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紂為虐的罪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那天看書,看到了下面的這段文字,讓我觸目驚心、不寒而慄。

德國的《明鏡》首頁報導是這一則:從醫生到歌劇演員,從老師到逃學的學生,都曾經是二戰時屠殺歐洲猶太人的幫手。約有二十萬各行各業的「普通人」參與其中。一個進行多年的研究快要出爐,明確指出,現代社會的國民可以在一個邪惡的政權領導下做出可怕的事。

馬特納,一個維也納來的警察,1941年在白俄羅斯執行勤務,就參與了槍斃2273名猶太人的任務。他當時給他的妻子寫信:「執行第一車的人時,我的手還發抖。到第十車,我就瞄得很準了,很鎮定,把槍對準很多很多的女人和小孩,還有很多嬰兒。我自己有兩個小寶寶在家,可是我想,我的小寶寶要是落到眼前這批人手裏,可能會更慘。」

每每讀到這樣殺人不眨眼的故事,我常常是一邊痛苦得心如刀絞,一邊也在不斷的自我療傷。一些善惡不辨、是非不分的人,他們聽甚麼信甚麼,教甚麼學甚麼。真正罪惡之源是納粹黨,是納粹散布的仇恨和歧視,把一些德國平民變成了冷血動物、殺人工具,以至於作惡時沒有任何猶豫不決,沒有絲毫負罪感。我希望這都是一去不復返的過去,人們不再去仇恨和殺戮。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就在今天,就在我身邊的一些人身上,仍然可見野蠻的行為、令人髮指的罪惡。

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佛家修煉大法。然而,自從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利用整部國家宣傳機器製造謠言,栽贓陷害法輪功,中國成為了欺騙的國度。昔日的中共黨魁江澤民推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在全國範圍展開了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國又墜入了罪惡的深淵。在這個沒有真正法治的國度,中共的封殺就會造成普通人的虐殺。十多年持續的迫害,已造成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已經核實的至少幾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上百種刑具,不明的毒藥,還有帶著逝者體溫的手術刀都在被使用著。

中國的每日每時,都有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監控、被恐嚇、被折磨,而且手段是極其卑鄙可恥的。有用塑料管毒打的,有用竹籤插指的,有逼坐塑料小凳導致臀部糜爛的。二零零四年一月,河北永年縣法輪功學員程鳳祥被永年刑警中隊隊長楊慶社竹籤插指,被一中隊副隊長劉伯英用木棒沾上水毒打。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蓋新中被永年縣看守所所長郝玉明指使宗愛蘭等人灌食中窒息身亡。所有的這一切,都在暗地裏發生,被中共竭力掩蓋著。

華夏是禮儀之邦,文明古國。幾千年來人們一直都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善惡有報,如影相隨。中國人普遍重德向善,有真誠、善良、謙遜、忍讓的美德。但是,這些所謂的「公檢法司」,這群本來應該承繼中華美德的普通中國人,為何變得如此的面目猙獰,凶殘惡毒地對待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呢?

我們要探求,我們要追問,我們要解答,是誰把這些人變成了心狠手辣的魔鬼呢?是中共,是中共幾十年來謊言、仇恨和鬥爭的宣傳,強制洗腦和思想改造。把「仁者愛人」的人性改造成了「黨讓幹啥就幹啥」的黨性。一次次的整風、鎮壓和接連不斷的運動,中共都是在發動群眾鬥群眾,泯滅了對生命的尊重,讓父子相殘、夫妻反目、母女告發和師生互鬥,最後的贏家都是中共自己,輸的是全體國人。在中國,一些人恐懼於中共的淫威,屈服於它的暴政,感恩戴德於它的小惠。

我們不能選擇出生地和父母,也無法選擇上司,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是「兼聽則明」還是「偏聽則暗」,我們可以選擇是「尊重別人」還是「殘害他人」,我們可以選擇是「心存良知」還是「幫中共殺人」!選擇就是未來。現在我們可以選擇突破網絡封鎖,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會讓你看到,信仰是生命的尊嚴。文明就是理解、尊重和善待,野蠻就是歧視、辱罵、鞭撻。

歐洲是現代文明的發源地,中國是古老的禮儀之邦。當年日耳曼人對猶太人的歧視是由於納粹的欺騙,今天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是因為中共的誣陷抹黑。中共邪惡政權的栽贓陷害的宣傳、蠱惑人心的誘騙,使得一些人助紂為虐迫害修煉人,犯下了罪惡。

現在,我們不能再做中共邪黨的思想奴才,我們要用道德去評判,以善良去踐行,才對得起未來法律的評判和內心良知的拷問。

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