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父母的遭遇 曝光中共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海外網站我不止一次看到畫作《孤兒淚》。畫面上捧著骨灰盒的女孩悲苦的表情,久久地留在我的印象中。爸爸媽媽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小小的她孤苦無依,一個不足十歲的女孩能承載多少苦難!悲傷、苦悶、痛楚、無助,畫面將小女孩承載苦難與悲傷的神態表現到了極限。凡是看過這幅畫作的人都會被小女孩憂傷的表情打動。

可是,她畢竟不足十歲啊,她到哪裏去尋找迫害死父母的兇手?又如何認清害死父母的真正元凶?不幸的是,在中共對法輪功瘋狂迫害的歲月裏,這樣的孩子比比皆是。

現在在倫敦從事媒體工作、從英國劍橋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系剛剛畢業的於銘慧,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還是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她的父親於宗海,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圖書館的畫家,因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牡丹江監獄遭受迫害;母親王楣泓,是地質勘察所高級工程師,二零零三年十月被當地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

這對於十多歲的女孩於銘慧來說,當時她也成了一個孤兒,頓失父母的苦楚使她孤苦無依。父母在獄中遭受的迫害也同樣讓幼年的小銘慧感同身受。爸爸在剛被綁架時就遭到毒打,被惡警殘忍的往口裏鼻子裏灌芥末油。在獄中,淚腺被迫害斷裂,又不及時治療;零下十幾度的冬天,被惡徒扒光衣服用涼水澆;腿骨被打斷,沒有治療,斷骨自行長上後,腿已經跛了。

母親王楣泓遭綁架時,遭六七個膀大腰圓的惡警圍攻毆打,並從七樓拽到一樓,硬給拖上車,又拽著她的頭髮從車裏拖到二樓。一個惡警拿著本書不停地打她的面部,臉被打腫。二十多個惡警對她輪流逼供,強制坐三天三夜鐵椅子,不讓睡覺,腳都腫了。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七監區,遭到罰站和坐小凳酷刑。奴役則是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八點,在兩台最高溫度達一百八十度的機器旁高溫作業。

對於十多歲的孩子來講,以她對社會的認知,她也許不能認識到迫害自己爸爸媽媽的真正元凶。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法輪功修煉者對迫害者的揭露,她知曉了迫害自己父母的兇手,這些在法輪大法明慧網上都有揭露。同時她也認識到父母與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遭到迫害的真正元凶正是中共惡黨,沒有中共惡黨惡毒的本質與體制,這場迫害就不可能發生,也不可能持續十四年。

從二零一一年開始,於銘慧開始在英國通過各種方式積極營救父母。她做過徵簽,呼籲人們關注她父親在中共牢獄中遭到的慘無人道的折磨;她還編製印刷了有關她父親被迫害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印有家人在監獄裏探視時父親隔著玻璃拍攝的臉上被毒打後留下青瘀的照片,明信片的接受地址就是監禁她父親的牡丹江監獄;她還獨自去向北倫敦地區的市議員和國會議員講中共迫害良善和信仰的事實。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今日北倫敦》發表文章《女兒為解決父母出獄希望得到幫助》,全面客觀地介紹了法輪功基本真相以及於銘慧父母的被迫害。文章中提到:「中共獨裁者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於銘慧相信只有國際社會對中共施壓,中共才可能釋放她的父母」。

伴隨著在英國各地巡展的真善忍美展,於銘慧先後到一些英國重鎮舉辦的美展現場,在開幕式上講述自己父母被迫害的情況。她的父親本身就是一位畫家,也是因為修煉真善忍而遭迫害的,在這樣的美展上由她作出解說和揭露,讓英國民眾更直觀地認清了中共的邪惡和修煉法輪功的美好。

於銘慧手裏拿著營救父親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國際美展」畫作「孤兒淚」前
於銘慧手裏拿著營救父親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國際美展」畫作「孤兒淚」前

於銘慧拿著營救父親的明信片站在「真善忍國際美展」畫作「孤兒淚」前的合影,讓人很自然地聯想到,她與畫作中的孤兒的命運何其相似!於銘慧長大了,看清了摧殘父母的真正惡魔。那麼那些和她有著相同命運的昔日的孤兒,他們不也同樣能認清這場迫害的元凶嗎?法輪功學員們的孩子長大了,無論他們是否曾是孤兒,他們都能認清迫害自己父母的兇手不僅是那些個體的中共惡徒,更有操縱這場迫害的邪惡政黨。

歷史是延續的,孩子們認清中共惡黨的本質也是必然的。對於中共惡黨及其黨徒來講,它們最恐懼的也正是自己罪惡的曝光。因為多一部份人認清中共,就多一部份解體中共的力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