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找藉口也是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法律上找不到任何依據,所以中共惡徒在迫害時就無恥的隨口找一些十分荒唐的藉口。我們看看中共是如何用這些荒唐的藉口達到其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的。

「紅光滿面」成了騷擾藉口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來,重慶市合川區六十六歲的老太太唐明碧,數次被中共綁架迫害。即使在家時也不得安生,派出所、國安支隊的人經常半夜十一、二點,或凌晨兩、三點上門騷擾。甚麼原因呢?原來是中共惡徒們看到她紅光滿面的,就斷定她肯定還在煉法輪功,所以就經常上門騷擾。

「串門」成了勞教藉口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黑龍江佳木斯市發生了令人震驚的暴力綁架事件──市公安局夥同市安全局、向陽公安分局及所轄的建設派出所、橋南派出所、西林派出所和長安派出所,出動幾十名警察,不開警車、不著警服、不出示手續,採取暴力手段綁架了十五位佳木斯百姓,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項曉波。同年十月十日,項曉波和其他六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戒毒女子勞教所加重迫害,而對項曉波的所謂判決書上的依據竟然是「串門」。項曉波的家人說:我們不明白小波究竟犯了甚麼法?判決書上寫因為串門,串門還犯法嗎?

照顧精神病人成了「非法拘禁」

一九九七年,山東省萊陽市團旺鎮三青村十七歲的姑娘柳志梅,被保送到清華大學讀書。因為修煉法輪功,她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劫持在山東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柳志梅出獄的前幾天,被獄方注射了毒針,回家後第三天突然藥力發作,精神失常。她生活不能自理,滿口胡言亂語,經常摔東西,有時不穿衣服跑出去,常常把屎尿拉在被褥上,睡在上面也毫無知覺。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不忍看到柳志梅如此可憐,他們租了一間民房,把她接來細心照顧。幾位大姐輪流陪伴她,給她念書講故事聊天。柳志梅一天數次尿在被窩裏,她們和志梅一起睡在滿是尿味的炕上。一位近七十歲的大姨,像母親一樣照顧她,一次次給她擦去身上的屎尿,為她清洗沾了屎尿的衣服被褥,一次次把柳志梅摔碎的碗碟收拾起來……有時被志梅瘋打,被抓傷,大姨從沒有一句怨言,總是第二天料理完家事又趕來照顧她。

志梅一天天平靜下來,發病的次數越來越少,間隔時間越來越長。正在她康復有望的時候,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萊陽公安局的一群警察突然翻牆進屋,把柳志梅和陪伴她的四位大姐全部抓走。萊陽市國保大隊小頭目馬曙光說,綁架她們的罪名竟然是「把柳志梅接出來照顧是非法拘禁」。

有誰見過如此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她們照顧志梅難道有甚麼企圖嗎?義務護理一個被警察迫害成精神病人怎麼成了「非法拘禁」了?警察做了壞事還捏造罪名進行栽贓,真是荒唐!

變來變去的所謂「罪名」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下午兩點,在山東青島市政法委、「610」指使下,青島公安局出動便衣惡警七十餘人,包圍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辦事處女姑山村法輪功學員楊乃健的家,先後綁架了楊乃健及其家人、親友等十多人。法輪功學員崔魯寧是其中之一。警察綁架的藉口是「法輪功學員之間聚會」。

五月八日,崔魯寧丈夫和弟弟到興城路派出所詢問崔魯寧被刑事拘留的原因並要求見人。這時出具給家屬的刑事拘留書註明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五月二十二日,崔魯寧丈夫和聘請的唐律師到國保大隊。一個姓孫的警察對他倆說:她們現在的罪名已經改了,改成「危害國家安全罪」。

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就不能在一起說說話?說他們危害國家安全那不是胡扯嗎?他們既沒有引來外寇,又沒有槍支,只是一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平民百姓,用這麼大的罪名栽贓他們,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國家機密是紙做的?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遼寧瀋陽市沈河分局夥同濱河派出所警察,將瀋陽食品科研人員、法輪功學員翟暉綁架,綁架的理由竟然是「懷疑安鍋(看電視)洩露國家機密」。翟暉上初二的女兒當場質問他們:「你以為國家機密是紙做的?我們小老百姓安鍋看電視怎麼洩露國家機密?那鍋不是國家生產的嗎?全世界人民都可以聽看的廣播、電視,為甚麼中國人不能聽看?」

像這樣的問題,一個孩子都能看出來,中共的警察真的就不知道?其實不是他們不知道,這本身就是他們為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而編造的藉口,怎能不知道?中共警察就是這樣對法輪功學員亂安罪名而進行迫害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