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誠信不丟諾貝爾獎」談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有這樣一則外國科學家的故事:

一九五三年,阿爾弗雷茨參加全美國物理年會。午餐時,他旁邊的空位上坐了一個二十七歲的年輕博士後格拉塞。兩人很快交談起來。格拉塞說他受啤酒冒氣泡的啟發,產生了一個想法,可能用來建造探測基本粒子的裝置──氣泡室。一席話讓阿爾弗雷茨如獲至寶。回去後,他和助手立馬行動,進行試驗。經過幾年的艱苦奮戰,終於做出了液氫氣泡室,但跟格拉塞的原始設計相比,有很大變化:乙醚換成了液氫,體積也擴大了許多,其功能更不可相提並論。

但是一九六零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只獎給了格拉塞。阿爾弗雷茨認為原始的創新思想來自於格拉塞,雖然真正造出氣泡室的是自己,但阿爾弗雷茨還是認為「諾貝爾」物理學獎應該給格拉塞。當時,年輕的格拉塞毫無顧忌的把自己的新思想告訴了阿爾弗雷茨,他只聽了幾分鐘,卻花了好幾年時間艱苦奮戰,成功後仍然承認原始思想是格拉塞提出的。正是這種誠信的學術道德,使上蒼又叫阿爾弗雷茨發現了「粒子的共振態」,在一九六八年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在我國古代,這種誠信也隨處可見。

明代馮夢龍小說《警世通言》裏的「俞伯牙摔琴謝知音」的故事。說的是春秋戰國時,晉國大夫俞瑞(字伯牙,楚國人氏)奉晉王之命來楚國修聘。事畢,坐船遊覽長江。船行至漢陽江口馬安山時,適逢中秋之夜,即泊船於山崖之下。當晚,月明如晝。俞伯牙端坐船頭,焚香撫琴。剛彈完一曲,就聽琴弦「崩」的一聲斷了一根,俞伯牙心中吃驚,當即起身,四下觀看,只見一位樵夫站在樹下,專心聽琴,伯牙當時並瞧不起這打柴的山野之人,認為是在「對牛彈琴」。可經過一席交談,發現此人不但對琴理、樂理瞭如指掌,對其它學問也是博古通今,言談不俗,問起姓名,答曰:「姓鐘,名徽,字子期。」言談良久,遂與之結為金蘭之好,異性兄弟。伯牙因假期已到,不能上岸與子期家聚,只得暫別,彼此相約,來年中秋再見。

第二年中秋前夕,俞伯牙即向晉王請假還鄉,恰好在中秋之夜又泊船於與鐘子期相會之處,但等了兩日也未見鐘來,伯牙只得上岸打聽,方知子期已於百日之前病故,並叮嚀父親將其葬於馬安山江邊,以便能與俞伯牙踐諾前言。後俞伯牙含淚以彈琴祭奠鐘子期,祭畢,將琴摔碎以謝知音。又把子期的父母奉為自己的雙親,以養老送終。

在古代神話《搜神記》裏也有一則「以信為本,生死之交」的故事。說的是山陽人范式和汝南人張邵在一起讀書,關係很好,親如兄弟,學業完成後,范式對張邵說:「兩年後,我將去拜見伯父伯母大人。」彼此約定了具體日期。到了日期,張邵告訴了母親,並請母親準備酒菜招待范式。母親說:「山陽隔汝南有一千多里,要走二十多日,況且這兩年來,你們之間也沒有互通音信,恐怕他早就忘記了。」張邵說:「范式是位誠信的君子,一定會銘記在心,不會爽信。」到了約定日期,范式果然登門拜訪了張邵的父母。大家興高采烈地聚在一起談古論今,盡歡而散。

幾年後,張邵突然生病,臥床不起,並且逐漸加重。有一天范式睡夢中夢見張邵對他說:「我已經死去,將在某日下葬,不知你能否來和我見最後一面?」范式夢中醒來淚流滿面,深信不疑。馬上去為朋友奔喪,快馬加鞭,日夜兼程。在未到之前,這邊張邵已經下葬。但棺材異常沉重,幾個人也抬不動。正在無奈之間,忽見一人白馬素衣,哭喊著飛奔而來,喊道:「邵兄慢走,弟給你送行來了!」范式來到墓地,拉著棺材的繩子,哭著說:「邵兄一路走好,從此永訣了。」棺材立刻減輕,這才順利安葬。此故事與「俞伯牙摔琴謝知音」同出一轍──「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心口如一,肝膽相照。今日讀來,仍然感人至深。

其他如秦末季布的「一諾千金」等也是千古不衰,都是講古人的誠信。重誠信,守信用是取得別人信賴的基礎,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不講誠信,則民心渙散,百姓蔑視政府,失道寡助,最終走向滅亡。官員不講誠信,則指鹿為馬,自賤相輕。賞罰不講誠信,則百姓視法律如兒戲,無法無天。交友不講誠信,則友情、親情喪失,互相怨恨,互相為敵,一個人不講誠信則庸碌一生,逐漸將被社會淘汰、拋棄。

東周時的周幽王有個寵妃叫褒姒,如花似玉,貌若天仙,但卻從來不笑,為博美人一笑,幽王不惜重金向眾臣求計,一大臣獻計:在烽火台上點燃烽火(烽火是京城報警求救的信號,只有在外敵入侵時,急召諸侯、諸將來救援時方能點燃)各路諸侯必然急奔京城,當看到京城太平無事,他們必然會垂頭喪氣而去,娘娘可能一笑。結果周幽王「烽火戲諸侯」,褒姒見諸侯眾將風馳電掣急匆匆而來,知道真相後又惶惶然狼狽而去,不由鼓掌,開口大笑。幾年後,西夷犬戎舉兵反周,幽王急點烽火求救,但眾諸侯如「狼來了」的故事一樣,誰也不再上當。幾天後,敵兵攻破城池,幽王自盡,國家滅亡。

中華民族是禮儀之邦,是一個守信用重承諾的民族。孔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孟子曰:「誠者,天之道也。」都是說做人理應遵循天道,誠實可信。但今天深受中共「假惡鬥」毒害的許多中國人口是心非,老奸巨猾。

今天的中國被中共專制,信奉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為真理,唯假、惡、毒、醜、暴為親,欺上瞞下,以假亂真。

邪共六十多年的血腥鎮壓和謊言欺騙,使人們互相猜測,互相懷疑,互相怨恨,互相恐嚇,毫無誠信可言,致使現代中國陷入前所未有的誠信危機。過去邪黨說祖國山河一片紅,而今天的山河是一片騙,一片黃,一片毒,一片腐敗。現在的中國是娼妓如雲,毒食遍地,個個參賭,官官貪慾。誠實守信的美德已經在中華大地蕩然無存,中共官員更是謊話連篇,互欺互騙,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貪污腐化,禍國殃民,商業裏也是投機取巧,弄虛作假,以次充好,以毒害民。

非典時,中共衛生部長張文康面對全世界媒體撒謊說:「到中國旅遊是安全的。」蒙牛純牛奶檢出黃曲黴素M超標時,飼料協會會長高鴻賓說:「得吃好幾噸,好幾年才能致癌。」毒膠囊事件時,衛生部官員陳竺呼籲老百姓對中國藥品「要有信心」。專家孫忠實說甚麼:「如果吃一種藥或兩種藥,一天吃三次,一次吃兩個,一天吃六個膠囊也沒有吃掉多少鉻,所以面對這樣的事情要冷靜,不要恐慌,不要把藥用空心膠囊鉻超標說成是很大的危害。」

中共官員視老百姓生命如草芥,如兒戲,瞪著眼撒謊:偶爾服用「皮革膠囊」沒問題,偶爾吃「三聚氰胺」奶沒問題,偶爾吃染色饅頭沒問題,偶爾吃瘦肉精沒問題,偶爾吃蘇丹紅沒問題,偶爾吃地溝油沒問題,偶爾吃工業鹽的海天假醬油沒問題……可哪個官員敢說,這些毒物質集聚到一定量,最終讓人住進醫院也沒問題?!

中共邪黨更是用彌天大謊詆毀法輪大法,敵視迫害「真善忍」的修煉者,如「天安門自焚栽贓案」,掩蓋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進行牟利等等。中共對老百姓一貫進行謊言欺騙,欺騙,再欺騙,很多人被欺騙的都有些麻木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應該要讓人們知道事實真相。

聽信中共謊言的人已經被捲入了中共即將來臨的惡報之中,危險之極呀。幾年前的貴州平塘「藏字石」的顯示及近幾年的優曇婆羅花盛開各地,已經是上天向人們展示了法輪大法的弘傳與中共的即將衰亡。

有緣的人們,善良的人們趕快抓住這萬古機緣,為自己,為家人,為親友作出明智的選擇,趕快退出邪惡的黨團隊,才能得到神佛的佑護,度過劫難,進入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