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怎如天算 莫為名利所驅(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接上文

四、貶正排賢

宋代的丁謂,年少時就「機敏聰穎,書過目輒不忘」,棋琴書畫、詩詞音律,無不通曉,多才多藝。他雖然才智過人,卻沒有用在正路上,為了權利變得邪佞狡詐,為了向上爬和鞏固權位,奉承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為奸邪」。他鼓動皇帝大興土木,建造了一批豪華宮殿,耗費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累進工、刑、兵三部尚書,宰相,顯赫一時。

詩人穆修為人正直,從不趨炎附勢,詩作的非常好,又很出名。他常常到京城裏遊玩,有人就把他作的詩,題在皇宮的牆壁上,宋真宗見到穆修的詩,非常讚賞,並且還問道:「這是誰作的詩啊?這個人詩寫的這麼好,朝中的大臣為甚麼不向我推薦他呢?」丁謂就向宋真宗說:「此人的品行比不上他的文章啊!」從此以後,皇上就不再問了。丁謂的居心,竟是如此的陰險。

丁謂不顧國家與百姓的利益,一味迎合皇帝,並給皇帝出壞主意,自然會遭到正義之士的反對。後來寇準擔任宰相,丁謂擔任副宰相,丁謂向寇準阿諛逢迎遭到拒絕,寇準當眾指出其諂主媚君,有失大臣的本份。丁謂懷恨在心,千方百計羅織罪名極力排擠,將寇準貶為道州司馬,一直貶到雷州半島。又趁機將朝中凡是與寇準相善的大臣全部清除。故時人稱寇忠丁奸,寇君子丁小人也。丁謂玩弄權術,陷害好人,貪污受賄,因作惡太多,不久被罷相,流放崖州(今海南省),抄沒家產時,從他家中搜得「四方賂遺,不可勝紀」。丁謂在崖州又遇到強盜襲劫,隨身所有一洗而空,不久即死去。他的四個兒子、三個弟弟全部被降黜。丁謂本人也上了《佞臣傳》。

為官當以公正清廉、為百姓做好事,當作自己分內之事;若是為了求取自己官位的升遷,而使用奸巧欺騙的手段,這是心術不正。自古以來,小人得到功賞、權勢,用盡奸心詭計,以為權位威勢可保長久,嫉賢妒能,欺壓百姓,怎知因果不爽,天理循環報不差,權勢只在一時,轉眼之間一朝失勢,其結果害人終害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