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救世人 正念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我和幾位同修在講真相中遭人誣告,被綁架到派出所。我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不報姓名、住址和工作單位,只是發正念和背法,找自己的執著。當時師尊剛剛發表《感慨》這篇經文,我正好已經會背了,就反覆的背:「風雨十年蓮滿庭 橙黃紫綠九霄明 金剛百煉清純現 真念化開滿天晴 法徒慈悲世間行 善念救人除邪靈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滿載而歸眾神迎」。我不斷的背法,不斷的加強著正念,本來不穩的心平靜了很多。

同時,我找出自己的執著,是看到工地許多眾生「三退」和接到真相資料時,產生了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想,救度眾生是師父要的,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是大善之舉,我雖然有執著,也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因為我會在法中歸正。

給警察講真相

當警察審問我時,我沒有把這看成是審與被審的關係,而是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我面帶祥和語氣和善的對他說:「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信息,你就別問了,這樣也是為你好。」他說:「那你就是零口供了。」我說:「當然。你經常和壞人、犯法的人打交道,應該知道好人和壞人的區別,也應該知道我們是一群怎樣的人。我們師父要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完全為別人著想的人。是江氏流氓集團出於權欲和小人的妒嫉,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造了許多謠言,使世人被謊言矇蔽。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幾天幾夜也講不完。作為師父的弟子,為甚麼不能說真話講出真相呢?中共惡黨執政幾十年運動一個接一個,造成八千萬無辜的同胞非正常死亡,現在又迫害修煉的人,天理不容啊,所以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我又說:「人海茫茫,我覺得咱們在這個特殊的地方相遇,一切也不是偶然的,可能是神佛的安排吧。我衷心希望你能明白真相之後遠離邪惡,選擇美好的未來。」我還講到大法在世界的洪傳,講我自己身心的巨大變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講貴州藏字石等等。

就這樣,我們之間完全沒有了審與被審的關係,而是我唱主角,他成聽眾了。他說:「大姐,你知道的真多,講的真好,口才又好,是個很有思想的人,你一定學歷很高吧。」我說:「我上學不多,初二就趕上文革了。修煉前由於病痛的折磨,整天迷迷糊糊的,就血壓來講最低時高壓才六十低壓四十五,經常心跳。嚴重的風濕就更甭說了,你說我那時甚麼樣呢?修煉大法,使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身體健康思維敏捷,完全不像老年人的狀態。」

當時警察從我的包裏搜出了大量的神韻晚會光盤、《九評》、真相小冊子和護身符等,妄想把這些當成迫害我的重要證據,我完全否定這一切。我對那個警察說:「大姐告訴你,這些都是寶貝,是人得救的希望,你是有權利了解真相的。神韻晚會每年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二、三百場,受到各國政要和主流社會及藝術家們的讚許。有的說:哇,天幕一拉開就是一幅美麗的畫卷。有的說:有去天國世界一遊的感覺。有的說:舞蹈精美絕倫。有的說: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這真的是世界一流的秀,真是藝術的盛典啊。這麼好的演出中共卻不讓咱中國人看到,怎麼辦?我們大法弟子就把這美好帶給世人,希望神韻能給你帶來美的享受。」

他忙站起來說:「樓上就能看,這就看看去。」於是他找了一個年輕小伙子看著我,大約有一個來小時他回來說:「挺好啊,真不錯,不就是唱歌跳舞嗎,憑甚麼抓人家?」我說:「那你就一樣留一套吧,回去和家人分享。」另一位小伙子忙著對他耳朵說了幾句,他說:「行,也給你留一套,反正還沒清點呢。」年輕人走後,這警察輕聲對我說:「大姐你這個人真好,很願意和你談話。實話跟你說吧,我是部隊轉業的,我在軍部當過兵,我們軍長就是煉法輪功的,他也經常給我們講大法的美好,我們軍長人很好。後來我就轉業了,卻不知江××他們這麼壞,竟這樣迫害你們。」我勸他退出惡黨組織,並告訴他三退方法。在以後當地的各種迫害中,這位警察從來不參與。

給犯人講真相

當天午夜十二點多,派出所警察把我們關到拘留所。那裏是個骯髒、人滿為患的地方,發霉、潮濕、不平的通鋪,擠得人要交叉著躺,不然根本躺不下。我和另一位同修商量,反正也沒地方睡,正好每晚不停的發正念。

這裏的場很亂,有的犯人由於道德的敗壞,甚麼不知廉恥的話都敢講,而且絕大多數人受惡黨毒害很深,抵觸和誣蔑大法。但我們想,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放下常人心,慈悲救度世人,因為這樣下去她們就太危險了。我們求師父加持,白天堅持煉功、背法、講真相,晚上幾乎通宵發正念。我們一進去就開始絕食絕水抵制迫害,拒做奴工、拒穿囚服。由於慈悲的師父加持,我絕食絕水多日,卻沒有絲毫痛苦的感覺。

我們從點點滴滴做起,慈悲對待犯人,有的犯人剛進來沒有換洗的衣服,我就把我的衣服送給她;有個年輕人啼哭想家,我們就開導她;逐漸的,她們體會到了我們的善良和真誠,開始願意聽我們的話了。我們就給她們背師父的《論語》、《洪吟》、唱大法的歌曲。記得當背《論語》時,屋裏靜的能聽到針掉的聲音。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在盪滌著她們心中的污垢,啟發著她們的良知善念。

由於拘留所的在押人員流動快,我們就抓緊機會講真相,除了極個別的兩三個人之外,其餘三十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有兩個東北人被關押在這裏,其中甲中毒非常深,乙很想聽真相,甲卻從中干擾,只要我們一講真相她就大聲反對。於是師父安排了讓甲先離開 ,乙被多留了兩天,使她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

在我和同修的正念正行下,整個監室的環境變的越來越好。當犯人們知道我們要被非法勞教帶走時,有的人哭了,有的人罵惡黨太壞了,還有一個人說,她出去也煉法輪功、做好人。

感謝師尊和同修

在被非法押送勞教所的途中,我不斷的發著正念,解體一切迫害我們的邪惡,解體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因為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到了勞教所,我沒有怕,心如止水,出奇的平靜,我仰望天空心中對師尊說:「師尊,弟子來到這裏絕不承認甚麼勞教,這裏還有許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被迫害,我既然來了也不是偶然的,平常要想零距離發正念還不可能呢,那我就利用好這個機會,解體這裏的邪惡,就像孫悟空鑽進牛魔王肚子裏一樣,搗它個地覆天翻,我就是搗妖穴來了,請師尊加持弟子,請眾正神助我除惡。

這時我腦海中閃現出師尊轉大法輪的畫面,頃刻間,夏季中午的天空變得墨黑墨黑,非常悶熱,接著是電閃雷鳴、狂風夾著碩大的雨點從天空砸下來。這突發的景象,使非法押送我們的警察都驚恐起來,互相問著:「咋回事兒,太嚇人了!」我知道這是師尊無邊法力在清除邪惡,我不停的發出強大的正念。風雨過後,天空格外清爽,我知道師父為我掃清了前面的路。當體檢時我被檢查出高血壓二百,得出心臟病危的結果。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和另一位同修當時就被送回本地,無條件釋放。

回家後我了解到,為了營救我們走出魔掌,同修們整體配合,做出了難以想像的努力,全市包括外縣的同修們,都主動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有的七、八十歲的老年同修三個整宿沒睡覺,有許多小組都是一發正念兩個小時雙盤不動,汗水濕透了每個同修的衣裳,這是怎樣的無私的境界啊,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啊,同時家人也配合同修去要人。藉此,謝謝可敬的同修們,你們辛苦了。

通過這次經歷,我體悟到,學好法、堅定的信師信法,心中就踏實自信,才能走過一個又一個魔難。只要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師尊就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風風雨雨的正法之路走到今天,每一步都體現出師父的無量慈悲。

師尊,弟子謝謝您!叩拜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