,已無退路。

我轉身往前走,一排長槍瞬間變成無數排,黑壓壓一片。我知道邪黨邪靈害怕《九評》,擺出陣勢想置我死地。我發正念,讓槍口彎回去打邪黨兵自己。立刻就見長槍筒彎回去對著邪黨兵,隨後就看到離我最近的一排先倒下去,然後一排接一排的倒,黑壓壓一片全倒下。真是大法威力貫蒼宇,豈容你紅魔邪黨兵猖獗。

七、去掉怕心 溶入大法弟子整體助師正法洪流中

參加學法小組之前,我人心重,怕心多。比如在買耗材時,我總被人心障礙著,覺得一個老年婦女買這些東西不正常,會引人注意,所以每次少買,換地方買,不敢在家附近買,要跑很遠的地方買,浪費很多寶貴時間。而且受邪惡黨文化毒害,習慣性負面思維,甚麼都怕,不值得怕的也怕,事還沒做先怕,人為增添許多麻煩,嚴重影響做三件事。

當看到小組裏年齡大我很多的老年同修思想單純,正念足,只要是講真相、救人,二話不說,立馬行動,或在談笑中,或在不動聲色中,把該做的都做了。做的那麼自然、輕鬆。

和同修比,令我羞愧,同是一個師父教,同修一部大法,同為大法徒,人家做的那麼好,我做的這麼差。這差距激勵我,消除了我的怕心。

正念上來了,我不再怕了,與同修形成一個整體,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發揮自己的特長,讓大法法理佔據整個頭腦,負面思維一露頭就解體它。複雜化簡單:只要是師父要的,符合大法我就做。無條件的把自己溶入到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整體洪流中。

八、在集體學法中 找回了修煉如初的感覺

自從參加集體學法小組後,壓抑在心頭的那塊壁壘一下子瓦解了,我心情開朗了,大度了,總是笑瞇瞇的合不攏嘴,體驗到大法弟子的堂堂正正。

我剛得法時,就是這樣一個幸福、快樂的生命,現在我又找回來了。參加集體學法使我整體修煉提高最快。現在,沐浴在法光中的我,保持住在家學法和在集體學法時一樣後,而感受到師尊那無量慈悲中的加持,感悟到大法的神聖與威嚴。

集體學法真的好處很多,能極大的促進個人修煉提高和做好三件事。真心希望還沒有參加學法小組的同修儘快參加,珍惜師尊為大法弟子開創的這一修煉環境,充份發揮師尊留給弟子的這一修煉形式的作用,藉以達到自己最快提高。在大法弟子的整體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做好自己該做的。

最後還有一事要說的,就是我家離學法小組遠,慈悲的師父就安排同修給我送來真相語音手機。乘車、走路都能打,徹底解決路途遠浪費時間的問題。

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