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 「換了」新的手和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我是個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兒子一家三口從外地回來看我們,住了一週。由於忙於常人事多一些,三件事做的少一些,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十月中旬,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和腳發白,並且手和腳都腫了,而且手和腳就像木柴一樣發硬,沒有知覺,手心和腳心冒出像繭子一樣的硬物,而且很白、很硬,整個手、腳一點血色都沒有。

過了一天,手心和腳心的硬物像開花一樣裂開了。裂開前先發癢,裂開後出血。手心裂的口子三公分長,腳心裂的口子七公分長,腳上有一個一寸長的口子一直裂了三天。我眼看著它裂,就像撕布一樣,裂開後感覺冒涼氣,冒完涼氣後出血水(血水不是很多),然後開始痛,痛三至五天。基本不痛時,就又在沒裂的地方開始裂,基本上是挨著裂。每次每個手和腳都裂二、三個口子,手和手、腳和腳都在相同的部位裂。就這樣裂了三個月。從手心到每個手指肚,腳心到每個腳趾肚都裂。大拇指裂三個口子,大腳趾裂七個口子,手和腳的陰陽面裂的更多,基本上密密麻麻的,而且裂的口子都是橫的。

因為我修煉大法十幾年來,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身體根本就沒有病,當手和腳出現這樣的情形時,在我的頭腦中,根本就不存在「病」這個字。

在這期間家人不知道,一次在醫院護理老伴時,一位親戚看到我手上有異物,要領我去找醫生看看,我說不用看,沒事。老伴這才知道,叫我趕快找醫生看,我說沒事。他們也就不再催我看了。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做飯、打掃衛生、洗衣服時,手心裂口子就用手指幹,手指裂口子就用手心幹,因為裂過去的地方已長好了。只是洗衣服時帶防水手套。

在這期間,老伴住過兩次醫院,每次十天,我照樣在醫院護理(因孩子不在身邊)。因我的腳腫又裂口子,鞋都穿不上了,本來穿三九的鞋,只好買四二的鞋穿。在醫院護理老伴時,對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老伴第一次住醫院,寒亭的病友明白真相後,一家四口都三退了。老伴第二次住醫院,同病房的是青州的病友,明白真相後,一家三口都三退了。其它病房的病人和護理人員,有機會也對他們講真相。

晚上,我回家學法、發正念,學完法、發完正念起來時,兩個腳痛的不能站。我就背誦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咬牙站起來,把腳一跺,心裏想沒事,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到了早上煉功時,腳一點不痛,好像沒事一樣。

我知道這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看《明慧週刊》,有的同修看到另外空間:師父身上一道道的大口子流血,替弟子、眾生承受,我哭了。師父太慈悲了,替我承受的太多了。有一次我在超市買雞蛋排隊,我跟前有位女士六十多歲,坐在地上哭叫,說痛死她了。我問她,大妹,你哪兒痛呀?她說:我腳上裂個口子,痛死我了。我想她腳上裂一個口子痛成那樣,我的手和腳每天都裂十多個口子,也沒痛成那樣。因為我是煉功人,我的痛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心裏說,謝謝師父替弟子承受。這是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師父替弟子承受的更多。對師父的慈悲無以言表。

經過這次魔難,三個月後,我的手腳漸漸恢復了原樣,並且柔軟紅潤了。師父給了我新的手和腳。同時進一步給我淨化了身體。

是師父通過這種形式進一步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真心體會到師父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謝謝師父慈悲救度。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