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義」是含義極廣的道德範疇,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核心的部份。提起「義」,人們最先想到也許就是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國演義》,這部書內容上雖然寫的是三國紛爭的歷史故事,然而對「義」的詮釋卻是貫穿全書的宗旨。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忠義,「七擒孟獲」講的是信義;關雲長「義不屈節、父子歸神」,這些膾炙人口的故事流傳甚遠,對人的影響極其廣泛。

《義姑退兵》說的是,春秋時期,齊國攻打魯國,在郊外遇到一個婦人,一隻手攜著一個孩子,另一隻手抱著一個孩子在跑,齊國的士兵就去追她。那個婦人就把手裏抱著的小孩子丟掉了,帶著攜的孩子一同跑,士兵把那個婦人追到了,就問她:「你丟了手裏抱著的孩子,卻帶著攜著的孩子一同逃走,這是甚麼緣故呢?」那個婦人就說:「剛才帶著走的,是我哥哥的兒子;拋棄了的是我自己的兒子,我看著這個情勢,是不能兩存的,所以寧可把我自己的兒子丟了。」齊國的將官聽了,就說:「哥哥的兒子和自己的兒子,哪一個比較親些呢?」那個婦人說:「對於自己的兒子,是一種私愛,對於哥哥的兒子,是一種公義。拋棄了自己的兒子,雖然心裏肉痛,可是從公義上說,還是這樣做是對的。」齊國的將官就把自己的軍隊約束住了,不再去攻打魯國,並且說:「魯國的一個女子,都如此深明大義,這般仁義的國家,哪裏可以去攻打他們呢?」於是就帶了兵回去。那婦人丟掉的自己的兒子也得以保全。魯公得知了這件事,就送給婦人許多禮物,並且送她一個名號,叫「義姑姊」。

「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義」讓人明辨是非,不逾越公正、公理、公德做事,保證著社會的穩定、人與人的和諧共處。然而自中共邪教奪權篡政以來,將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破壞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背信棄義」、「忘恩負義」式的對人民、對所謂的其專政下的敵人檢舉揭發、無情打擊、消滅思想、消滅肉體。

以其黨魁毛澤東為例,彭德懷幾次出生入死救過毛的命,在廬山會議上,彭剛剛批評了毛幾句,毛就翻臉無情,欲置彭於死地。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這些被中共利用過的民主黨派人士、和有見地、有思想的幾十萬知識份子,在「反右」初期受毛的給黨提意見的鼓動和「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絕不秋後算賬」欺騙,出來說了幾句實話就被毫無信義的毛打成「右派」,受盡折磨、侮辱、甚至含冤而終。文革時期人們為了保全自己,出賣家人、朋友、同事蔚然成風,說謊話、落井下石成為人們生存的保障。「義」蕩然無存,人的道德急速下滑。

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中共宣傳「拜金主義」,沒有道德的約束,對錢財、物慾瘋狂的追求致使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厚黑術」、「犬儒症」、投機鑽營、爾虞我詐泛濫橫行。

人的天性是追求嚮往善良的,1992年5月,自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傳出後,人們認識到這是一部高德大法,他不但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更是回歸道義、善良的最好途徑。所以法輪功在中國得以迅速傳播。短短幾年,全國各地的公園、廣場、學校的操場到處都有煉功者的身影,修煉者談的最多的就是自己如何在工作中、生活中、社會上如何重德、為他人著想、放下「私」、放下「利」、不執著於「名」,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

億萬信仰「真、善、忍」的民眾重德重義做好人,成為社會道德快速回升的中堅力量,成為社會穩定的基石,對於任何國家、政府都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可是中共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教,「正邪不兩立」出於對法輪功巨大的道德力量的妒嫉,1999年,以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教悍然發動對法輪功及其學員的迫害。

邪黨首先搞人人過關式的大揭批,逼迫法輪功學員背信棄義,寫不修煉的保證書,不寫面臨的就是「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已有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幾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數千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遭不明藥物毒害;更令人髮指的是,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活著的時候被摘取器官,然後遭焚屍滅跡。

邪黨還製造謊言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比如「天安門自焚」事件、「1400」例、「京城瘋子傅怡彬殺人」事件、等等。

一時間紅色狂潮席捲華夏大地,在中共製造的高壓、恐懼下,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選擇的是大義、捨生取義。他們不畏強權、生死,十幾年來一直堅持和平理性的講述法輪功真相、慈悲祥和的告訴世人「天滅中共」,及時退出中共邪教是回歸善良、恢復中華民族道德的大義、正義之舉。

「邪惡戰勝不了正義」,在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中,人們逐漸認清了邪黨的邪教本性,至今已有一億一千多萬正義之士選擇退出中共邪教組織。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事例越來越多。

不參加迫害的村官

有一個支書,在鄉政府裏名望很高,在村裏邊的威望也相當高。我和他聊起中共現在的腐敗以及村官的難處時,他也痛心疾首。講起他應付鄉里邊的事時,他說:要想當好村官,得動腦筋,不能跟著共產黨一條道走到黑。

我問他對村裏煉法輪功的態度,他說:都鄉里鄉親的,管那閒事幹啥?上面來問給他擋著不就得了。後村那個支書把人家煉法輪功的整到監獄裏,判了好幾年,你想村民對你這支書會是啥看法?再說人家煉法輪功的在村裏口碑很好,害他們那不是在做缺德事嗎?

以後不准你再來俺村幹這事

在村裏,大家都鄉里鄉親的,誰家出個甚麼事,誰是個甚麼樣的人,哪件壞事是誰做的,大家心裏都有桿秤。有些村官保護起法輪功學員來,還真夠仗義的。

有個村支書,有一天派出所裏來了個警察,要他領著去騷擾一個法輪功學員。他當時也沒在意,就領著他去了。快到這位法輪功學員家時,支書問:你找他幹啥?警察說:就是來看看。支書說:來看看,有啥好看的?就這麼簡單?警察支吾著說:那得叫他表個態,簽個字。支書不走了,站在那說:表啥態?簽啥字?我跟你說,在俺村就數他最好,人又仁義。這個態我代他表了,他家你連門都不准進;那個字你看著簽。你敢再來俺村幹這事,別怪我不客氣。說完扭頭走了,弄得那個警察在那尷尬了好一陣也只得走了。從此再也沒有人來找這個法輪功學員的麻煩。

……

「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說的是你只要還有一寸土地貪虐的暴秦也不會停止侵略。中共邪教在奪取了地主的土地、資本家的財產、「一小撮」、「一小撮」人的生命和破壞了人賴以生存的道德以後絕不會變好。今天的中國人唯有選擇退出邪黨,才是唯一正確的正義之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