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中共特務搗亂與五個可疑人士自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備受注目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三日在美國夏威夷檀香山舉行。峰會之前,為了讓與會的各國首腦及代表團成員了解法輪功真相,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夏威夷熱鬧的街區、峰會場外及中共官員入住的酒店外,拉起數十米長的橫幅,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了十二年的迫害,呼籲制止迫害。

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表現使美國民眾與夏威夷當地的警察深受感動。法輪功學員們在阿拉莫納公園煉功時,一位女警感慨:「真是太優美、太平和了。這根本算不上抗議,甚麼話都不用說,在我眼前的這一切就是最強而有力的真相,太震撼了!」一個警察還主動遞給學員名片說:「如果有任何人找你們的麻煩,就打我手機。」

夏威夷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很理解,並給予了很多支持。警察們以前並不知道法輪功,當他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後,特別是聽到中共還派遣特務在海外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干擾破壞時,他們都很吃驚。就在法輪功學員和平抗議的這幾天,真有幾個特務來搗亂。

在夏威夷會展中心外,有四個身穿印有「法輪大法好」上衣的特務,冒充法輪功學員在現場搗亂。警察一眼就識別了出來,並將他們帶出了法輪功學員所在的場地。警察表示,那幾個人沒有法輪功學員那種善良祥和的樣子。隔天,這四名特務又現身在一條熱鬧的大街上,警察又認出了他們,並早早將他們阻隔在法輪功學員活動的幾條街之外。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說:「放心,所有的警察都知道他們了,我們會在這裏保護你們。」

這說明一個問題,警察能分清特務與法輪功學員的區別,是因為他們在特務搗亂之前了解了法輪功真相,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的祥和善良。可是如果他們沒有接觸過法輪功學員,而是直接接觸了那些冒充法輪功學員來搗亂的特務時,他們對法輪功的印象那就只是反面的了。

這個事情在我們中國表現得相當突出,好多人就是因為單方面接受了中共欺騙性的造謠,才使得他們對法輪功有不好的認識。這從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給民眾造成的毒害中可以鮮明地看出來。

天安門自焚中的王進東,經過圖象對比,發現新華社公布的王進東的照片,與自焚錄像中的王進東,以及後來接受採訪時的王進東,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各有相貌特徵的三個人。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1:在滅火器噴射的同時,一隻手臂掄了起來,猛擊劉春玲的頭部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1:在滅火器噴射的同時,一隻手臂掄了起來,猛擊劉春玲的頭部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2:重物猛擊劉的頭部後被彈起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2:重物猛擊劉的頭部後被彈起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3:重物逆著滅火器噴射流飛向警察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3:重物逆著滅火器噴射流飛向警察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打擊的姿勢
CCTV「自焚」節目慢動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打擊的姿勢

所謂被燒死的劉春玲及其女兒劉思影,疑點更多。錄像慢鏡頭顯示,劉春玲根本就不是被燒死的,而是被重物擊倒在地斃命的;劉思影在氣管已經切開的情況下卻還能接受記者採訪,完全違背醫學常識。自焚案一發生,美國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就趕到了開封實地調查。劉春玲的鄰居都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還說她是一個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賺取報酬的三陪女。事後,劉思影的祖母得到當地政府的威嚇,不准她接受任何記者的採訪。

另一對參與自焚的母女是陳果與她的母親。陳果的同學,同在中央音樂學院上學的法輪功學員王博在勞教所遭迫害時揭露;陳果以前學過法輪功,後來不學了,跟著開封的一個甚麼所謂的「高人」學去了,她根本不能算是法輪功學員。就因為王博的這句話,她被中共上層勒令強行轉化,還被欺騙接受焦點訪談的專訪。後來,逃出中共魔掌的王博一家,錄製出全家受迫害,包括被中共欺騙接受焦點訪談的全部經過,傳到海外後,引起輿論嘩然,進一步揭開了自焚偽案的黑幕。可是也就因為這個錄像,中共對他們全家通緝,並在非法抓捕後,在全國六名著名律師為他們一家作無罪辯護後,仍然被判以重刑。

這又說明甚麼?在相當多的中國人還不知道法輪功具體是甚麼時,突然聽信了中共造謠說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這件事還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時,所謂的自殺、自殘、殺人、自焚等等謊言又相繼出現在央視的報導中。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逐漸被挑起,就是一些多少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人士,在中共強大的輿論攻勢面前,也三緘其口,甚至還不自覺地站在了中共一邊。

我們對比一下就會發現,美國警察為甚麼一眼就能識別出搗亂的中共特務不是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已經了解了法輪功真相,並與法輪功學員有著比較深入的接觸。他們有對比,所以才有鑑別。可是在我們中國,我們怎麼對比,中共自從公開迫害法輪功以後,從來都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發出自己的聲音,並且還以「名譽上搞臭」的手法對他們進行戕害,根本不允許他們有自我辯護的機會。在人們沒有對比的情況下,在人們只能接受栽贓性的造謠面前,人們很容易就把那些假的當成真的來相信了。

在中共封鎖了所有的信息渠道,並對法輪功學員肆意迫害時,哪裏有公正可言?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單方面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可信的。

要判斷法輪功是好是壞並不難,只要允許他們站出來說話就可以了,或者由一個第三方的獨立調查也行。可是在當今的中國顯然是不可能的。不過民眾反思一下也能想明白,為甚麼不允許人家發聲?這不讓法輪功說話的本身不就是大問題嗎?中共鉗制法輪功學員言論的目的,就是不讓中國人有對比的機會。沒有了對比中共的造謠才能得逞一時。可是中國人會被永遠的欺騙下去嗎?經過法輪功學員長年如一日地多個角度講真相,大多數民眾已經認清了中共的本質。許多中國人就中共與法輪功的對比,已經形成了一個基本一致的結論:就是因為中共邪,它才把正的說成邪的;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